框里框外

【框里框外】谢林霖·随性自在的茶馆

当年的创办人还在这里掌柜。

Tchai-Ovna茶馆的生命始于2000年,两位Glasgow大学二年级的学生,申请了学生贷款,在离大学不远的地方,开始了这一间茶馆。其中一位学生玩萨克斯风,另一个写作,这所小小的茶馆里有各种文艺活动,如诗歌朗诵、话剧、演奏、艺术,有点《Dead Poet Society》的感觉

【框里框外】谢林霖·知知港的客家女神·“叔婆太法妙仙人”

知知港客家籍贯的人多是不争的事实。

【框里框外】谢林霖·坏城市.好城市

马累相对宽大的道路(大约5米),必须在高峰时期应付车子、摩哆和行人,几乎没有可以停步的地方。

闭上眼,对自己说“马尔代夫”,脑海里会有怎么样的光景?那肯定是一片蔚蓝的海、有茅草屋顶的度假屋、阳光和海滩。

【框里框外】谢林霖·人性化的“违法”建筑师

这一栋老店的设计,处心积虑要把后巷空间给活用起来:滑动的屋顶还可以把投影屏幕给推出去,来个后巷电影夜。(tetawowe工作室设计)

居銮(Kluang)为什么在马来语中被称做蝙蝠城,想来当时山林茂密,这飞狐该是傍晚让人震惊的一压黑云。

【框里框外】谢林霖·设计教育要找回工匠精神

难得的“圆桌”会议,济济一堂谈一谈设计教育。

应邀参加了一个室内设计专业团体主办的圆桌会议,也是专业执业者和教育者的一场对话。言谈中,大约可以这样总结几个要点:1.现代学生的态度问题;2.教育制度的规范性。

【框里框外】谢林霖·旅游住宿的演变

和一群陌生人热络地坐着。我们的家怎么来到这里?

三十几年前,还没有成为潮流的时候,就已经有民宿了。印象深刻的是王城江沙(Kuala Kangsar)的快乐民宿(Suka-Suka Resort),报上有人写了这个在湖中央、有水有莲花的地方,我大老远的去到,警察叔叔说:“你去干嘛?”要求带路时,带路的是上个星期在湖里救溺水小孩的同事。

【框里框外】谢林霖·想念黛安娜王妃

环带的水池在大多数时候只是一层薄薄的水膜,最深不过1尺。( 图:https://www.archdaily.com

如果你想念一个人,是记得她的容颜还是她说过的话,尤其是像黛安娜王妃这样的一位人物?伦敦海德公园黛安娜王妃纪念喷泉想表达的是什么?

【框里框外】谢林霖·传统不是一成不变

在北海道的“开拓之村”,这些从发展推手下救出来的传统建筑,就像是收藏在种子银行里的种子,或许都不是非有不可的作物,却不因为不了解、不需要而被否定,留下一些暂时冬眠的历史遗产给未来子孙。

在现实的生活里,尤其是当我们谈论传统建筑保存时,我心里常常会有这样的矛盾想法:“一味要求别人把老房子完全保留下来,我们是太自私了吗?”

【框里框外】谢林霖·在Malaqa House上一堂文化课

室内装饰配件或许不是原来建筑的模样,整所房子也比许多商贾大宅朴素很多,是比较书香世家的味道。

根据一些学者的研究,马六甲老区有许多本来是荷兰人居住的房子,所以又称为荷兰村,门面之小是应对门牌税征收的单位计算。到19世纪初期,荷兰人退出,经商成功的华侨开始迁入这靠河的荷兰屋里,相应着华人的文化,从中国聘请工匠,在原来的骨架上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家。

【框里框外】谢林霖·Merchant Lane上的美真林

沿墙的透光波浪板为空间带来了舒服的自然光。

“美真林”或许就是取Merchant Lane的谐音,可是我还是挺喜欢“商贾街”的直译。这个一楼的空间本来是青楼妓院的地方,一直营业到1980年代,才卸下有色的生意背景,变成了外劳宿舍。后来或许残破得连外劳也嫌弃了,就丢空了5年。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