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绵里藏心
31/07/2021
何俐萍.国盟的处境,砂盟的忐忑
作者: 何俐萍

坦白说,砂盟(GPS)已经错过了举行州选举的最佳时机。无论是接下来的8月、9月、10月,或是真以疫情为最好的理由,获允许再延宕到明年,砂盟的处境都可能是如坐针毡。

去年,当新加坡在疫情最严重时,李显龙以迅雷之势宣布解散新加坡国会举行选举,砂盟其实是有意仿傚也来一场疫情中的选举,但终究还是错估形势,没有打铁趁热,错过了轻易拿下未来5年政权的最佳契机,以致于如今的砂拉越政府被疫情搞到焦头烂额,外加国盟政府的表现欠奉,此刻的砂盟其实是背腹受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尽管砂盟一再宣称,没有加盟国盟,两者之间只是伙伴的关系,但关键时刻的力挺说明了彼此是相附依靠,也互相利用的暖昧关系。当砂盟靠国盟而一洗在希盟执政时期处处受束缚的颓势,同样的,国盟众部长这段日子的差劲和脱序的表现,也连带让砂盟饱受批评。国盟的处处不争气,这笔烂帐,作为伙伴也逃脱不了得“有难同當”,任你如何百般牵强解释只是入阁不入盟,冷眼旁观的百姓又岂是天真无知的一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前天,一位代议士向我透露了所谓的最新消息,砂政府与联邦已达成默契,州选佳期就在今年的10月。但政治的变化太快,快到让人无法掌握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当慕尤丁领导的政府面对国家元首的训斥还坚持国盟是依法律行事,接下来政局必然又是波涛汹涌,同在一艘船的砂盟真能老神在在吗?

国盟会不会因为这次的宪政危机而瓦解,没有人敢笃定说不会。不能否定的事实是,在晦暗不明的政局中,国盟政府也确实是苟延残喘,能不能撑到届满,相信政局中人都有所保留。若说,慕尤丁因为形势所逼,不得已解散国会还政予民,则多年来国州选不同步也来到全新的分水岭,至少来届砂选举与国会选举同步举行的可能性已经大大提高。

2018年的国会选举,砂拉越政府本想延续阿德南的神话效应在国选的疆域上占据绝大的优势,但改朝换代的呼声太强烈,以致于隔着南中国海的砂沙两州政府都难以抵挡这波冲击。在这场大马人引以为傲的不流血变天中,大马人首次见证历史性的政党轮替,由国阵领导的沙巴政府也宣告变天,砂国阵当时仅能保住19席、丢失12席的战绩续保住政权,有史以来最差的战绩也在那一夜让砂国阵领袖个个神色凝重不语。

ADVERTISEMENT

不是人民沒有給國盟政府表現的機會,但抗疫一年多來的表現人民"有目共睹",部長們頻鬧笑話和凸槌的表現,經濟大環境的不景氣,民間的怨氣日積月累,發泄的渠道就在來臨的選舉。

而砂盟即使在主场仍占有优势,但隐患依然在,包括犀鸟的新标志还未能深入民心,城市选区极有可能是覆水难收,国盟表现加分不成反倒拖累砂盟节节被扣分。一旦换政府再一次成为全民共识,与国盟同在一艘船上的砂盟,只在地利上稍占上风,缺乏天时、人和的条件,处境亦受关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