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异见萌芽
7:40am 20/08/2021
邱颖慧.冠病凸显教育须去中央化
作者: 邱颖慧

一个多月前,教育部宣布全马学校将从9月1日起分阶段开课,但会考量卫生部和国家安全理事会所进行的风险评估,有需要将更改日期。(最新消息是复课延至10月3日)

当冠病变种病毒肆虐和确诊病例高居不下,学校是否重开成了热门争论课题。家长和校方都在等待官方宣布,但教育部似乎没想办法去减低各界焦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过去一年多,大家都经历学校开课又停课的情形,疫情稍有好转时,一度燃起重新返校的希望,但如今我们都晓得这想法不切实际,返校对许多家长和教师而言,是件可怕的事。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虽然有越来越多的证据显明学校可安全开学,但由于没有固定的标准作业程序 (SOP),家长仍无法放心送孩子上学, 我们能理解家长、老师和相关人员的焦虑。

众所周知,当局已采取了多项措施,如派发免费笔记型电脑、免费上网及推介教育电视频道DidikTV等,以克服居家学习的挑战,然而,现实情况是,居家学习弊大于利。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7月曾发表文告,指各国政府在努力遏制病毒传播时,经常选择长时间关闭学校,这类举措常被当作先行做法,而不是最后无可奈何才关闭学校。许多情况下,学校被迫关闭,但同时间酒吧和餐馆仍然营业。

ADVERTISEMENT

这直接反映了政府在决策过程中,管理不当缺乏妥善规划,没尽量设法减少对学生学习过程的影响。

鉴于全球疫情不断变化,各国在规划重新开学方式和时间方面,处于不同阶段。在决定是否让师生返校前,应参考最佳可用证据和数据,并以每个孩子的最大利益为核心考量。

此外,冠病疫情暴露了我国教育体系的脆弱性,它突显做决策时,有必要去中央化,以便我们在疫情后,建立更具弹性的教育体系。

去中央化意味着权力下放,这情况下需要在基层,建立一个稳固且专注的领导层。在当前局势下,去中心化优势变得更具吸引力。与中央大权在握的模式相比,去中央化过程可提供更好的透明度、问责和反应。这正是我们教育体系所需要的。

我们常听老师说,如果教育部不给任何指南,他们能做的有限。这种高度中央化的制度有其缺陷,在疫情期间尤其明显。

我们必须承认,不同州属的确诊病例数量不一;因此,因地制宜至关重要。去中央化的教育体系,可以更好地回应当地需求,更适合规划和实施合时宜的措施。

ADVERTISEMENT

我们无法承受学校长期关闭的后果。当局应更重视由校方、老师和地方行政办公室提出的看法,进而端出更全面的规划。

Khoo Ying Hooi: COVID-19 reveals the need for decentralization in education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