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优活
20/08/2021
【爱长在】给长者一个空巢的“家”? 还是一个安居的“家”?
作者: 张露华(记者)

【長者養老篇】

给长者一个空巢的“家”?还是一个安居的“家”?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老有所依,老有所居,除了家之外,老人院、养老院是不是就等于无奈之下的选择?孩子把父母送入老人院就是不孝的做法?

在华人传统价值观里,孝道是非常重要的观念,把父母照顾到终老是孩子的责任。然而在现代家庭结构改变下,孩子婚后组织小家庭或外地工作,留下家乡的空巢老人。

与其让长者留守空巢,把他们送入就近的养老院,方便照应与探望,会不会是另一种孝顺的转念?是要为长者保留一个空巢的“家”,还是给他们一个安居的“家”?马来西亚又是否能够找到这样理想的养老居?

ADVERTISEMENT

陈楚南
陈楚南

在澳洲经营养老事业约二十年经验的陈楚南认为,华人重视孝道,但不意味陪着老人到老就是孝顺的孩子。“孝”不一定是孩子陪伴老人到老,而是能够为父母创造一个环境,让他们老年更健康、快乐,为未来感到安心,才是孝道最高境界。

“过去二十多年我照顾了千多位老人家,每个人有自己的故事,这样的事情我看太多了,长者与孩子同住不一定就是快乐。昆士兰大学一位教授针对两代代沟问题做了一项研究,找了一百多对与成年孩子同住的长者,几乎所有长者是说无奈,孩子则说负担,不只金钱,还有精神负担。”

养老院办得好,老人住得开心舒适

早在80年代,陈楚南在吉隆坡当工程师,后来父亲在老家中风,所以就辞职回家与姐姐一起照顾父亲终老。那一年多时间,让他们体会照顾长者的酸甜苦辣。

那时候他常自问,为何孝顺与事业或家庭无法两全其美。直至后来他移民澳洲后,接触很多移民当地的华人,因为语文、饮食差异,老年生活过得很不愉快。从这些老人身上,他终于找到答案,就是没有一所可以让家人放心的护理中心,所以心里头就想为这些长者的安养困境做一些事情。

“之后我发现澳洲的老人,因为养老设施很好,孩子不在身边也很开心,我研究之后开了一家养老院。当这所养老院成功之后,我把这个概念带回去古来,开始了一家与澳洲相同概念的长者护理中心,回馈同乡,让他们也能得到很好的养老照顾。”

ADVERTISEMENT

也是澳洲颐康环球集团创办人的陈楚南,主张养老院必须兼顾四个H,那就是家(HOME)、酒店(HOTEL)、度假村(HOLIDAY RESORT)及医院(HOSPITAL)。

他解释,没有人希望离开家,所以就创造另一个家让长者居住;养老院如酒店,才能吸引改变人们对老人院的看法,进而愿意靠近;度假村,让长者觉得有度假的感觉。最后是医院,必须要有医疗照顾基础,但却没有医院感觉。

“把这4个因素结合起来,就是一个很理想的老人院,孩子也不会觉得内疚,长者解决了安养问题,无论任何情况都可以住到终年。”

陈楚南提到,他在澳洲经营的养老院,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华人,很多华人因为面子问题不敢把父母送老人院。在各地区华人当中,台湾人最注重孝道,新加坡第二,大马第三,香港、澳洲最能接受养老院概念。

“只要是一所好的养老院,这些面子、观念的问题都可以改变,在养老院也可以度过一个快乐的晚年。”

ADVERTISEMENT

部分老人院面临财政压力,进而影响照护品质

如何养老,最终还是回归到经济能力。

阿弥陀佛援助总会分行经理兼老人院院长叶校廷表示,大马老人院有3类,分别是政府经营、非营利机构及慈善团体,和私人机构。前两者是靠政府资助与大众捐助,后者则是收费经营。

叶校廷
叶校廷

她表示,当然营利性质的疗养院,有专业护理人员,需要护理的长者往往都需要这种疗养院。不过,以目前的情况来说,中小型老人院还是占大多数,都是由非专业人员经营或负责,让可自理或半自理的老人入住,少数慈善性质老人院,会收留一些完全不能自理的老人。

“谈到费用上面,政府或慈善团体办的老人院,大部分都是全免或象征式收费,从100至1000令吉不等,而私营养老院则属小型性质,收费从1500至3000令吉不等。而中大型的养老院收费可以高达3000至6000令吉,所以这类的养老院都是以中上阶层为主。”

她坦承,非营利或慈善团体经营的老人院收入是主要难题,因为主要收入来源都是靠民众捐献。但民众都有观念,认为慈善就应该是免费的,所以如何在不稳定的收入中经营下去是一大挑战。

“可是在这些老人院工作的人,难道全部都是义工吗?或者在里面服务的人就应该是义工吗?是否所有人都应该不收分文的工作或服务?”

ADVERTISEMENT

她表示,慈善性质的老人院工作都非常繁重,而且经费有限,所以通常都是聘请没有经过培训或经验的人边学边做,以外劳为主,这也是无可厚非的。

她感叹,我国的养老政策比较有限,反观新加坡弃养父母者,可以被提控,然后根据孩子收入安顿父母入住老人院,解决老人安养问题,但我国还没有来到这一步。

有爱心就没有麻烦,遇困难想办法解决

恩惠之家院长张胡坤牧师,从事老人工作32年。年轻时念书经过吉隆坡茨厂街,在茶楼经常跟老人谈天,帮老人填写申请福利金表格,完全出于帮助老人的一腔热忱。

张胡坤
张胡坤

眼见很多老人拾荒、乞讨,他就想建一家老人院安顿老人,就要求母亲把一间店屋让给他开老人院,就是今天的恩惠之家起点,当时他才26岁的小伙子。

ADVERTISEMENT

张胡坤表示,建老人院时,他还是一名社工,钱不多,倒是认识了不少更生者,所以他要求更生者帮忙他装修,后来就变成了老人院的工作人员,当时收留了9位男性长者。

后来有一位老妇人找他,问为何没有收留女长者,刚好教会有一处会所空置,所以他又开了老妇院,1989年有了自己的地方后,就把两家老人院合并起来,目前照顾着六十多位老人。之后还在槟城建立另一家恩惠之家,包括了孤儿院。

“为什么会选择开老人院?因为我喜欢老人,所以有人给我老人只有的外号。从1988年至今,我负责了几百位老人的生养死葬。”

“我现在已经61岁了,我们都是靠社会资助,日子虽然难过,但还可以维持下去。我有三十多位义工帮忙我,如果单靠我自己是做不来。在我的信念里,有爱心就没有麻烦,有麻烦就没有爱心,我希望可以做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即使很困难,但也总有办法。”

相关文章:

【爱长在】云水僧/骤然

ADVERTISEMENT

【爱长在】胡志雄:比起朴刀和3D打印模型,我更希望把武术精神流传下去

【爱长在】脑麻儿妈妈许愿珊:最想孩子记得,妈妈在面对逆境时那股积极不放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