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从业员

请关注新闻:直播战场看脸还是看新闻?

林佳炫虽然一度在网络爆红,但她依然坚持自己是记者的身份,希望受众将重点放在新闻内容而非她本人身上。(图:星洲日报)

在流量为王的年代,除了要快,内容还得抓得住眼球,这导致许多媒体不惜哗众取宠,以膻腥内容迎合吸引受众博取点击率,换言之,受众的喜好决定了媒体人选择新闻的方向。

跑在最前线:新闻从业员的人身安全谁来保障?

国会走廊等新闻现场是没有硝烟的战场,各家媒体展开角力,各施各法以捕获最精彩的画面。(图:星洲日报)

在菲林(底片)时代,他接到上司的指示去拍摄非法活动,结果被不法分子发现,将木棍放在他肩膀上出言恐吓道:“你信不信我能打你至死为止?”。当下他只能放低姿态不断道歉,交出底片了事。“这些是看得见,看不见的风险包括去传染病和疫病现场拍照,专家全副武装,而我们只有一个口罩。”

跑新闻:揭露记者采访的艰辛和安危

报馆记者因工时长、压力大和工资停滞不前,事多钱少离家远,与最理想的工作状态差得不止十万八千里。是什么让他们在追求真相的路上坚持不懈?

敦马强调政府不会钳制新闻自由

(图:马新社)

对于前朝政府通过的2018年反假新闻法令,他表示,希盟政府将会就“假新闻”给予明确定义,以便公众及新闻业者能清楚明白什么才被归类为假新闻。

李昱龙‧2018年需要怎样的媒体人?

报告指出,中国681所高校开设了1244个新闻传播本科专业点,在校本科生约23万人。业界聘用新闻传播系毕业生的排名依序为:新媒体丶互联网丶广告丶电影丶电视丶出版丶杂志丶报纸丶广播丶公关丶动漫丶期刊和游戏。除了原生互联网企业,转型中的传统媒体和广播业,几乎全部倾向於新媒体职业,而且职业还全面新媒体化,导致新媒体和互联网业,对於新闻传播业人才需求有增无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