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艳

【非常艳】李天葆·满庭秋草化蔷薇

长城大公主夏梦。

手边看着些《长城画报》,感慨良多——此栏挨近灯影阑珊时,有逢秋女士联络,转赠旧杂志,说是其兄健文生前所有……

【非常艳】李天葆·粉面含春,丹唇笑语

50年代最为艳丽的白燕。

看甘国亮访问视频,他提到80年代电视,总想要找旧粤语片明星复出——他的剧集也常有类似的情节。

【非常艳】李天葆·千叶红莲,华丽正果

50年代初的李丽华,坐在茶餐厅的卡座里,一身职业女性打扮,西装翻领外套,两手叠放,自持有礼,只是回眸含笑,露出典型的娇媚模样——后面椅背坐的是张扬,极为年轻的张扬。青嫩白净的高个儿,是刚出道的男明星吧。影片叫《电影故事》,又名《错错错》,前者仿佛非常现代化,将片名放置到一种意境,不像3个错字,连成一线,暗藏警世通言。

【非常艳】李天葆·映雪、红菱、白芙蓉

芳艳芬是50年代有名的粤剧花旦王。

唐涤生编导的《红菱血》,整个戏剧气氛颇有黑色电影色彩——50年代初,芳艳芬仿佛残留着舞台化妆的痕迹,粉白脸,胭脂猩红,在黑白片里看来,不过是黑漆漆,更增添某种幽森异艳。

【非常艳】李天葆·花光掩映,云月浮游更胜梦仙

梅绮美艳,便装和戏装一样引人入胜。

近年重看一些旧电视剧,无意间瞥见黄曼梨,总是很高兴——她的少女时代理应在颇为遥远的年月吧?据说还远赴上海拍片,因为思乡,尽早解约云云。我觉得她人神合一,不愧是戏剧圣手:多年前就是不再招惹青春期的角色,一心发展妇人的“行当”,更是年迈老妪的出色表演者。

【非常艳】李天葆·纱巾凄迷,玉扇化灯蝶

1953年是李湄的。

以前有几本《世界电影画报》,是一个学弟搬家寻出来,于他可能是无用之物——我乍看那一身红裳拖曳,一手扶着橱柜,柜顶有瓶,剑兰玫瑰开得灿烂,那是1953年吗?是李湄的年。她微微侧着脸,有棱有角,却分明透露着一丝娇媚——这样的画报,越来越少,像他们家保存了许久,封面用玻璃纸包着,即使稍微脱落,却无损封面。

【非常艳】李天葆·过去的艳骨,未来的芳魂

《东西十日刊》封面梅绮。

年纪老大,“买椟还珠”的心态越发重了——像是旧杂志《东西十日刊》,内容无甚了了,不外是耸动的标题,“贱种阔少逼良为娼记”、“谋杀是否一种艺术”……

【非常艳 】李天葆·香尘满院花如雪—林黛逝世54年祭

林黛最富于经典的60年代玉照。

大抵珠楼凤凰在,乐喧人语,团团围住一轮明月——记得总到7月,悼念一代影后,确实有的,从浓至淡,越久越是模糊。又或月深年远,怀旧风尚兴起,打开封尘礼盒,发掘沉埋多时的镂金蝉翼纱,方懂得惊艳是怎么一回事。

【非常艳】李天葆·昙花无计伴蝶舞

余丽珍有一部《摄青鬼乞米养孤儿》,演善良少妇,被妯娌凤凰女设计,爬到神楼抹祖先牌位,即中伏跌落而亡——庆幸腹中婴孩在棺里诞生,夜里她化为摄青鬼,向百姓乞求米饭,喂食亲儿……

【非常艳】李天葆·无双偏成双,隔代花香

乐蒂有天生古装美人的气质。

看三十多年前的旧剧集,戏里一个古装美人,叫沈梦仙,一头珠翠,柔媚伊人,神情却忡怔,只因为两大枭雄都恋恋于她,争夺不已——那时的李琳琳已有了花开月正好的妩媚,一举手一投足,分寸拿捏,收放自如。眼睛懂得顾盼生姿,懂得知情识趣,需要岁月洗涤,也要天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