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政策

符传艺·科研基金体制必须改革

谈到科研基金,大家都会抱怨这几年国内的科研项目是越发难以获得批发,主要是政府缺乏资金。

巫程豪·重新审视教育的涵义

目前我国参加技职教育与培训的学生,与德国和瑞士等发达国家相比较太落后了,他们有近60%中学生参加了技职教育与培训。在新加坡,高达75%的中学生进入技职教育与培训,只有25%最终通过学术教育管道进入大学。

黄婉玮·单一化语言与多元化族群

我国的华人虽为少数民族,但长期依靠经济实力维护着母语与文化的发展,因此在建国以来,华教的力量带动了多源流教育发展的体系,也被政府和马来族群视为团结国民政策的绊脚石。

陈树楷·对副教长的期待

虽然承认统考文凭和独中发展很重要。但是,大家的关注点不应一蜂窝的集中在那一点上。因此,希望在新的政府,新的副教长的协助下,马来西亚的华教会办得更好。

李俊贤·方言亦是华教的精髓

笔者也曾经历过中小学生涯,校规严禁学生们用方言交流,若被发现将受到处分。据了解,校方拟定此条规的原因是,他们认为粗话是源自于方言些为了避免学生说粗话,所以校方一律禁止学生用方言交谈。

宋明家·华校生的国语“磨合期”

秘诀其实一点也不稀奇:把不会游泳的人丢到池里,整天泡水,日子久了自然会游泳。

骆宇欣·当教育扯上大义

就像粤语,作为社群方言,当然没有问题,我们还要加以保留,以示留住乡音留住根。但面对广大各籍贯华社,就必须有个通用语言,在我国称为华语,在大陆称为普通话,意为普遍通行的话语。

王德龙·事在人为

对于人性的充份体认,可以避免上述的祸患。只看到一件一件的事,而看不到肇事的人,这并非人间的真相。看到成事的人,也就能够理解和纠正眼前一件又一件的事。华人传统的经学以及史学,正是这样的一门学问。经学以及史学的精神和智慧,可以提升人的思辨和判断能力,从而确保长远而真实的前路。

张永昌·从语文掌握看心态

在马来西亚,大部分的华裔能够掌握三语的能力,不时得到许多外国人的赞叹。然而在三语同时兼顾的情况下,我相信大部份的年轻马来西亚人都只承认他们只能普通地掌握三语,而不是“精通”三语。

杨照·学习论辩、说服,别再“作文”了

考试领导教学,从考试的科目和评分方式很容易可以看得出来教育实况。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