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31/01/2021
资深摄影师林天时|一张好照片除了天时地利人和,韧性和匠心也不可少
作者: 叶洢颖(记者) 苏长国(摄影)、作品图由受访者提供

“老师好!我就是在你脸书上留言的小苏。”摄影小苏一见到林天时,一米八的壮汉微微弯着腰恭恭敬敬问好,自我介绍。

尽管林天时是资深的商业摄影师,可以说是许多摄影师眼中的“老行尊”(意即老行家),曾获他指点教导的不在少数,更成为了索尼品牌大使,可是却没有丝毫架子,一边认真随和地跟小苏对谈,一边领着我们走入他的工作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台上精彩的演出,少不了台下的精心准备,林天时用镜头记录下戏剧演员细心描绘脸谱的时刻。
台上精彩的演出,少不了台下的精心准备,林天时用镜头记录下戏剧演员细心描绘脸谱的时刻。
平时一瞬即逝的火花在林天时的镜头里成了永恒。
平时一瞬即逝的火花在林天时的镜头里成了永恒。
这张敦煌人体艺术彩绘,照片中人犹如偶尔来到人间一游的仙女。
这张敦煌人体艺术彩绘,照片中人犹如偶尔来到人间一游的仙女。

他的工作室坐落在工厂区,木门上玻璃印着的“88 Studio”有些掉色,看着有些年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靠墙有一溜保险箱,再往里走,数个大大小小的灯架摆放四周,床垫、末端的设备齐全的厨房,隐隐约约地告诉我们,这里是他半个家。

“都是在这里睡,没怎么回家,因为要赶工。”他说。

每个领域的佼佼者,除了拥有令人艳羡的天赋,还有谁都看不见,如山一般高的努力。与琳琅满目的摄影器材一样多的,是那桌上各式各样瓶瓶罐罐的药和保健品。

ADVERTISEMENT

摄影这条路上,他究竟付出了多少血汗和代价才走到顶峰?

林天时认为,审美是可以培养的,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判断什么是“不好”的照片。
林天时认为,审美是可以培养的,最重要的是要学会判断什么是“不好”的照片。

林天时出生于吉兰丹哥打峇鲁,家里包括他在内一共有兄弟姐妹6人,虽然他排行第五,却成为扛起家庭生计的顶梁柱之一。

“当时家里跟别人合股做面包厂,我念到初三就停学在面包厂做‘头手’,不久搭档出了些问题,只好关闭面包厂,那时候我觉得前途茫茫。”

年少家境不好,赚钱养家供兄姐念书

后来,他选择采用半工读的方式继续学业,每日早上7时20分前到校,下午1时20分放学,回到家洗澡、吃饭、写作业、复习备考、小睡,下午5时到塑胶厂打工直到凌晨2时。

ADVERTISEMENT

这样的日子,循环往复一年多。

林天时自言,那会儿真的“挨”得很辛苦,从派报纸、工厂打工、送面包、罗里跟车员、拔洋葱到折叠布袋等等,每个领域都曾涉及过。

“(因为家里)生意失败了,父母年纪又很大,我父亲七十多岁了,我哥哥姐姐在吉隆坡念书,等于家里人全都失业。”

“那时候半夜工作会打瞌睡,试过站着忽然睡着,导致塑料卡在机器里,结果很多机器故障了。幸好老板谅解我们,从未责怪我们。”

大方宽容的老板亦会准备一箱箱的快熟面,任工人们食用,也让林天时此后再也不吃快熟面。

“以前穷的时候吃很多快熟面,现在有快熟面恐惧症了。”

ADVERTISEMENT

而那时候辛苦打工所得的钱,除了养活自己,还要给远在吉隆坡的哥哥姐姐寄学费和生活费。

对此,他却没有抱怨,因为他的母亲跟他一样辛苦,言辞中不吝于对母亲的赞赏和钦佩。

“我很佩服我妈妈,(那时)她什么都做包括洗衣服,我们一天洗一天熨一天派。你要是不问起,我都没发现自己做过那么多行业。”

