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22/12/2020
【那些人那些事】主持趣谈/永乐多斯
作者: 永乐多斯

我没有学过怎样当主持,可是回顾以往,我倒是当了不少次主持。虽然我主持的,绝大多数是文艺讲座,但大型娱乐活动我也参与过一些。

我在学校主修文学,当艺文讲座主持应该还算称职。因为当这样的主持,一般来说,只要掌握了主讲人的背景生平,将他的著作仔细读读,主持起来就能得心应手。当然,担任主持我也会时时警惕自己不能过界——那就是,不论对主讲的题目多么熟悉,自己多有见解又多想发表意见,都要记住自己的身分,绝不喧宾夺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记得有一次我自己当主讲,就碰上一位“超级”主持。当我看到他打开面前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心里就有些七上八下。我在想,我有那么多值得介绍的地方吗?结果我发现,他不但把我自己都不记得的陈年往事一一列举,连我要讲的题目,他也旁征博引发挥得淋漓尽致。他讲得如痴如醉,我听得冷汗直冒,心里想,内容都给他讲完了,我是不是向来宾一鞠躬就可以下台?还是干脆跟他说你当主讲我主持?好不容易他在现场观众不断鼓掌(其实应该说鼓噪),主办单位不断送提醒纸条下结束主持,可是演讲时间所剩无几,我几乎已经可以直接进入回答环节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有过这样的经验,我学会了当主持(主讲也适用)时,说话一定要适可而止。在台上卖弄学问,还是言不及义都不可取,因为主持的工作只是穿针引线,工作完成就功成身退,千万不要“恋栈”更不能“捞过界”。

艺文讲座主持,谨守这个原则言谈举止恰如其分就算成功,不过娱乐性高的晚会,主持性质就有不同。他不但需要注意穿着打扮,也要有带动全场气氛,让台上台下打成一片的能力。当这样的主持,身段可以尽量放低但是不能低俗,说话可以诙谐风趣,但是不能肉麻当有趣。我虽然个性文绉绉,又拘谨放不开,不过记住原则,慢慢也能上手。

话说我第一次在大型活动中露脸,就是担任第一届新潮小姐选美的主持。

ADVERTISEMENT

新潮小姐选举,论规模,当然不能够跟国家级选美比赛相提并论,不过代表各州的佳丽都是一时之选,在当时也是华人圈中一桩盛事。我那晚的工作是介绍佳丽出场,和她们交流互动,对我来说整件事新鲜有趣。虽然整个过程记不清了。不过由佳丽进场到杨紫琼戴上后冠都进行得顺利通畅,主持工作算是功德圆满。而当时青春貌美,气质脱俗,举手投足带着些其他佳丽缺少的洋味儿的杨紫琼,也就这样深深地留在我的脑海中。

娱乐主持都敬谢不敏

不久之后,《新明日报》举办了一次慈善义演,我又获得主办当局的垂青, 担任主持。那一晚星光熠熠,港台大明星成龙、锺楚红、齐豫、潘越云……加上本地歌星阵容真是强大。想到要跟自己心目中的偶像级明星同台,真是开心。上台之前演练了几次,希望表现可以不负所望。

可是求好心切,结果是差一点功亏一篑。

因为当晚就在我充满热情地欢迎锺楚红上台并且向她问好的时候,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只见她对来宾挥挥手后,就用乌溜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然后不顾我说的是华语,就用流水一般的粤语朝着我奔涌而来。

我当场愣住了。

ADVERTISEMENT

天呀,这该怎么办呀?她不说普通话,我不会粤语,我们俩的对话怎么继续下去?总不能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呀?这叫什么主持呀?我握着麦克风的手轻轻在抖,冷汗也沿着背脊滚滚而下。

就在这时候不知什么鬼使神差,成龙,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后台蹦了出来。台下来宾一看到他就开始欢呼尖叫,气氛陡地又热闹起来。成龙喜欢耍宝,他在台上东蹦蹦西跳跳,又从舞台左边走到右边向大家挥手,最后才落脚在我和锺小姐之间。成龙的华语,比起锺小姐可强太多了,加上他说话风趣,结果我们谈得十分尽兴。而锺小姐呢,偶尔用广东话和我的华语接招,偶尔和成龙打打诨,我们3人对话竟然天衣无缝,最后还能欢喜下台。不过那晚我的细胞少说死了几十万个,当下决定,以后所有的娱乐主持都敬谢不敏——是啊,在台下欣赏,心情多么轻松,我,何必要站在台上自讨苦吃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