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S系统风波

龙耀福·沽价待售的执法系统

这些人在缴纳超速罚单时,他只不过在心理上是觉得自己在缴付一笔赛车道费用罢了,完全曲解了罚单是为了要警惕驾驶者尊重其他人的安全与生命的用意。

郑钦亮·AES早就该一刀切

记得6年前AES实行时,运作方式就存在一些“猫腻”的想像空间。

郑丁贤·罚单可以取消,法律岂非儿戏

关于希盟100日的成绩,谈论和批评很多,但针对希盟部长的表现,着墨很少;默迪卡和Kajidata两个民调中心,做了民众对部长满意度的调查,结果却是南辕北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