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昔日专栏午夜踱步
10:00am 29/06/2021
赵少杰/岁月并没有冲淡任何色彩
作者: 赵少杰
4377TLK2021624234769645609.jpg

因为FMCO不断延长的关系,一个人在家总得做些什么才能过日子,那些常年堆积在屋内外各个角落的柜子和箱子,变成了墙体的一部分(有些被白蚁蛀得七七八八),若不一一将它们打开,还真不晓得原来家里收藏了那么多东西,它们早已被家人们遗忘,就这样默默地存在着,直到再也无法忍受脏乱而丢弃,然而当有些物件进入眼帘时,还是会勾起一些儿时的记忆,收拾的工作就这样又再次停顿下来。

ADVERTISEMENT

每天吃完早餐就开始收拾家里堆积多年的杂物,这几乎成为了行动管制令下的生活重点。除了打开各个房间里的衣柜,廊道上也排列了一些老旧的厨房碗柜,里头塞满了母亲收藏的玻璃瓶和各种容器,母亲总是这样说:“留下来,总会找到它的用处嘛。”架子上也挂满了母亲留下的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其中包括一些干货,如干粽叶和绑粽子用的草绳。从小我就非常爱吃粽子,由于我家是天主教的关系,我们没有包粽子祭拜祖先的习俗,因此总是期待邻居拜拜后,分送一些粽子给我们吃。

4377TLK2021624234759645607.jpg

为了孩子想吃粽子的念头,母亲只好请邻居阿姨教她包粽子,总是不厌其烦地忙忙碌碌,为了让我们吃到那一颗热腾腾、油滋滋的粽子。从此我们再也不必望着邻居家的祭祖台上的粽子垂涎三尺,母亲看见我们馋嘴的模样,让我们肆意地吃粽子,爱吃多少她就包多少,后来老爸生病了,母亲很少自己动手包粽子了,但无论如何总会去外头购买几颗放在冰库等我回家吃。除了咸肉粽,母亲也会为我准备碱水粽,因为我俩最爱黄腾腾的碱水粽,小小的粽子沾上椰浆黑糖,两人三几口就将一捆碱水粽解决掉,老爸不能吃,只能干着眼看我们吃,母学再去请教邻居阿姨学习包“糙米粽”,但是口感不太好,老爸也不怎么喜欢吃,母亲就干脆放弃了。

母亲年轻的时候,曾到大山脚市镇上学习裁缝课程,墙上挂着是她第七届胡姬女服缝纫传习所的毕业照,照片中全体学员所穿的迷你连身裙,是她们的毕业考试作品,母亲还说那时候的女生一定要学会缝衣服才能嫁得出去,难怪小时候全家的衣服、小学制服、邻居家太太的裙子、家里的窗帘、枕头套、床单……都是她一针一线缝制的。记得那时候爸妈喜欢周末到镇上逛逛,我们总会在大街上的布庄逗留很久,母亲忙着寻找她的布料,我们则在一大堆布卷间躲藏,直到母亲大声呼叫我们的名字才赶紧奔去门前跟她会合,母亲也会到火车站附近的书店购买最流行的服装样本书,我们则蹲在地上看漫画。

在爸妈房间的衣柜里,发现塞在柜子里深处有好一些布,那些应该都是母亲之前在大山脚镇上布庄购买的花布,夹杂在这些布料中,有好几张母亲缝制的百家拼布椅垫,这一件件色彩艳丽的百家拼布,应该就是母亲将剩余的小碎布拼贴缝制而成,不知为何母亲将它们收在衣柜里舍不得使用,这几张薄薄的椅垫,年代久远,背面的花布已有些斑驳的污渍,但是无损它们细致的拼贴美感,仔细观赏这些碎布上的花草图案,更能感受整个时代的改变,越显珍贵。

4377TLK2021624234769645608.jpg

4377TLK2021624234779645610.jpg

FMCO在家线上工作之余,每天除了收拾,就是守在电脑前观看《绿光剧团》的“人间条件”系列舞台剧,结果连续6天看6部舞台剧,每天都是哭到不行。剧中母亲的角色总是让我想起自己母亲,以及关于她的点点滴滴。剧终后导演吴念真总会出现叙说他的感言,那一句句不断重复的嘱咐:“要平安哦!要幸福哦!”疫情当下,简直句句催泪啊。

在所有关于母亲的记忆,不断地在杂物堆中、舞台剧、生活里交错着,我一直以为很多记忆都会随着时间而变得模糊,所有色彩都会随着阳光的曝晒而渐渐失去色彩,如同屋子的外墙、墙上的老照片、水彩画亦是如此,那些被爸妈收藏在柜子里的东西,也会随着一袋袋的垃圾慢慢减少,慢慢淡去。屋子终于被清空了一些,但是留下的其实还很多,像是那一张张椅垫,岁月并没有将拼布上的图案和色彩冲淡,它只是将时间慢慢地缩短、减少,最后剩下的可能都是仅存的记忆,而记忆会随着被雨水洗刷过的墙,开始长满青苔,轮廓也将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相关文章:

赵少杰/把一整个童年收在橱柜里

赵少杰/它不只是一个杯垫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