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31/07/2021
达祖丁教授.国阵、民兴党和砂盟救国时刻
作者: 达祖丁教授(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随着来自伊党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最近在国会“汇报”中制造了巨大的失误,为4个政党重新敞开了重置大马的大门。目前,这些政党不是在为大马考虑,而是在考虑他们的个人欲望,他们的种族和他们的子民。

我想沙巴和砂拉越的政治人物会问,这对他们和他们的州民有什么好处?这是一个政治上的公正问题,但我必须提醒这两个政党,他们都是大马的一部分。如果大马在无能和自私领袖的领导下成为一个失败的国家,我们都深受其害。现任政权的领导层已经显示它有能力摧毁议会民主制,同时也摧毁了所有国民神圣的自治权和我们孩子的未来,用他们的种族和宗教及自我满足的政治来取而代之。民兴党和砂政盟必须放眼大局和未来,而不是满足于眼前,虽然这看似合情合理,但实际上是一种缓慢的毒药,会让两个州属走向死亡和毁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巫统仍在玩弄政治,想继续在一个已经走投无路的联盟中当上首领。巫统想成为国盟的领导并为自己辩解说,自从他们同意合作以来,他们从未参与过这个政府的失误。对不起啦,巫统别开玩笑了。大家都知道,从喜来登行动的第一天起,巫统部长感染群就对国盟大加赞赏。喜来登行动中出现的种种好处,让巫统部长和政府相关公司集团成员无法思考,甚至寸步难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像莫哈末哈山和卡立诺丁这样的巫统领袖必须重新改造他们的政党,与他们“所谓”的讨人厌的团体——安华和行动党在一起。除非巫统决定与安华和行动党在一起,否则巫统的新政治将永远不会出现。一个新大马只能由不同的父母赋予生命,而不是由像伊党、土团党和巫统这样的近亲繁殖的种族政党。如果巫统仍然留在国盟,并成功扛起领导者的角色,大马人将拒绝它,大多数马来人也将拒绝它,因为他们对疫情和关怀人民配套的失败深有体会。

对于马华,我可以说什么呢?他们还会支持这个以马来人和伊斯兰为基础的政党,以确保在政府中有一些“华裔”的存在吗?如此高尚,真的是这样吗?我不这么认为。马来人有句谚语“seekor kerbau membawa lumpur habis semua terpalit”。意思是如果一头水牛身上带着屎,牛圈里的其他水牛都会发臭。华裔有什么好处,马华会问。同样的,对于沙巴和砂拉越人,我的回答是我们都是大马人啦。马来人、华人、沙巴人和砂拉越人在政治上的部落主义只能赢得小小的胜利,但会输掉所有人的马来西亚。

国家元首在他的两封信中显示了其正直。巫统、民兴党、砂政盟和马华的政治人物什么时候才能展示他们作为一个真正的大马人的承诺?我们不应该让陛下处于这种尴尬的境地,因为大马的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问题……普通人的问题。我们应该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不是依赖别人。陛下原本可以保持沉默,也许可以从国盟得到很多好处,但陛下没有这样做。在这一天,我为自己是大马公民而感到羞愧,因为我们作为公民而投选出的国会议员选择为自己和自己的种族或子民着想,而不是像陛下一样,为我们大马儿童的未来着想。想到我们神圣的民主制度躺在封建主义的象征——马来苏丹的脚下,我感到震惊和羞愧,也感到谦卑。惭愧,惭愧,非常惭愧。

ADVERTISEMENT

国家元首已经用他的两封信撬开了一个小缺口。让我们不要再等到他的第三封信。现在的错误取决于巫统、民兴党、砂政盟和马华,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将看到议会民主制在我们心爱的国家的最后日子。让我们为我们的孩子哭泣,想想当我们失去了本应属于他们的公民权及自己出生地的权利时,我们应该对他们说些什么。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The chance for Umno, Warisan, MCA and GPS to save Malaysia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