外婆

江迅‧从“外婆”被改为“姥姥”说起

汉语的丰富性之一,就是方言百花齐放。方言是一个地方的灵魂,是族群重要标志。没有吴文化,楚文化,客家文化,皖南文化等地域文化做支撑,中华文化便是空中楼阁。从历史上看,汉语言是双轨的,一面是民族共同语,一面是方言,方言也是对普通话的补充。对此,曾有学者举例说,普通话中的“尴尬”是从吴方言中吸收的,“煤炭“是从客家方言吸收的......普通话是各地的方言共同融合的结果,从某种意义上说,今人学普通话,就是在学各地方言,方言和普通话的关系并非彼此对立。

中国教科书‧“姥姥”改回“外婆”

(图:互联网)

上海小学二年级语文教科书“外婆”变“姥姥”一事有新进展,涉事课文《打碗碗花》作者李天芳称,上海教育出版社使用、修改其文章均未与她联系,认为应尊重原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