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养生
06/03/2020
【医生来函】邓志坚/对抗癌症,也对抗不实的抗癌讯息
作者: 邓志坚

文:大马籍台湾医生/科学家 邓志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癌症总让人感到惧怕,因为它容易连结到许多人生命里不愉快,甚至煎熬的经验。抗癌这条路可以是长达数年的消耗战,足以磨灭身边人的耐心与精力。从无奈接受诊断的事实、面对治疗的不适,不幸战败走上临终之路与最终经历离别之苦,这一路都不好走。然而周遭往往充斥着抗癌的错误讯息,这足以让病人承受更大的痛苦或金钱的损失,面临人财两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营养疗法或许可以防癌,但绝对无法抗癌

ADVERTISEMENT

有位事业有成、深信营养疗法的长辈曾告诉我,营养疗法机构给他太太抽血后,就说证实得了初期大肠癌,后来接受营养疗法就康复了。此后,这就成为他推崇伟大的营养疗法的亲身经历。从头到尾,这病人的“癌症”并没有经过医生证实,是否确实为癌症仍是未知数,却很荒谬的被利用为营养疗法的见证,误导人们。癌症是必须经过严格诊断的疾病,必须经过多位不同专业的医生判定的。以大肠癌为例,家医科医生做粪便潜血反应或抽血检查肿瘤指标等筛检,具有阳性反应时就会请大肠直肠科医生镜检,直接寻找可疑病灶并抽取检体,最终把组织送到病理科医生做病理切片与判读后才可确定恶性肿瘤(癌症)是否存在。若要进行分期、判断肿瘤是否已经扩散、转移,还需要放射诊断科医生评估其他器官、系统的影像是否受到侵犯来判定,比如说CT、MRI就是常见的工具。单凭癌指数就诊断癌症是非常荒谬且不可靠的作法。因为癌症指数本来就有高低的波动性,尤其是CEA(Carcinoembryonic antigen)测试,这大肠癌指数本身就可能因为抽烟或感染而导致(伪阳性的)上升。所以,接受一段时间的营养疗法之后,心理驱使(减少工作压力、多放松心情)与生理搭配(调整生活作息、加强运动、控制饮食),指数会下降是很合理的。“癌指数”只是一个暗示身上可能有癌症发生或是原有的癌症复发的警讯。千万不要过度解读癌指数,仅仅从数字的上升就认为自己或判断他人得到癌症;若有怀疑,最重要的步骤其实是到医院完成进一步的检查以求证。此外,有关的营养疗法机构不应编造营养疗法成功抗癌的案例来说服其他病人放弃正规治疗。营养疗法或许可以防癌(预防癌症发生),但绝对无法抗癌(杀死癌细胞)。


务必相信医院里的专业医生

有位朋友的舅舅在医院确诊罹患第一期鼻咽癌,可是非常恐惧治疗的副作用,于是四处打听任何手术、电疗及化疗以外的替代方法。因为他满脑子充斥着电影中罹癌病人的各种不适画面。比如说,手术失败就再也醒不过来,化疗期间头发掉光与剧烈呕吐,电疗后皮肤焦烂。这些都是非常错误的观念。手术往往是治愈初期癌症唯一方式,也就是有可能从癌症中完全康复。可以经由手术把肿瘤完整的切除,从我的角度来说,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毕竟肿瘤转移到其他器官时,表示血液或淋巴都潜藏着癌细胞了,这时进行手术是没意义的,医生也绝对不会提供病人手术这个选项。其实,除了脑部肿瘤或邻近大血管的肿瘤手术以外,其他肿瘤切除手术的死亡风险是非常低的。换句话说,假设手术死亡风险大于肿瘤在短期内致命风险的话,外科医生或麻醉科医生是不会让手术进行的。至于化疗方面,现代药物发展非常快速,许多可怕的副作用都已经很少见。而且,有经验的肿瘤科医生都可以用各种方式妥善的缓解化疗造成的不适与不良反应。也因为现代的药物往往更具专一性,特别是标靶药物,可以减少药物对正常组织的伤害。

后来,朋友舅舅的家人终于成功说服这位长辈到医院接受治疗了。因为是鼻咽癌初期,医生计划使用化疗与放疗。可是,病人坚决不接受化疗,并且要求减少放疗的次数与剂量。当然,病人坚持这样做的话,医生必须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可是这样的治疗对肿瘤控制是不具意义的,肿瘤很可能体积稍微缩小或是肉眼无法看见。这样的结局是很可能会导致疾病继续恶化,一旦恶化下去,并不是化放疗就可以治愈的,比如需要侵入型的手术介入。或是一旦发展到末期,转移到其他器官,化疗也是控制病情、减少不适的辅助性药物。在全球,大部分的癌症都有一套标准的治疗方式。这些治疗计划都是经过大规模临床试验,反复检验、考量同时兼顾肿瘤控制、延长存活、改善生活品质来订立的。


