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评论浅谈轻说
18/07/2021
李群熙 | 白旗飘飘,你伸出援手了吗?
作者: 李群熙

5月底,政府鉴于疫情日益严重,遂从6月1日起,再次实施全面封锁的行管令,现已无限期延长。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当局的如意算盘是实行后,疫情将慢慢缓和。孰料,事与愿违,疫情反而一路破纪录的飙升至万例以上,死亡人数也节节上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卫生总监诺希山还警告道:“更糟情况或要来了”。有医生哀叹:仿佛走在一条又深又暗的隧道,看不到尽头、望不见曙光、没了希望。

叫人感慨万千的是:在大马沦为失败国的当儿,有政客犹死抱权位不放,也有人为争上位,斗得头破血流,完全不顾百姓的死活。正是:将帅无能,祸至百姓。

6月28日凌晨,一名住在雪州加影附近的56岁华裔男子,在人来人往的无拉港的一条行人天桥上吊轻生,那触目惊心的画面令观者无不战竦和心酸。他一家6口,有5人感染病毒,死者疑是不堪病毒的折磨和经济压力,才选择自我了断。

ADVERTISEMENT

当晚,吉兰丹的聂法莎在脸书发文呼吁需要援助的家庭,挂白旗求助。她说:当你走投无路时,就举白旗求救吧。

通常举白旗意指投降,例如1942年2月15日,新加坡驻新英军总司令白思华亲举白旗向山下奉文投降。

但最近,我国给了举白旗另一层意思一一对外求助。

举白旗,看似软弱的行为,实际上,它具有极积的意义:既表达了人们求生的坚强信念,亦突出对无能的当局的控诉。

家在吉隆坡甲洞,单亲,50岁的莫哈末原是德士司机,因车祸致残,改以出售零食谋生,因行管令无法营业,家中又有两名女儿,迫得竖白旗求援。

他表示,不在乎外人的眼光,因为这已是他最后的求生手段。

ADVERTISEMENT

住在马六甲亚罗牙也,同样单亲的雅谷(54岁),家有年龄介于9至17岁的3名子女,是一名罗厘司机,自全国封锁后便失业,面临断炊困境,只好竖白旗求救。

有6个孩子的50岁的罗哈雅说,眼看著仅有的一点积蓄越来越少,在过去几天,都没有白米下肚,仅能食饼干填饱肚子。

白旗飘飘,激起千层浪、唤醒更多人的恻隐之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自小罹患小儿麻痺症,需装上义肢的大山脚的张初忠,靠卖鸡饭维持一家6口生计,感恩曾接受热心人士支助,每日赠送30包椰浆饭给有需要的人。他说:我会打包足够的佐料,给他们吃饱。

伴随著民间自主的白旗行动,食物库亦遍地开花。新山某贸易东主,在店外设立食物库,救济有需要的人。近日,发现架上多了很多物质,原来是3位善心人士于不同时间,悄悄补货后就离开,让人十分感动。

心系家乡疫情的在狮城担任巴士车长的练先生和黄先生发起筹款运动,3天内,筹得一万零吉发给新山区的贫户。

ADVERTISEMENT

柔佛州老友会亦不落人后,不久前,响应邓授文老朋友的吁请,在老友内部筹了几千令吉给予支持,后又得到热心朋友捐助7千余令吉,最近,新加坡的一群老朋友也捐来新币2650元及马币2000令吉,合共约1万令吉,支助穷苦家庭。

疫情下,团体,社团,个人不分种族,出钱出力,展现大爱无疆,不分种族宗教的崇高精神,促进民族和睦。把坏事变成好事。

当有些人还在愁下一餐要吃什么,很多食物都吃腻了,十八般厨艺也展现完了,不知下一餐吃什么才好时,请为那些还在愁下一餐不知在那里的贫苦大众伸出援手吧。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