少年时吃的苦头,养成他吃苦耐劳的坚毅性子,也养了一身病痛,桌上的瓶瓶罐罐全是“证据”。

贫困没有压垮他对艺术的热爱

ADVERTISEMENT

虽然家境困苦,父母对于林天时继续求学抱持不赞同的态度,却无法阻碍他那颗环抱着梦想的年轻热血心脏疯狂跳动,生活没有压垮他对梦想的渴求。

喜爱书法的他一直留意着跟艺术相关的内容,偶然翻看堂侄女的校刊,看见一幅出自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时任院长锺正山手笔的水墨画,据说画里那头牛是一笔而就的,引起了他对于水墨画的好奇以及浓厚兴趣。

多方打听后,让他下定决心在1979年到吉隆坡就读商业设计。尔后考虑到自己的个性不适合坐在办公室里画设计图,也出于现实的考虑,认为学习一门手艺比较重要,于是选择了摄影这一条路,头也不回地朝前狂奔直到今日。

胶片时代,工作量不停歇罹忧郁症

与现在的数码时代不同,几乎人人都能做摄影师,林天时在胶片时期的工作量非常庞大,一来是完善正规的摄影工作室不多;二来商务广告对照片质量有要求,就连企业年底的报告要插入引用的照片也要由专业摄影师来完成。

“工作多到做不及。我有3组人,几乎每天24小时都在工作。”

ADVERTISEMENT

工作强度之大,让他深夜睡着了也会感到紧张,因此罹患忧郁症长达20年,至今仍在服药,亦尽量避免开车。

他感叹,现在的数码相机让他们的工作变得轻松,只要一台相机就能应付绝大多数类型的工作。在过去,相机与灯光等设备的款式随着产品的类型、拍摄场合而有所不同,有道是“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他购置了大量的相机、镜头、灯光,而我们目光所及之处不过是一小部分。

“你看我的保险箱为什么那么多?里面全是各种镜头。”

从业逾40年的林天时希望退休后能重拾画笔,投身于水墨画中。
从业逾40年的林天时希望退休后能重拾画笔,投身于水墨画中。
胶片时代,林天时买了许多保险箱来存放价值不菲的镜头。
胶片时代,林天时买了许多保险箱来存放价值不菲的镜头。

 

 

数码时代,工作程序大简化工作也大削减

ADVERTISEMENT

尽管他曾表明更喜欢胶片成片的质感,可是在数码相机的技术不断完善、改进之后,他原有的观点逐渐产生变化。

“胶片能做到的,数码也能做到,但数码能做到,胶片未必能做到。”

在胶片时代,为了编辑照片或做效果,需要备有特殊设备、手工程序繁杂,极度考验耐心和眼力,如今数码化后,大大地减轻了他们的负担。

只是,工作程序简化了,工作量早就不如以往。在数码相机普遍了的现在,哪怕从未学过摄影的人,只要手上有一部相机随意拍拍就能成为摄影师,甚至能更进一步拍广告。

质量不好却靠低价取胜,成了部分追求价廉不求物美的“金主爸爸”把关人的选择。加上现在的趋势以短视频为主,以致于商业摄影的前景远远不如从前。

于是,半退休状态的林天时,手上的项目已经是贵精不贵多,而且均是亲自出马,拍照兼修图。

ADVERTISEMENT

“我还要再工作5年左右,直到我女儿大学毕业后才能退休吧。”

为了让自己能多撑5年,他开始减肥、吃健康餐、增加运动量,毕竟健康的躯体是奋斗的资本。

但是他在言语中丝毫遮掩不住对摄影的挚诚热爱,退休后又要如何安放呢?他说,退休后打算重拾画笔,寄情于水墨画,如今太忙碌,暂时无法如愿。

拍摄生涯最难忘乌兹别克之行

曾到过双溪毛糯麻风病院“希望之谷”的人们,我想会对历史走廊里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留下印象。

