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31/07/2021
扫落叶/谢阳声(大港)
作者: 谢阳声(大港)

门前一株菩提,那年迁居信手栽下。十多年以后,现下已经把身高站成一树浓荫,每天张开双臂泼洒着一头秀绿,喜滋滋地演绎它的壮年。

从主人房推窗下望,可以见到它浓密的头顶在风里摇曳得神气闪闪,实在叫人称羡。有时在客厅用电脑打字,眼皮累了,一个转身,它就可以把娇媚一堆一堆的不吝泼来给你,顿时叫人心旷神怡。

层层叠叠簇拥得亲密不已的娇绿,这段日子联手把它的身躯催得颇见憔悴。有舍才能得,因此它开始毫不客气大把大把地落叶。我每一回移步树下举头望之,总觉得它尚有满树青春正待挥洒,尽管落吧!唐人白乐天有诗说,落叶满阶红不扫,那是在哀悼一个凄凉,咎由自取的朝代。我没有诗人悲天悯人的胸襟与诗才。满地的落叶有碍视野,我不得不殷勤扫。

有时风雨联手掩来,它就惊得手忙脚乱,乱枝颤抖,跟着便忙不迭将一片一片的树叶交给风雨去发落。有时清风只是略带玩笑轻声经过,它也认真得将片片往地下派送。我每个傍晚,或是清晨,拎把低头清扫,每一片都是一声的叹息。仰头,顶上那一片挂着得意的轻笑,笑看地下一片片卷着落寞的干黄。得意什么呢?今日的青葱,不日便焦黄。生命本就如此。

扫心尘练性子

有时我好不容易才把满地扫得赏心悦目,只隔了一早晨便又是满地相思与垂泪;有时我才刚扫去前脚,后脚跟已不知道什么时候,静悄悄地盖着枯萎的生命。风一卷,吱吱嘎嘎的。轻叹。真的是此方扫将去,后方又复来。

这样反复往来地打扫,不是很恼人吗?所以也有把它砍了的念头。后来想一想,十年树木,砍树岂不易哉!更何况,落叶乃生命循环反复的自然现象,树木每天馈我忠忠直直的荫蔽,每日早晚见之,如见老朋友之叙旧,我又何忍斫之?再说,扫落叶,恰似扫心尘,练性子,是一种修养的操练呢!

于是乎,心气烦躁时,我扫落叶;心舒情畅时,我扫落叶。扫罢落叶,举目满地清爽,邻里抛来感激的点头,气躁之心也跟着烟消云散;扫罢落叶,偶尔还能掬得佳句几句,浇我写字灵感之枯干。每一回扫罢落叶归去之际,我总不忘回望那成堆之绣,它总是哈哈颤笑,似乎笑我的不知量力。

有什么要紧呢?你有你的娇,我有我的扫。扫落叶,练心性,我乐得每日扫之。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