末期癌症也有治疗的意义

ADVERTISEMENT

此外,也有癌症末期病人的家属认为已经没有治愈的希望了,接受化疗也很痛苦,那就乾脆回家休养了。可是这些观点是错误的。一些病人往往认为西医也没办法治好疾病,就期待从民间或营养疗法或宗教里寻求一线生机,可是这很可能必须付出沉重的生理不适与金钱的代价。因为留在医院接受正规疗程的目标并不只是使用各种强烈的手段治愈病人。即使医生认为癌症终将无法控制,使用化疗控制肿瘤的体积、减少体积庞大的肿瘤所造成的压迫带来的不适,或是使用止痛药减少病人彻夜难眠的疼痛,以及使用医疗仪器缓解病人肺癌末期有如溺水般的呼吸困难,这一切都是减少病人不适、让病人在最后一程走得比较舒服,多一些尊严的必要手段。

举个临床常遇到的例子,在乳癌病房值班过的医生都永远记得末期病人胸口那无法控制的“溃烂”的伤口、不舒服的味道与感受到病人剧烈的疼痛。在我替病人伤口换药时,前来探望的亲友把自己打来的“药物”递给了他,说喷洒在胸部的伤口上,或许可以帮助杀死癌细胞。可是,这是非常危险的举动。第一,这些“药物”通常都不会有严格,甚至没有任何杀菌的加工。第二,使用者也没有医疗人员的无菌训练。两者“危”力作用下,伤口可以加速恶化,演变成更严重的组织炎,一旦细菌潜入血液,菌血症是很容易致命的。

家人朋友,请克制自己的忧心

最近有位三十几岁的朋友因为好一阵子感到疲惫、刷牙时牙龈出血不止,到院求医发现罹患血癌。身边的人都很沮丧,也很忧心,于是纷纷给他买了昂贵的保健食品或提供各种西医正规治疗以外的选择,家人也努力寻找可以治疗血癌的中草药偏方。从抗癌治疗效力的角度来看,我对中草药或保健食品的想法是“不求有益,但求无害”。在西方医学里,血癌基本可以分成4种类型,往下还可再细分数十种以上,每种都有独特的表现与其对应的治疗方式。不要期待未明人士介绍未经研究证实的未知成分来治愈全球科学家已花上数十亿万资金与近百年的时间对抗的癌症。

血癌病人在起初被诊断的时候,病人身体状况通常非常不稳定。有可能血小板过低造成流血不止,或是正常白血球过少导致严重感染。肿瘤科医生在这阶段要稳定病人的身体状况已经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了。潜藏许多未知成分的中草药可能具有“活血”的作用,阻碍凝血反应,加重病情。也有可能有些中草药在采集时没有处理好而具有致病原。在治疗期间,也害怕这些中草药的“干扰”。它们可能会加速药物的排出体外,降低了药物的效果。它们也可能阻碍药物排出体外,导致化疗药物积蓄在身体内增加肝脏、肾脏、心脏或神经毒性。葡萄柚汁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它阻碍药物代谢而增加正常组织毒性。病人在癌症面前常会六神无主,也因为不忍心拒绝家人和朋友的心意,以及浪费那些昂贵的中草药或营养保健品, 就服用下去了。家人若有各持不同意见的人,这时候往往容易让病人陷入很大的心理矛盾与尴尬。所以,我们要学习克制自己的忧心,将疾病问题交给专业的医生处理,给病人最大好处的治疗。

ADVERTISEMENT

●避免自己成为谣言的传播者

据早前《The Star》报道,大马的肿瘤科医生严重不足(目前只有115位肿瘤科医生,理想比例是8~10位肿瘤科医生应对100万人民,可是目前的比例是3.4:100万人民)。 在马来西亚,癌症的基础研究、临床实验与公卫流行病学调查都有很大的进步空间。在改善癌症医疗水准之前,减少不实谣言的传播,为民众提供更多正确讯息就是我们所能做出最好的事。就如留美的李治中博士在他的演说影片中说的“我们是兼职在辟谣,别人是全职在传播伪科学”。谣言很容易因为“某医生说的”、“他的病就这样好了 、“倒不如就试试看”、“FB或google上说的”、“经过医学证明的”等等说法就此诞生了,也让我们不小心成了“造谣者”。希望有更多的机会与大家一起成为辟谣的人,但这之前,我们都可以先避免自己成为“谣言的传播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