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

砂希盟大选票数仅输国阵9%.民心思变料冲击砂州选

国阵在本届全国大选,在砂州只拿下52.48%支持率,这也是国阵有史以来最低得票率;反之,希盟创下43.47%,得票率直逼国阵。

何俐萍·砂本土意识瓦解?

砂自主权课题在前首长已故阿德南的带头据理力争下,过去3年多来,从州到联邦都成为举国瞩目的课题。沙巴比砂拉越更早谈论要在1963年建国契约下索回被联邦吞食的权利,但砂拉越在后期迎头赶上,态度和行动也更激进,以致很多大马人误以为是砂拉越最先开始和联邦在自主权课题上呛声。

阿邦佐重申.砂州国阵不加入希盟

砂首长兼砂国阵主席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说,砂国阵部长之前已说明不会加入希盟,他日前也已透过文告声明,砂政府将以砂拉越人民的利益与联邦政府合作,毕竟联邦政府拥有本身系统,砂政府也有州权限。

联邦内阁阵容今宣布‧砂多少人“上京”?

随着新政府的成立,敦马哈迪宣誓为我国第7任首相后,联邦内阁重新洗牌引人关注,尤其是砂拉越将被分配到多少名部长和副部长,现是砂人民所关注的。

何俐萍·土著选民的“标志”情意结

砂拉越55年来,“定存”这字眼是如影随行。在全国大选进入烽火连天,希盟自解散后场场政治演说放眼望去尽是黑压压的人头,让希盟的支持者认定海啸再一次席卷而来。然而,当各方舆论都认定在诡谲的局势中希盟有望突破重围,却忽略了东马,尤其砂拉越素来扮演“造王”的角色,都可能让迈向布城之路,功亏在最后一哩路。

何俐萍 ·焦点区候选人一变再变‧国阵力保砂政治粮仓

砂拉越国阵候选人名单,特别是几个焦点选区的候选人名字一变再变。图为首长兼砂国阵主席阿邦佐哈里(右三)拿起候选人名单后,与砂国阵成员党领导人合影;前排左起为阿旺登雅,张庆信,詹姆士玛欣;右起为道格拉斯及沉桂贤。(图:星洲日报)

不到24小时,砂拉越国阵候选人名单,特别是备受关注和被视为战情吃紧的几个焦点选区的候选人名字一变再变,上一分钟是某某人出战,下一分钟某某人的名字又从名单中剔除。变化速度之快甚至到了让人措手不及的程度,应验了政坛流传的一种说法:“在政治上,一分钟都嫌太长。”

阿邦佐:在位22年甚少造访.“敦马懒来砂非砂人懒”

砂首长阿邦佐哈里(中)为砂国阵妇女组国选竞选机关主持启动礼;左起为砂国阵竞选主任道格拉斯和国阵妇女组主席莎丽扎,右起为人联党妇女组主席许德婉和砂国阵妇女组主席花蒂玛阿都拉。(图:星洲日报)

首长兼砂国阵主席拿督巴丁宜阿邦佐哈里批评敦马哈迪在担任首相22年里,甚少造访砂拉越,还敢说砂拉越人缓慢和懒散。实际上,不是砂拉越人懒惰,而是敦马自己懒惰来砂拉越!

砂轻快铁成本破百亿.建筑业生机勃勃

(图:马新社)

砂拉越第一期轻快铁建设成本突破百亿,规模令人咋舌,分析员认为,如果这项大型工程明年顺利动工,将让原已发展蓬勃的建筑业更加百花齐放。

【古晋笔记】蔡羽·苏丹之后,谁主浮沉?(下)

砂拉越河的左手港,裕恒山(Lidah Tanah)的马来村庄就沿着这条河而建,是砂拉越的第二个首都。

前文提及砂拉越唯一的苏丹——苏丹登雅与三发第一位苏丹惹丁苏莱曼的父子关系巧妙的把两地“绑”在一起,让后人留下臆想的空间。然而,由于17、18世纪的史料有限,要梳理当时砂拉越的地位和状况极为困难。但翻阅19世纪锑矿发现前后的近代史料,依然不难看出砂拉越和三发之间的唇齿关系。

文化色彩突显和谐‧砂各族共庆元宵

阿邦佐哈里(前排左六)偕同夫人及孙女入乡随俗,仿效中国元宵节的传统活动抛柑。(图:星洲日报)

砂拉越就是不一样!来自各族群的民众昨晚聚集在印度街行人坊,共庆元宵,场面充满美丽的文化色彩,也突显砂拉越多元种族的和谐。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