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真课题

骆宇欣·圣洁与权益

以“圣洁”为名,区分顾客难道不算是影响吗?若是这次事件没有涉及统治者,也会如往常一样闹几个星期的口水战后渐渐被淡忘。就像过去引起热议的热狗蝴蝶脆饼、德国丰收节、快餐店蛋糕禁令、短裤露腿挨罚、情侣公园牵手接罚单、清真手推车,以及雪隆某酒店的清真运货电梯等等,还有多少人记得。

孙天美·惩罚非穆斯林心态可议

查米汉在事件平息后又挑起此事并剑指柔州苏丹,我们着实不能不猜测他行为背后的目的,因为曾在内政部服务、而今在伊斯兰发展局的查米汉,岂可能不知道挑战苏丹谕令在大马是一项触犯法律的行为?查米汉所为很可能是为了引起苏丹们注意,再藉面觐请求宽恕之名对苏丹(们)“晓以大义”,以使“惩罚”非穆斯林的极端者计划得逞。

卜亚烈·当权者必须迅速行动

在多元种族、文化和宗教的马来西亚,中庸和包容尤其重要,唯有种族及宗教和谐才能国泰民安。马来统治者忧国忧民,统治者既已意识到种族和宗教课题对国民团结构成威胁,当权者不可能不知情。

偏激官僚危害中庸

政府领袖们不应该默许类似查米汉的官僚们,或者存有政治目的的政客们,继续挑拨国民和谐关系,行政机能失灵着实不利于国家进步。

清真洗衣店课题批评柔苏丹.传教士查米汉被逮捕

公开批评柔佛州苏丹禁止“清真洗衣店”的传教士查米汉受到对付。(图:星洲日报)

这名言论备受争议的传教士说,“只限穆斯林顾客”的洗衣店显现业者重视圣洁,本来只是一件小事,结果却引起举国争议。

万绮珊·马华的啤酒节立场

笔者以为,马华应以麻坡洗衣店风波中柔佛苏丹陛下表态为榜样,在关键时刻表态,不要淡化,不要含糊说辞,才是华社想要看到的马华。笔者也希望马华响应马来显要组织G25的呼吁,挺身而出,仗义执言。

张昭敏·洗衣店风波

我国独立60周年,三大种族之间的相处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的事了。虽然各族之间不是完全的了解彼此,但至少都已经接受了彼此的存在,以及理解彼此相处的模式。在这样的前提上,有任何的误会和纷争,我们没有理由不能和平的提出和解决,而非要选择隔离彼此的方式来深化分歧。

郑梅娇·我们要怎样的大马?

大马的国格在哪里?透过了一场友善穆斯林的洗衣店风波,我更明白;我也曾经认为,店主要怎样做是店主的事,但后续的发展却使我们从错误中找到更好的方法与更明确的方向。我们要的大马是温和而中庸的大马,人人都能自由而活泼的表达自己,但首先我们得先学会尊重他人。

郑钦亮·宗教要信仰不要疯狂

执政联盟里穆斯林居多,他们都知道国家在维护伊斯兰价值的情况下也必须开明走向现代,才能应对全球化的竞争,可是当保守派或激进派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打着伊斯兰的旗帜进行较偏激的行为或发表偏激言论时,他们多是保持沉默甚至任由二、三线领袖去随鸡起舞,这让非穆斯林情何以堪?

廖中莱:清真洗衣店风波.长期酝酿发酵形成

廖中莱(左五)与党中央、玻州领袖在大会上唱党歌,左四为马华总秘书拿督斯里黄家泉,右三起为组织秘书拿督姚炜豪、马华妇女组主席拿督王赛之、马华副总会长拿督蔡智勇。(图:星洲日报)

廖中莱说,过去10年伊斯兰党在行动党扶持下迅速壮大,也是狭隘的宗教主义逐渐泛滥的10年。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