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2/07/2021
粉墨勾兰/通俗杂交励志──《疫爆》百密三疏
作者: 粉墨勾兰 摄影:廖羽玮/尤筱蕙
李霖(郭碧容饰)是贯串全剧的功能人物,在戏份上可视为第一女主角。
李霖(郭碧容饰)是贯串全剧的功能人物,在戏份上可视为第一女主角。

《疫爆》通过实习医生李霖的第一天上班开始,带观众“游览”这所“国防传染病研究院”,窥视里面的人与事。这是研制病毒特效药的地方,也是一家医院,接受自愿试药的病患。于是我们看到了:踌躇满志的教授、竭力平衡的院长、压力山大的医生护士、绝望等死的各色病患……这是通俗剧+励志电影的杂交作品。通俗剧长于煽情的情节诉诸观众情绪,从而引发激情。所以我们看到医生护士闹分手、病患家属生离死别、院长教授互别苗头,教授助手磨合、病人相濡以沫……励志片是描述主人公克服重重困难和阻碍,最终取得成功的片种。本剧担当励志的无疑就是发明解药的秦教授了。

通俗剧也是一种审美取向;而好的励志片可以告诉人们如何克服困难,“特别是克服困难时期的心理煎熬。”所以《疫爆》的出现,及其创作形式的选择,是可以肯定的。本剧在线上放映10场,据说收获三百多份观后感,且多不吝溢美之辞。身为贺世平创作的长期观察者,我想通过剧中主要人物的刻画,或情节安排所引发的一些问题,提供另一面的参考。

违背逻辑与相互矛盾

李霖是贯串全剧的功能人物,在戏份上可视为第一女主角。但这是一个“被牺牲”的人物,编剧为满足其功能作用,将她“拔苗助长”,但实际效果并未如愿。例如一,为达到其叙述者功能,让她屡屡违反医院不准用手机的条规——一有空就自拍录像,像网红那样向观众报告医院的情况。一次还被院长逮到——原来是院长要带她去庆生。生日者大,免罚。二,李霖和教授的关系设置是典型的不打不相识,最后成知交。既是通俗剧人物设置,这一点可以理解。但愣是把李霖在实习期间就接秦教授的班,接管特效药研发部门的位子,在戏的最后拿着扩建病毒实验室的计划书去要求院长呈交,并义正词严地“教育”院长,这就有点儿太不可思议了。

生离死别的一幕:接受试药的病人(童可慧饰)生死未卜(导演说由观众决定),坐病床边是姐姐(张凌晗饰)。
生离死别的一幕:接受试药的病人(童可慧饰)生死未卜(导演说由观众决定),坐病床边是姐姐(张凌晗饰)。
剧中多次出现的伤感场面:张凌晗(左)饰护士长安慰崩溃的护士(余妙佳饰)。
剧中多次出现的伤感场面:张凌晗(左)饰护士长安慰崩溃的护士(余妙佳饰)。

秦教授是资深医学专家,一出场就让他违反标准作业程序——不戴口罩,目的显然是要突出人物的叛逆出格形象,却得不偿失地削弱了人物的现实感。同时很快又将其打脸——让他在院长面前认怂,乖乖戴上口罩。关于不戴口罩,在绿园区又出现了一次。剧评人陈伟光说得直接:编剧目的让演员露脸。戏剧借人物台词透露绿园区可以过滤病毒,所以不必戴口罩。但紧接着又安排唐医生来打脸,于是又乖乖地戴上了。可以说,这两次口罩戴与不戴,暴露了编剧思维的不缜密,一摘一戴对人物刻画或戏剧动作毫无帮助,徒落得个不良示范口实。无独有偶,不良示范陆续有来:在另一场戏,为了表现医务人员之间的友爱亲密,李霖看到同事对着吃了两口的盒饭发呆,出于关心,就和她交换盒饭吃——编剧无视交叉感染的危险。

本剧的主要戏剧冲突如要说是“抢救生命及其阻力”的话显然也不合适。因为抢救者这一方看起来虽有些小打小闹,但基本上还是万众一心地奔赴战线。连一开始稍露霸气,让观众误以为就是奸角的院长,三两下就做回好人了。这是一个没有反派的戏剧,必然是一团和气,万事好商量。那么秦教授坚持用不经过国防部、卫生部、委员会三方面批准的药物为厨子治疗,然后厨子死去,秦教授被控诉,就是最大的冲突了。但最后秦教授又被平反了,原因是厨子留了一条视频说他是自愿试药的。到这里可叫人纳闷了,说好的三高层批准的规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

发明解药的秦教授(王子航饰)在剧中担当励志;吴佩怡饰演的院长做不成坏人。
发明解药的秦教授(王子航饰)在剧中担当励志;吴佩怡饰演的院长做不成坏人。

不够彻底的极近写实姿态

戏后问导演故事的地点,是哪里的“国防传染病研究院”?答:“地点、背景模糊”,又说:“从语言服饰来看,制作还是受区域所限”。我觉得世平有自知之明。但他显然也小觑了“语言”设置对追求“模糊背景”的破坏:剧中人物取英文名、说话夹杂英语或方言口头禅,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回本地时空。这非但没有达到“模糊背景”的目标,还连带出另一矛盾:让误以为是写实剧的观众感觉写实的不彻底。

通俗剧长于煽情的情节诉诸观众情绪,从而引发激情。剧中医生(廖羽玮饰)护士(罗伊雯饰)闹分手。
通俗剧长于煽情的情节诉诸观众情绪,从而引发激情。剧中医生(廖羽玮饰)护士(罗伊雯饰)闹分手。

《疫爆》海报没有编剧名字,宣传文案里看到:“剧本从零到有,由所有参与的同学共同创作”。可以理解,就像世平许多剧本那样,编剧署名总是“贺世平主持之集体即兴创作,参与创作:全体演员”。集体即兴创作对学生是有益的学习,让他们获得宝贵编剧技能与经验。亚洲以集体即兴创作华语戏剧最有名的是赖声川。世平也曾坦言影响他最多的戏剧人就是赖声川。但世平也许没注意到赖声川曾提过集体即兴戏剧参与者的先决条件是戏剧经验丰富,而且成员彼此之间熟络。身为新纪元讲师,世平与学生固然朝暮相处而熟络,但学生毕竟是人生与戏剧经验单薄的人群,企图从他们身上获取更多的创作资源未免不切实际,这或许可解释《疫爆》多有疏漏之故了。

更多文章:

粤剧,一门博大精深的传统艺术

吴伟才/我对过往、当下、未来的表述

谭宝婷/艺术无国界 让马来西亚因艺术而精彩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