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砂拉越交流站
1:20pm 02/01/2021
石隆门采矿200年

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左二)于2020年12月31日为石隆门开埠200周年庆典主持开幕礼。左为砂教育、科学及工艺研究部长麦哥玛因;右起砂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阿都卡林,以及石隆门区州议员亨利吉纳。
砂拉越首席部长阿邦佐哈里(左二)于2020年12月31日为石隆门开埠200周年庆典主持开幕礼。左为砂教育、科学及工艺研究部长麦哥玛因;右起砂旅游、艺术及文化部长阿都卡林,以及石隆门区州议员亨利吉纳。

文:杨曜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引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石隆门开采黄金,或采矿,已有二百年的历史。石隆门准备大事庆祝。

12月15日,石隆门县政府联合其他机构,在古晋举行一天的石隆门开采黄金二百年的研讨会。我也有幸受邀参加。

一般人都认为,石隆门是在1826年左右,在武梭与新尧湾地区,发现锑矿,才开始采矿;其实,石隆门却早已开始采矿了。

ADVERTISEMENT

我在1996年写《华工起义》时,就指出:‘华人约在一百七十几年前,就到石隆门地区定居。’还说:‘最初一批华人是到石隆门来开采锑矿的’。

一百七十几年前,亦即十九世纪初叶,迄今约二百年。

笔者的祖父,父亲及二位叔叔,都曾是矿工。笔者的祖母还是其中一个大矿主的千金。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笔者就曾跟父母,及附近村民(包括比达友及马来人),在河里淘洗黄金。因此,笔者对石隆门的金矿活动,有特殊的感情。

二.西婆开采黄金

据中国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所张应龙副教授在其《客家华侨对东南亚采矿业的贡献》一文中说:‘从十八世纪起,每年约有3000名以上的华侨到西婆罗洲。至19世纪20-30年代,西婆罗洲的金矿区已相当繁荣’。

他说:‘在西婆罗洲淘金的华侨大多数是客家人,一般组织公司合作开采。在18世纪60年代,共有大小公司20多家。’

ADVERTISEMENT

另据《全球客家研究》2016年第六期刊登之《砂拉越客家研究》报导说:

远至18世纪,西加里曼丹的数个苏丹国,招募华人开发金矿,并开放土地供华人垦殖,吸引来自广东的客家人群聚于此。当时的人数约在三万到十五万人之间。

高伟浓博士于2009年在国际时报《风下》版所发表的《荒原深挖洞,婆罗洲淘金记》一文中说:‘华人什么时候到婆罗洲去淘金,今已不可考。但至少在16世纪时已有。’

三.二百年的验证

(一)当地人淘金

石隆门地区的原住民有陆达雅族人(现称比达友族人)与马来人。据《婆罗洲论坛》报导,他们700年前从西婆迁移到石隆门的布拉达克山(Bung Bratak)。为逃避海达雅人的攻击,他们移到内陆山区居住。

ADVERTISEMENT

马来人也是很早到石隆门居住,可能在15世纪就到砂拉越居住。左手港跟右手港交会处的利达达纳(Lidah Tanah),就是他们建造的,砂拉越第二个首府城镇。

地质学家鉴定,石隆门的黄金,早期,是在松软的表土下,达雅族人与马来人,很容易就能够淘取黄金。他们也在砂拉越河右支流的河里,淘洗黄金。时间约在十八世纪。

哈里慕斯达德于1997年世纪黄金大会上说:‘有证据显示,石隆门250方公里的地区内,早有在空旷表土上采金的活动’。

(二)文献验证

笔者找到以下的文献,足以验证石隆门的采金史。

(1)据中国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所张应龙副教授在其《客家华侨对东南亚采矿业的贡献》一文中说:‘从19世纪20年代起,荷兰人加强对西婆罗洲的侵略与控制。西婆罗洲的客家人被迫转移至砂拉越。’

ADVERTISEMENT

他还说:‘客家人至少在19世纪初,便在砂拉越石隆门一带采矿。’

(2)据国立交通大学人文社会学系博士后研究员徐雨春在其《砂拉越客家研究》专题一文中说:‘砂拉越的客家人先驱,可追溯至18世纪在西加里曼丹地区的广东客家人。19世纪西婆采金公司间的战争时期,有一部分客家人迁往砂拉越河上游地区。’

(3)哈里慕斯达德于1997年世界黄金大会上说:‘华人早于1820年就在石隆门开采黄金’。

(4)1922年《砂拉越公报》在其《上砂拉越的采金》一文中说:‘何时发现黄金与何时开始采金,已无从知道;不过,有证据显示,来自三发的华人于十九世纪初到来开采之前的最少一百年前,已有采金的活动’。

这段文字,意味着,石隆门的采金活动,在十八世纪时已开始了。

(5) 1949年初《砂拉越公报》的另一篇文章中说:‘石隆门的华人很早以前,就已开采粗金。可能,在1857年起事前的几百年前,华人,可能还包括其他人,已在山都望开采黄金’。

ADVERTISEMENT

(6) 《东南亚华人史》于2003年刊载李恩涵之文章《砂拉越华人社会》一文中说:‘1923年荷兰正式据有了西婆罗洲,并逐步采取日益严厉的措施,以管制华人公司;加之三发,坤甸区华人金矿的矿源,渐告枯竭,所以,早在1820年代,即有客家人北移去砂拉越邦西部的石隆门’。

(7)1995年富尔大学(University of Hull)Ooi Keat Jin 的博士论文中说:‘虽然面对当地人的骚扰,来自三发的华人,于十九世纪二十年代与三十年代,在上砂拉越地区的石灰岩,松软泥土及河里的砂石里,淘取黄金’。

(8)澳洲二位地质学家 Murray Stevens 与Graeme Fulton,在有关石隆门探测金苗的技术报告中说:‘石隆门的华人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在开采锑矿时,发现黄金。

四.结语

有足够的文献以及地质学家的实地验证,说明,石隆门的土著,早在十八世纪时,已在松软的土层及河里,淘洗黄金。华人于1820年前后,到石隆门,先开采锑矿,进而开采黄金。可以肯定地说,砂拉越开采黄金至少已有二百年的历史。

阿邦佐哈里强调,迈入开埠200周年的石隆门会继续大力发展,而且砂政府也会接下来10年重点发展石隆门。
阿邦佐哈里强调,迈入开埠200周年的石隆门会继续大力发展,而且砂政府也会接下来10年重点发展石隆门。
阿邦佐哈里(左二)在参观展览时,拿起手机拍摄石隆门历史资料。
阿邦佐哈里(左二)在参观展览时,拿起手机拍摄石隆门历史资料。
石隆门社区领袖本曼查黄扬浪(左二)向阿邦佐哈里(右二)介绍石隆门历史文物。右为亨利吉纳;左为林韶华。
石隆门社区领袖本曼查黄扬浪(左二)向阿邦佐哈里(右二)介绍石隆门历史文物。右为亨利吉纳;左为林韶华。
碧湖河畔的金黄色纪念碑,纪念石隆门开埠200周年。
碧湖河畔的金黄色纪念碑,纪念石隆门开埠200周年。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