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31/07/2021
人鸽之战/达拉(新山)
作者: 达拉(新山)

我和内人一起到附近的神料店,对老板说要买“甘文烟”。老板是一位戴眼镜的斯文中年人,我看他很健谈,和蔼可亲,便向他请教:“我家楼上后面房间的窗口屋檐上,每天傍晚都有鸽子飞来歇脚群聚,顺便在窗前留下一堆粪便,一打开窗就看到和嗅到米田共的味道,很令人厌恶。有人说烧甘文烟可以驱逐它们,请问老板,有効吗?”

其实在这之前,我曾挥动长竹竿大声驱赶,它们却慢条斯理的飞去对面的屋檐,知道你鞭长莫及,好整以暇歪头摆脑的瞧着你,好像说:你又能奈我何!就像猫一样狡黠——在远处瞧着你,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少理会;敌再动,我才轻移“莲”步飞向更高处!

有朋友说用废弃的数个光盘,悬挂在它们时常歇脚的地方,随风摇晃并借太阳的反光吓唬它们。徧徧要悬挂的地方比较高,用梯子又担心压碎瓦片,只好手脚并用,一只手紧紧抓住着窗户的铁条,一只手用可强力粘贴、已连着光盘的小挂勾用力压在水泥墙上,单手单脚得像做伸展运动极限的、尽力的才算完成六七个粘贴光盘的任务。(只恨爹娘没有给我再生多一双手脚。)好不容易从窗户爬下来,双手却因用力过度而一阵阵剧痛,约数分钟才恢复原状。还以为今后可以高枕无忧,但我是太高估自己,低估敌人了!它们还是照闯禁区,毫不犹豫、毫不在意、毫不畏惧并不时发出“嘿咻!嘿咻”的叫声,告诉你,我们又来了!

我也曾经想过用儿时玩过的“拉士的”(一种用弹簧通过强拉小石头或弹珠来射击小鸟的玩具)来对付它们,但想想还是于心不忍,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想置它们于死地。而且我的邻居也曾因用拉士的射击乌鸦,误中对面房屋的玻璃窗,引起一些争执,投鼠忌器,这是比较危险的方法。

其实用长竹竿驱逐或者有些効果,它们一觉察我将武器伸出窗外就会“嘿咻!嘿咻!”机警的飞去对面,不敢再回来。只是鸽群的兄弟姐妹实在太多了,赶走了A、B、C,而D、E、F不知情,不知道这里有危险,还是照样轮班式的飞来,真是伤透脑筋!

神料店的老板倒是个“君子好财,取之有道”的仁人君子,他宁愿少做生意,买卖不成仁义在。他告诉我说:“甘文烟是起不了作用的,烟消云散后味道没有了,它们又会倒回来的。”

“那要怎么办?”我苦恼的说。我几乎每天都去窗前大水冲、小水洗,重复的做,不断的洗洗刷刷,希望有什么神机妙法能一劳永逸。

“你去超市园艺部门吧,在那里可以找到塑料的小板块,上面密密麻麻的竖立着不能立足的、向上的硬交支,然后再买万能胶粘贴在鸽子时常歇脚的地方,它们无立足之地,就不会再来了。”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

鸽子也会严守SOP

我们到一间一律专售6令吉商品的销售店,向职员说明来意,他马上带我们到有关部门出示多样的款式。原来还真的有这样的产品,真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这个约8吋长的胶块,我心里磨蹭着,要多少块才够啊?前后左右上下都要铺,最少要20个才够。一个6令吉,20个就120令吉,再加上工钱最少200令吉,一共要三四百令吉。

请别说自己来干,我有惧高症。而且我上次在政府诊所复诊时,遇到朋友甲君坐着轮椅,膝盖包裹着重重的纱布石膏。我问他,到底怎么回事?跑步如飞,身轻如燕的他为什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他苦笑着摇摇头:“哪,为了几颗红毛丹,用梯子爬上树,不小心掉了下来!不是红毛丹掉了下来,是我掉了下来!”

为了省两百多令吉,因小失大,我还不想如甲君那样哭笑不得的坐轮椅呢!

我手上摆弄着几个产品,心里挂着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的盘算着,最后对内人说,先回家再斟酌、再睇睇下点(广东话:再看一下)再说吧!

就这样,回到家里,在沙发上躺着。刚好几天后暴发了冠病灾难,而且越来越严峻,MCO严格地执行,就算要有动作,建筑工友也不能上门工作。只好“睇下点”,看一步走一步了。居家期间我还是每天抓紧长竹竿举向天空、挥向鸽群;我还是提着水桶扫帚,大力倒水冲向米田共,大力的洗洗刷刷。心里不停地抱怨:这是什么和平鸽?害我吃这么多苦!

记得鸽群起初“光顾”我们家时,某个傍晚时分我正在楼下阅读写作,听到后面橱房天井上的塑料屋顶盖有“滴、滴、滴”如雨点打击的声音,担心大雨淋湿窗前桌上的书本,正想冲上楼去关窗口。抬头望向窗外,火红的夕阳正缓缓躲在云彩后面,这样的天气怎么会下雨呢?雨点是从哪里降落呢?

好奇的三步并作两步飞奔上楼,到后面的小房观望,推开了窗门,几只鸽子慌张的飞向对面邻居的屋檐下,还对我歪头摆脑的发出“嘿咻!嘿咻”叫声。

从那时候起,几乎每天傍晚和晚上它们都准时光临寒舍,好像约好了,三三两两一起到来群聚,我怎样想方设法都没有办法驱走它们。

说也奇怪,到了政府实施MCO的后期,它们好像忽然一下转移了阵地,奇迹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一只鸽子也没有登门拜访,就算是飞过掠过路过也不屑一顾,是不是患上失忆症?记不起在我们家屋檐上的美好时光?难道它们也怕这严峻的人类浩劫疫情,也会严守SOP?

无论如何,真的谢天谢地!希望它们不要再来。请不要再让我听到不是雨点的“嘀!嘀!嘀”声!还有那“嘿咻!嘿咻”的叫声。

楼上两间后房平时是空着没有人住的,国外的儿女们一年才回来一次,倒是新加坡工作的二女儿隔两个星期就回来留宿。平时会打开那两扇窗口,让空气流通、让阳光洒进来。自从飞鸽来捣蛋后,就一直关得紧紧的。希望这场人鸽战争结束后,还我后院、后窗一片清新、一片宁静淡泊吧!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