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绵里藏心
21/08/2021
何俐萍.造王者,是褒还是贬
作者: 何俐萍

冠病确诊病例一再飙高,外加政治动荡,双面夹攻之下,让人民的生活更是苦上加苦。

大马政治的不稳定拜政客热衷于勾心斗角所致,即便是新首相在秘密表决后诞生,政坛不会因此平静下来,在风雨飘摇,也在双重打击下,我们如何能期望看到经济复苏的到来?就如砂首长阿邦佐哈里在慕尤丁宣布辞去首相职,受询对当前国家政局的看法时,脱口而出形容那是另类病毒。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管是冠病病毒还是阿邦佐哈里形容的另类(政治)病毒,用选票投选出这班被大师李敖形容为是混蛋的政客,我们既深受其害,却又是自食其果。我们用一张选票换了3次政府,兜兜转转却是兜回了原点,简直是太讽刺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这场数算人头的游戏中,这220人当中,有多少是计算党和个人的利益,多于考虑到什么样的局面是人民希望看到的?3年前人民用选票表明要搁下沉甸的包袱,立志要重新出发,但3年后的今天,政客却执意把我们带回旧路,叫人民情何以堪?

自从纳吉时代掀起的308政治海啸,东马就被形朔成“造王者”,彷佛东马的地位已昇华到一个全新的境界,但只有东马人最明白,“造王者”这词,看似褒,却也可能是贬义词。东马人口保守估计也有五百多万人,而五百多万人的命运和未来却由砂沙56名(砂拉越31+沙巴25)国会议员来决定,说起来是不可思议,却是真切存在的悲哀事实。就在这回的相位之争,被看守首相慕尤丁在名义上许以“邦”地位的砂沙,民间传出一股质疑的声音,为何立国58年相位永远属于西马人,东马人永远只有被支配的份?

沙巴民兴党党魁沙菲益也被拱上竞争首相的擂台,但论条件和势力都不如人只能是扮演陪跑的角色。多少东马人寄望这56人为了下一代和下下一代能勇敢一回,但57人当中恐怕多数是把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当作是一次黄金交易。这是什么交易?不须言传,也能意会吧。

ADVERTISEMENT

当政治人物脸不红气不喘对着镜头淡定的说,他们是无条件在支持某方。若你真信了,只能说是你太天真、太无知了。政客的话永远都得以逆向思维再放大检视。当政客说无条件,你必须告诉自己“天下岂有白吃的午餐呢?”不信?等着瞧吧,首相之职大局已定后,就是争官位,也是论功行赏的时候了。所谓知支持没有永恒,没有永远的敌人,当然没有永远的朋友。无论是支持还是与另一阵营划清界线,都是在权衡利害后作出的决定,而“一切为了人民好”是堂而皇之的借口。

接下来的焦点,必然会在副首相之职的身上,虽然副首相说不上有什么实权,但好歹也有第二把交椅的身分象征,而这番因政治动荡,却也可能缔造建国以来首位来自东马的副首相之历史。在黄金契机的面前,相信不止沙巴,砂拉越也觊觎这位置。若说沙菲益有条件,砂拉越难道就没有能登大堂之人吗?这是政治人物在打的算盘,而力争副首相之位的声音已经是有策划性的在酝酿,这一来是试图抵销砂盟拥抱巫统的负评,二来也是借此拉抬声势为备战州选而储备弹药。

但政治人物的想法却未必是人民的意愿,关于副首相职,若只是个得个虚名而不能对东马带来实质的意义,则愧对了“造王者”的称呼。接下来,在没有哪个阵营可自称手握绝大多数的优势,东马的政治地位更显矜贵,“造王者”最终是褒还是贬义,就全看东马56位国会议员会不会挺直腰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