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愿学校

廖国赈:许多教育课题‧“张念群无法稳住立场”

廖国赈发文告指出,大家都不陌生的宏愿学校是首相敦马哈迪一直以来的心愿,再提及宏愿学校的实行虽以国民团结为由,实为取代各源流的教育体系,在张念群而言却是可以接受宏愿学校的推展,并表示是个健康的全民发展,劝说华社应该放下成见,不与之前领导国阵政府的马哈迪所提的建议相提并论,最终也只以内阁会议不再详细讨论为由草草了结此课题。在这足以让埋藏在华社心中的危机种子苏醒的课题下公开赞同并支持宏愿学校,极大可能在不远的将来推行,张副部长绝对将会是未来历史中重要的华裔推手。

林瑞源·新政府与旧政府的差别

民众不满的事情包括敦马哈迪一直重提旧概念,特别是国产车计划。既然普腾已经失败,在国债破兆的情况下,为何还浪费资源在国产车3.0?过于固执、不听取民意,是刚掌握权力政党的大忌。

温思拯·莫让政治因素牺牲教育

宏愿学校的计划是早于1995首次被提出,在2000年11份政府批准在梳邦再也兴建首间概括国小,华小和淡小的宏愿学校,随后在2003开始运作,但历经15年的时间,宏愿学校的概念发展至今,全国只有5间宏愿学校。然而前任教育政策规划和研究司助理主任却说宏愿学校成立的目标已经实现,因为学子们可以在同一个屋檐下互相交流。

“非促进团结万灵丹”.直华堂反对单元教育

联邦直辖区中华大会堂(直华堂)坚决反对土著大会所通过的成立单一源流教育体系议案。

陈大锦:令华小变质及引发猜忌‧“宏愿学校得不偿失”

陈大锦(左三起)赠送纪念品给大会开幕人拿督陈志勇;左一起筹委会主席何星富与苏立兴;右起筹委会主席廖俊光、赞助人江怀德及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图:星洲日报)

董总主席陈大锦表示,“宏愿学校计划”非但无法达致国民团结,更会引发华淡小变质危机及各族之间的更多猜忌,是得不偿失的做法。

董总:最终目标落实单元教育·“宏愿学校藏祸心”

董总表明绝对不是反对国民团结,也不是要“隔离”各族学生,不是反对学生交流,而是因为宏愿学校计划被利用来落实“最终目标”。

何俐萍·别让中华文化断层

说起印尼,让我不期然忆起十余年前,曾到西加里曼丹的坤甸短暂服务的事。那是在苏哈多倒台后的几年,印尼政府改变对华人的政策,允许华人有中文名,鼓励华人新生代重新学习华文,也同意让华人公开庆祝中华节庆

林星豪:多团体认为无助团结.教部应弃宏愿学校

马青教育局主任林星豪促请教育部和首相敦马哈迪遵循民意,近日来教总、校友联总以及雪隆华堂等组织,已经陆续表态不赞同宏愿学校,认为宏愿学校无助加强团结,那么教育部就应该遵循并采纳民意。

隆雪华堂:重提宏愿学校.“敦马无视当年反对意见”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隆雪华堂)认为,首相敦马哈迪重提“宏愿学校”计划,并将族群隔阂归咎于多源流教育制度,显示出马哈迪不但无视公民社会多年前的反对意见。

刘华才:是否认同宏愿学校.行动党须交代立场

民政党副主席拿督刘华才对于民主行动党高官对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日前重提“宏愿学校”一事噤若寒蝉感到失望,并提醒行动党诸公不要换了位置,就连脑袋也一起换了。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