ADVERTISEMENT

那些述说着院民们故事的照片,即使不看底下的文字,仅仅看着静默的画面亦能感受到其中的悲怆、释然、欢欣、喜乐,这些照片全出自于林天时之手。

他鼓励摄影师要靠拍摄“人文”来锻炼自己,尤其是街拍,因为“人文”的画面很多时候是一次性的艺术,错过就不再重来,是一种非常好的训练。

林天时鼓励摄影师通过拍摄人文来锻炼技术,精彩的瞬间都是靠抓拍而来的。
林天时鼓励摄影师通过拍摄人文来锻炼技术,精彩的瞬间都是靠抓拍而来的。
林天时鼓励摄影师通过拍摄人文来锻炼技术,精彩的瞬间都是靠抓拍而来的。
林天时鼓励摄影师通过拍摄人文来锻炼技术,精彩的瞬间都是靠抓拍而来的。
林天时鼓励摄影师通过拍摄人文来锻炼技术,精彩的瞬间都是靠抓拍而来的。
林天时鼓励摄影师通过拍摄人文来锻炼技术,精彩的瞬间都是靠抓拍而来的。

一张“好”照片的背后,除了天时地利人和,最离不开的还有韧性和匠心。

比如林天时在为某知名发展商拍摄宣传照,为了追求真实感,他可以从傍晚至第二天早上坐在起重机上逾10小时,就只拍摄同一个角度。

“最头疼的是起重机每两个小时会往下掉一点,因为是液压,所以要不断调整。”

听着就觉得“专业摄影师”这工作风险高,然而在他长达49年的职业生涯里也不过是小事一桩,也许在提及“最难忘的拍摄经验”时亦不值一提。

ADVERTISEMENT

在他记忆里久久不曾褪色的一次经历,是在乌兹别克刚独立建国不久,接获该国旅游局的邀请到当地拍摄旅游的宣传照。

“当时乌兹别克的官员乃至于人们几乎曾任‘克格勃’(KGB,苏联的情报机构),他们不会英语,说话方式粗鲁直白,而且那时候乌兹别克很穷,接见我们的总理跟我们开会用的是小学里的桌子,他的鞋子上还占有泥巴。”

建国初期的乌兹别克有些杂乱无序,政府、警察、士兵之间仿佛三权分立,互不干涉也互不沟通,结果林天时在拍摄街景时,遭到三十多名士兵追捕,陪伴在侧的旅游局工作人员不仅没有协调解决喊停,反而让林天时赶快逃命,切勿被逮到。

明明接受官方的委托拍摄照片,结果反倒像是冒险偷拍窃取情报的间谍一样。

“我去了几天就想逃,但是两周才一班飞机,跑不掉欲哭无泪。连矿泉水都是玻璃瓶装还有沉淀物,得在现场喝完把瓶子换回去,因为他们的瓶子不够用。”

虽然全程悬着心工作;虽然矿泉水味道都是咸的;虽然当时的乌兹别克破旧贫穷;但是乌兹别克小镇的美景、浓烈的伏特加、清澈的溪水、飞翔的孔雀、丰富的人文、飘着羊油香的米饭,依然让他刻骨铭心。

ADVERTISEMENT

“可惜那些照片在一次搬迁过程丢失了,一张都没留下。”

所幸的是,那些风景和场景不但定格在照片里,更深深地镌刻在他的脑海,再不会散去。

不知道能否在他以后的水墨画重现这些情景呢?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可曾想过街边的大炒档、简陋的后厨、修理钟表的师傅、中药店里称药的阿姨、玩耍的孩子、茶室冲茶的烟雾袅袅等种种在日常生活里司空见惯却又不被给予过多关注的烟火气,原来如此美丽?在林天时的镜头下,那些平凡的日常变得如此非凡,但愿我们都有一双善于发掘“美”的慧眼,能随时看见藏于生活里的“美”,进而学会珍惜当下,活在当下。
可曾想过街边的大炒档、简陋的后厨、修理钟表的师傅、中药店里称药的阿姨、玩耍的孩子、茶室冲茶的烟雾袅袅等种种在日常生活里司空见惯却又不被给予过多关注的烟火气,原来如此美丽?在林天时的镜头下,那些平凡的日常变得如此非凡,但愿我们都有一双善于发掘“美”的慧眼,能随时看见藏于生活里的“美”,进而学会珍惜当下,活在当下。
相关文章:
图辑/ 林天时摄影作品,【日常之美】
非常人物/张世伟:迟到的梦想成真没关系,余生用画作传达自闭童讯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