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

美专家:青少年自杀增.社媒普及化或有关系

临床心理学界周刊周二刊登的新分析研究显示,美国青少年自杀率的提高或与同一时期社交媒体使用率的普及化有关。

人权组织:部署网军扭曲资讯.多国操控社媒打击异见

一个人权观察组织周二表示,有迹象显示,越来越多国家政府追随中俄透过操控社交媒体抑制网络异议声音,对民主构成严重威胁。

陈莉珍‧把信息主權拿回來

Youtube在这个红人接受纽时访问之後,迅速对他采取行动,关闭了他的账号,其实在此之前,Youtube也因为相同的理由,关闭过威廉斯的账号,只是野火烧不尽,他利用平台的便捷,卷土重来。威廉发现到他这类不负责任且火爆式的内容只要越快上载,曝光率就越高,收入就更好,而他甚至辞去了工作全职制作网络视频。

积极参与社交媒体‧纳吉获颁“全球领导奖”

纳吉是在今日为大马社交媒体周主持推介后,从大马社交媒体组织创办人兼主席沙夫韩密手中接过有关表扬其在社交媒体活跃参与的奖项。

纳吉:社媒太多虚假讯息‧勿轻信网上贴文

纳吉(中)颁发社交媒体全球领导力奖杯予拥有440万名追随者的大马网红兹占拉萨。左一起为沙胡达勿哈米、卡马拉纳登。右一为力兹梅尔。(图:星洲日报)

“由于有太多的假消息,我们不希望任何人根据谎言、扭曲和丑化来做出决定。”

李昱龙‧大选网军大战谁得利?

由於社交媒体被指干涉美国总统选情,加上假新闻引起广告商不满的困扰,各大社交媒体皆成惊弓之鸟。它们除了不断加大力度打击假新闻之馀,也动用了人工智能来加速辨识假新闻,还经常修改演算法,以便降低甚至消除假新闻的出现频率。这些标榜着网络中立(Net neutrality)和“不做坏事,(Don'tbe evil)的互联网大企业,由始至终都尽量避免涉及各种利益集团的战场,也致力於抗拒来自各方各面的干预。要在这样复杂的平台上开战,其千变万化的战况必然可想而知。

练珊恩‧来届大选的网络战

先不论网络战会否传播更多片面及半真不假的讯息,但可以确定的是,朝野政党透过创作及传播对各自有利的资讯,将毋庸置疑地达到影响网民投票意向的效果。

万绮珊·无知是一种幸福

“网络安全研讨会”上谈到网络霸凌。罗斯玛在致辞时说,短讯、聊天室、智能手机相机和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经常被青少年用来欺负朋友,据估计,每4名孩子就有一人每天遭受网络欺凌。马来西亚全国妇女组织理事会主席莎丽花合莎说,70%的孩子说他们曾收到不礼貌和负面的讯息,当中包括网络霸凌。

社媒信任度下降

社交媒体及互联网假讯息泛滥,突显出传统媒体的把关角色更为重要。传统媒体拥有一套严谨的把关作业,通过查证与过滤,可提供更可靠的信息与新闻,让公众贴近真实。

侮辱霹州苏丹·中六生被延扣3天

霹雳州总警长拿督哈斯南於今天向媒体发文告指出,被扣留的嫌犯是於名为'Perak Power'和'My Football Liga'的推特足球讨论组群中,写下对霹雳州苏丹有侮辱成份的留言字眼。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