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男遇害

金正男遇害案.查案官:案发后急去厕所.“2被告表情动作不自然”

被告段氏香。(图:星洲日报)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兄长金正男遭毒杀案发后,两名女被告匆忙走向厕所,神色及肢体动作不自然,甚至摊开双手,似乎要避免手掌碰触到身体部位及衣服。

化学局:金正男身上VX毒剂.比致命剂量多1.4倍

段氏香(右图)身穿防弹衣出庭聆讯。(图:星洲日报)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兄长金正男遭毒杀一案审讯进入第6天,国家化学局化学武器分析中心主任拉惹苏巴马廉指出,在死者(金正男)身上发现的VX神经毒剂剂量,是致命剂量0.142毫克的1.4倍!

在化学局进行‧下周一检验含VX证物

茜蒂艾莎的代表律师魏顺成认为,证人应该公开检验两名被告在案发时身穿的衣物,但遭到主控官旺沙哈鲁丁副检察司的反对。

证人:带入境也无法发现‧机场无VX检测仪

茜蒂艾莎(左)昨早8时抵达法庭。(图:星洲日报)

拉惹苏巴马廉形容,VX神经毒剂的特征为纯、无色、无嗅和无味,在室温下会呈液状型态,室温也可延缓它发挥效用,并指一滴VX神经毒剂需耗时6天蒸发(Vaporize)。

法医:解剖遗体按文件资料进行‧“无法确认是金正男”

段氏香身穿马来服装及防弹衣到法庭聆讯。(图:星洲日报)

拿兰星随后追问,这有可能“金正男”护照身份是真的,但遗体身份是造假的时,莫哈末沙回答他不确定,可是他解剖的程序一切依照所有文件资料进行。

15证物呈堂‧法官戴口罩‧金正男血液含VX毒剂

控方所提呈的证物包括金正男的眼睛黏膜、鼻子、脸部、血液、尿液及血浆样本,以及背包、衣物及贴身衣物等。

法医:验血发现服用6药‧金正男生前吃壮阳药

吉隆坡中央医院法医部主任莫哈末沙医生说,他们也在死者的血液中发现2种糖尿病、2种高血压,以及1种痛风药物的成份。

法庭保安加强.记者禁带包包入庭

本地媒体于昨早7时开始聚集在沙亚南高庭外,等候进入登记。现场的保安今日也明显“升级”,警员及保安人员谨慎的检查入法庭内的车主。(图:星洲日报)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兄长金正男遭毒杀一案进入第二天的审讯,警方加强现场保安,除了限制20家国内外媒体进入法庭内听审,也禁止记者携带包包入庭。

证人:机场诊所转送布城.“死者仍有微弱心跳”

图为被告段氏香(中)昨早在女警的押送之下,一脸淡定的步入法庭,接受审讯。(图:星洲日报)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兄长金正男遭毒杀一案的证人指出,救护车将死者从机场诊所转送到布城医院时,医护人员仍可侦测到死者的心跳,但很微弱。

《华尔街日报》:成暗杀目标.“秘密组织救出金韩松”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兄长金正男在吉隆坡国际机场遭毒杀案的审讯正式开审之际,《华尔街日报》报道,金正男死后,他的21岁儿子金韩松沦为下个暗杀目标,因为有朝鲜异议分子的出手营救,他才逃出澳门。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