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29/03/2021
陈文宏/羽球,曾让我攀上人生巅峰,年少气盛的我却不懂得珍惜……
作者: 郭慧筠(记者) 黄志汉(摄影)、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本报资料中心

陈文宏的羽球生涯起点高,刚代表国家队出战,即崭露头角,在各大国际羽球比赛中展露光芒,年仅20岁便夺得全英赛男双冠军,风头一时无两,球迷都对他与古健杰这对“钻石组合”抱有极高期望。

5448KHJ2021324134408071308.JPG

只可惜成名太早,年少气盛,难免自负,导致表现无法维持高水平,为璀璨的羽球生涯留下难以挽回的遗憾。时过境迁,往事已无法追溯,唯有从错误中学习,积极地展望未来,为人生打开新的篇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羽球给了陈文宏成名的机会,只可惜不懂得珍惜,为羽球生涯留下遗憾。
羽球给了陈文宏成名的机会,只可惜不懂得珍惜,为羽球生涯留下遗憾。

认识陈文宏是在他与古健杰于2007年夺得全英赛男双冠军,声名大噪之后,左手持拍,在后场一跃而起,尖锐且充满爆发力的杀球是陈文宏的标志,他曾在比赛中,创下时速421公里的惊人杀球纪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现实中的陈文宏比想像中还要高大,笑容带有孩子般的稚气,面对面交谈时,或许因初次见面,眼神不常直视记者,反而会下意识地飘向侧边,身体亦微微地倾向左侧。尽管如此,并未因此产生距离感,他的谈吐虽不斯文,但态度直率,不拐弯抹角。

幼年时期,陈文宏常到住家附近的羽毛球场玩耍,因而被教练相中,询问他是否喜爱打羽毛球,就这样他8岁起便开始接受训练。

“起初也没说喜欢还是不喜欢,只把打羽毛球当作运动,爸爸也没有给我任何压力,后来发现自己打得不错,可以往这方面继续发展,加上我不喜欢念书,所以就选择了羽毛球。”

ADVERTISEMENT

成名太早不一定是好事

体能和实力到位,思想却不够成熟

他16岁进入国家队,17岁开始参与国际赛事,曾跟搭档云天豪夺得世青赛男双冠军。19岁那年,他的拍档换成了古健杰,随即在球场上掀起一阵旋风,两人搭档的第一场日本羽毛球公开赛即夺下亚军,随后亦陆续在各大国际赛事中斩获冠军,甚至打败各国的双打高手,赢得多哈亚运会男双金牌和全英赛男双冠军。

陈文宏(右)曾跟搭档云天豪夺得世青赛男双冠军。(本报资料中心)
陈文宏(右)曾跟搭档云天豪夺得世青赛男双冠军。(本报资料中心)
陈文宏(左)和古健杰一搭档,即在球场上掀起一阵旋风,还赢得多哈亚运会男双金牌和全英赛男双冠军。(本报资料中心)
陈文宏(左)和古健杰一搭档,即在球场上掀起一阵旋风,还赢得多哈亚运会男双金牌和全英赛男双冠军。(本报资料中心)

2007年可说是他们俩的丰收年,当年他们的风头一时无两,还被赋予“钻石组合”的称号,不管是国家队,抑或球迷都对他们抱有极高期望,冀望他们如同钻石般坚固且闪耀。

2007年可说是陈文宏(左)和古健杰的丰收年,他们还被赋予“钻石组合”的称号。(本报资料中心)
2007年可说是陈文宏(左)和古健杰的丰收年,他们还被赋予“钻石组合”的称号。(本报资料中心)

然而,成名太早未必是件好事,没过多久,他们的表现逐渐变得不稳定,无法维持一开始搭档时,所展现出来的光芒。

“我从来没有意想到在十九二十岁的时候,就能拥有这么好的成绩,可能我跟古健杰的打法比较特别,也比较有天分,所以没有遭遇太多的挫折。只是成就来得太快,我没有好好珍惜,给羽球生涯留下了遗憾,如果当时我有珍惜,或许成就会更高。”

ADVERTISEMENT

回想起当初成绩开始下滑后,他们曾不断纠正打法,希望表现有所改善,不过他坦言,其实问题的症结是在于纪律和态度。

“很多人19岁都还不懂在做什么,我已经在球场上打出成绩,年轻时候思想不够成熟,有点自大,就算别人好意给予意见,我也会觉得对方没资格批评我,加上我时常跑出去玩,没有保持像运动员般有纪律的生活,总是告诉自己,没关系,我出去一下子而已,等下就回来,这样的想法长久累积下来,导致我的水准一直下滑。”

尽管有意识到问题所在,也想尝试改变,但意志力始终敌不过长期养成的习惯,“行动管制令期间,因为没得出去,我的生活作息改变很多,要是行动管制令发生在七八年前,或许我会有好的转变,只可惜没有。”

