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国庆观点

郑毅昌·耐人寻味

在大马独立建国后,巫统党国掌控的文化和知识机构,在巫统版本的马来民族主义需求下,为这些受绞刑的臣子加上新元素。这些新元素就是把刺杀英殖民驻扎官伯茨的封建臣子转换为“英雄”人物的诞生,当然更加完整的版本,就是把这些“惨烈”及“勇敢”的英雄称为“马来反殖领袖”或“马来英雄”。

黄泉安·国庆新期望,还我旧河山

今年国庆若有意义不同,莫过于国人必须善用政权种换所释放的新意识,呼唤百姓及时转变心态和思维,重温默迪卡的嘶喊,重回建国的初心,重拾61载旧山河的原路。

林瑞源·不一样的国庆

今年国庆有第二度独立与自由的意义,为人民带来新的希望,也提升民众的爱国情操。

蔡兴隆、安娜 ·在南边,悄悄点起一道光

我们的初衷其实特别简单,希望大家不要用旧有的观念来看待文化艺术与轻文化,这些我们文艺中年曾经迷恋过的玩意,不单单只是风花雪月,或是拿来陪衬的无用玩意。我们透过一场又一场火花四溅的讲谈想要告诉大家的是,艺文的力量无远弗届,有时它可以改变一整个平庸社会的气息,有时它可以利用文化价值替一座城镇加分,有时它只是把原本就存在的老故事重现挖掘出来。

杨微屏 ·马来西亚的脸在呼吸

我相信,如果大马各族都保持着赤子心,语言并不足以成为和平共处的隔阂,不同种族的文化、宗教谅解,在日常生活中就是那么自然的融和。从小孩到大人,百姓之间的日常中,也有很多这样在各族和睦共处的氛围中不存猜疑,没有人特别强调,可是就那么自然存在。

傅文耀 ·美好的仗已经打完

我的回答是:“这个假我不得不拿,有件非做不可的事情等着我去做。”人生有多少个5年呀,一些事情现在不做,我怕以后会后悔。

周慧仪 ·让他们一起欢庆明年的国庆日

如阿清姐弟,在这片土地上居住已久的持红登记者、无证件者、无国籍者正面临一样的问题——不被国家承认。他们跌落在国籍的保护框架之外,成为社会上最易受到剥削和忽略的一群。那么在改朝换代后,他们有望成为马来西亚人吗?

符颂勤 ·龟兔赛跑恐龙便宜

61年了,依然囿居在既有思维。龟兔赛跑,你觉得还是寓言。谁知,科研已经确定,从生物学角度来看,乌龟有耐力,胜利是不足为奇的。

郑梅娇 ·线上线下,预见更好的大马

我从追新闻的日子到不用再追新闻的日子,就像在海上行走不同于潜入深海,视野与心态获得重新调整,无论哪个位置,不变的是通过知识的传递、教育与规划,持之以恒,日子有功,总可以在自己的能力范围改善旁人的生活品质。

林锦新 ·我们是来改变社会的

一个人的小习惯也许对社会起不了大作用,一群人同样的小习惯就足以酝酿成一种文化,影响社会风气,甚至国家建设,不得不慎!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