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歉

郑金升:向纳吉道歉‧“外国商业伙伴回应良好”

国内手套业巨子速柏玛公司前董事经理拿督斯里郑金升说,他于本月14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对2013年发表反政府言论,公开向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及国阵作出道歉后,获得商界的良好回应。

杀800人‧西班牙分离组织登报道歉

西班牙巴斯克分离组织“埃塔”(ETA)週五发表公告,向所有该组织谋求独立运动中的受害者及家属道歉。这是ETA成立近60年、从事武装分离运动近40年历史中首次道歉。

就雪隆制水事件‧雪大臣向人民道歉

阿兹敏就制水事件,向隆雪人民道歉。(图:星洲日报)

随著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兹敏今日就制水事件向雪隆人民致歉,以及大部份地区的水供在今日凌晨逐渐恢复供应後,自本月6日爆发的大制水总算告一段落了!

苏丽娜‧老马自私的道歉

约2个月前,由民间组织和槟州政府举办茅草行动30周年活动,皆有邀请马哈迪出席,惟後者最终都以其他理由婉拒出席;面对有77个公民团体也同时要求老马真诚忏悔,作出公开道歉,马哈迪也仅在部落格上,发布题为“扣留者”的文章坚称,当年捕人非出自其决定,但会接受责怪,却始终未道歉。

“敦马道歉是最大笑话”‧魏家祥:听了想吐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认为,2017年政坛最大的笑话就是前首相敦马哈迪声称要针对掌政期间所犯下的错误道歉,更直呼:“听了想吐”。

州议会上与2火箭议员争执.彭亨大臣道歉

安南耶谷对自己的失礼,向东姑朱比里及梁金福道歉。(图:星洲日报)

彭亨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今天在彭州立法议会总结环节,为自己的失礼言行向2名行动党州议员及议长拿督斯里依萨道歉,并获得两人的接受。

杨丽琴·有一种谴责叫良心

对政治人物而言,到底有没有所谓的“良心谴责”?这个问题很难有明确的答案,但值得探讨。

骆宇欣·政坛的歉意

槟城的土崩算不算天灾?也许不算,我国地理位置不处於地震带,地质板块稳定得很,好几次当一海之隔的邻国都震得海啸了,我国还只是感受到些微的“晃感”。这样得天独厚的条件,只要政府严格把关,不让偷工减料的工程得手,通常来说,不会有大意外。

传教士资格被取消‧查米汉向雪苏丹道歉

大马逊尼组织(Aswaja)主席查米汉强调,他只是普通平民,因此接受雪州苏丹沙拉夫丁取消其传教士资格的谕令。

被教授殴打‧清洁女工只求说声道歉

被殴的刘姓清洁女工说,这名教授去医院看她,但并未当面说“对不起”。(图:取自互联网)

中国陕西科技大学葛姓教授日前因清洁女工阻挡汽车去路,与妻子一起殴打清洁女工,更喝骂女工“我挣多少钱,你挣多少钱,你挡我挣钱”。经过初步诊断,女工多处软组织损伤,右侧上颌骨骨额突骨折,需要进一步检查。西安市公安局将打人者治安拘留10天,罚款500元人民币。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