对他来说,要打好羽毛球,不只讲求技术,心理素质和体能也很重要,就像中国羽球员的打法其实不如我国羽球员多样化,可是他们偏偏能夺得奥运冠军,所以心理素质比技术更重要,尤其当面对压力的时候,若心理素质不够强大,再好的技术都发挥不出来。

对陈文宏来说,要打好羽毛球,不只讲求技术,心理素质和体能也很重要。
对陈文宏来说,要打好羽毛球,不只讲求技术,心理素质和体能也很重要。

“冠军就只有一个,不是每个球员都能像李宗伟这样牺牲,只专注于练球。用嘴巴说容易,能做好的有几个?我就不是成天冲着冠军想法的人,只是可能比别人有天分,但体能或其他方面就输给别人。以前我的体能和实力到位,思想却不成熟,现在我的思想到位了,不过体能却已下降。”

另一个遗憾是当年不够坚持,太早离开国家队,“28岁离开国家队确实有点早,有时看到年龄跟我相仿,还在球场上的其他国家球员,我也会想,如果我继续留在国家队,可能还能打下去。”

ADVERTISEMENT

尽管如此,他说:“时间已经过去,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人生没有遗憾就不叫人生,生活总不能十全十美,要是我有更高的成就,或许现在就不会想尝试新事物,至少我有从过去经验中反省,接下来就不要重犯。若我有机会成为教练,我也不会给球员犯同样的错误。”

疫情影响不能出国比赛,转换跑道做脸书直播做生意

离开国家队后,陈文宏成为了自由球员,先后跟古健杰、亨德拉、柳延星、金沙朗等球员搭档过,依旧过回跟往常一样的生活,直到去年疫情在我国暴发,他无法参赛,促使他开始思考,不能打球后能做什么。

陈文宏(左)成为自由球员后,曾跟印尼名将亨德拉搭档过。(本报资料中心)
陈文宏(左)成为自由球员后,曾跟印尼名将亨德拉搭档过。(本报资料中心)

在朋友的提议之下,他尝试通过自己的脸书专页做直播,跟网友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羽毛球、偶尔贩卖产品,甚至邀请其他球员一起聊天,还有分析羽球赛事等。

“疫情暴发至今已有一年多,我一直坐在家里等也不是办法,而且撇开纪律不谈,我在羽球界的成就算不错,有一定价值,但在去年,我感觉有很多人会忘记我,其实有一定成绩又算什么,至少现在社交媒体可以让大众还记得我。”

做第一场直播时,他把镜头朝外,并没有对着镜头说话,后来慢慢熟悉,加上反应不错,累积了不少观看人数,逐渐增强他的信心,还越做越上瘾。

ADVERTISEMENT

他拿起了一瓶矿泉水先递给记者,随后再打开另一瓶,喝下一口水后,继续说道:“做直播不可以冷场,所以头脑要转得快,不停地说话,我也没有向别人讨教或上课,只是从一些好的平台学习别人的直播技巧。”

陈文宏了解留言获得回复,会让人感到开心,因此他几乎都会回应网友的留言,这也是网民喜爱观赏他直播的原因。

对他来说,经营直播平台的挑战是要构思新题材来维持观看人数,“我没有先想怎样赚钱,而是先想如何经营好社交平台,只要把平台经营好,自然而然就会有机会找上门来。”

网络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他从去年刚开始直播的8个月内,就已接获3项代言邀约,“有做就有机会,如果我从去年3月一直待在家里,只想着要参加比赛,没有尝试直播,就不会有今天的收成,只是有了观看人数,要如何从中赚钱,又是另一道难题。”

因疫情缘故,陈文宏开始通过自己的脸书专页做直播,累积了不少观看人数。(受访者提供)
因疫情缘故,陈文宏开始通过自己的脸书专页做直播,累积了不少观看人数。(受访者提供)

目前他还有经营食品生意,并在3个月前,设立了拍摄短片的制作公司,直播方面,也会尝试用马来文来分享,以开拓更大的市场。

“疫情还不稳定,就算有计划,也不一定能执行,现在我是走一步算一步,要不断寻找新契机,不要停留在原地就好,只要不放弃,就不会对未来感到彷徨不安。”

ADVERTISEMENT

询及疫情稳定后,有否考虑重回球场,他透露,约半年前,他去拔智慧牙,结果拉扯到神经线,导致整只手麻痹,起初连球都接不到,现在已恢复80%左右,但仍无法杀球。

尽管如此,若有机会,他还是会回到球场,“我现在不打,等到我40岁要打都没得打,每个阶段参赛都有不同心情,以前比赛要争冠军,现在则带着享受的心情参赛。”

谈及羽球在他生命中扮演的角色,“羽球给了我成名的机会,只可惜自己不懂得珍惜,我打羽球已二十多年,肯定喜欢羽球,如果下一世我还有同样的天分,就不得了,我还会再打。”陈文宏挺直身体,面带笑容,自信满满地说道。

相关文章:
非常人物/生活梦想家Cikgu Ayu:我相信这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
非常人物/本地笑匠林有信(Douglas Lim) 用幽默消解生活苦闷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