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23/08/2021
1MDB案 | 末哈占:刘特佐等同伙 · 采相似公司名混淆政府
作者: 陈静慧
莫哈末哈占以第10名控方证人的身份,于周一继续上庭供证。
莫哈末哈占以第10名控方证人的身份,于周一继续上庭供证。

第10控方证人:1MDB前首席执行员

(吉隆坡23日讯)一马公司(1MDB)前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哈占同意,如今他已知道大马在逃富商刘特佐和同伙,通过利用公司名字相似的做法,混淆政府、银行家以及其他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被控1MDB洗黑钱和滥权案今日续审。莫哈末哈占以第10名控方证人的身分继续上庭供证时,认同辩方律师的这项说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知有冒牌Aabar公司

他供称,针对1MDB能源公司在2014年9月将2亿2333万3000美元汇至在塞舌尔注册的Aabar Investments PJS Limited(简称塞舌尔Aabar公司)一事,当时他并没意识到这是一家冒牌Aabar公司,直到案件调查期间才知道。

这笔2亿2333万3000美元,就是来自1MDB能源公司从德意志银行贷款的9亿7500万美元。该笔9亿7500万美元贷款旨在向Aabar Investments PJS公司赎回持有1MDB能源公司以及1MDB能源(冷岳)公司的49%股份期权。

辩方首席律师丹斯里沙菲宜向莫哈末哈占出示塞舌尔Aabar公司银行帐户结单,该帐户是在瑞银集团(UBS)位于新加坡的分行所开设。

ADVERTISEMENT

沙菲宜问莫哈末哈占,根据文件显示,来自1MDB能源公司的2亿2333万3000美元,在2014年9月3日直接汇入冒牌Aabar银行帐户。

莫哈末哈占回答是的。

他也证实,设于阿布扎比的真实Aabar公司,公司名字是没有“Limited”字眼,但在上述资金交易时,他并没意识到除了在英属维京群岛(BVI)注册的Aabar Investments PJS有限公司(Aabar BVI),还有冒牌“Aabar”公司的存在。

指Terence Geh 阿兹米授权交易

他同意沙菲宜的主张,即上述汇款交易必需取得1MDB能源公司的同意。

询及谁是授权签署者,莫哈末哈占回答是Terence Geh(1MDB前财务董事)和阿兹米(1MDB前首席财务员)。

沙菲宜向莫哈末哈占主张,指阿兹米和Terence Geh对于2亿2333万3000汇入塞舌尔Aabar公司一事,是知情的。

ADVERTISEMENT

莫哈末哈占表示不知道。

从德银行贷款9.7亿美元
“不知资金链汇款过程” 

沙菲宜就1MDB能源公司从德意志银行获得9亿7500万美元贷款的资金链,交叉盘问莫哈末哈占,然而对于有关的资金交易,莫哈末哈占多次表示不知情。

根据有关的资金链图表显示,1MDB能源公司在2014年9月期间,分别将2亿2333万3000美元及4亿5798万4607美元汇至塞舌尔Aabar公司,而在2014年9月2日至11月24日期间,这些资金经过Brazen Sky 公司帐户7次。根据此前辩方在审讯中念出的文件,Brazen Sky 公司是刘特佐及合伙人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的公司。

汇款交易分7环节

根据有关的资金链图表显示,上述9亿7500万美元贷款的汇款交易分成7个环节(cycle),涉及了塞舌尔Aabar公司、Lambasa环球机会基金,宝桥环球基金(Bridge Global Absolute Return Fund)、Brazen Sky公司、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以及Universal Ventures Fund SCC。

沙菲宜在针对第二环节的汇款交易盘问莫哈末哈占时指出,在2014年9月30日,当塞舌尔Aabar公司收到1MDB能源公司的4亿5798万4607美元后,在10月1日3亿7783万3753美元汇至Lambasa环球机会基金,该基金随后将3亿7500万美元资金汇给宝桥环球基金。这笔资金随后通过两次的交易,汇入Brazen Sky公司。

3.5亿美元交回塞舌尔Aabar公司

他说,2014年10月7日,Brazen Sky公司将该笔资金汇给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但后者却把大约3亿5600万美元交回给塞舌尔Aabar公司。

ADVERTISEMENT

沙菲宜问莫哈末哈占:“在1MDB环球投资有限公司收到该笔资金后,为什么要将资金送回给‘敌人’(塞舌尔Aabar公司)。你的责任是把资金取回来。”

莫哈末哈占表示,他不知道有关的交易。

沙菲宜:刘特佐等人犯罪
“纳吉不应是被告”

沙菲宜向莫哈末哈占主张,指纳吉不应该坐在被告席,应该是莫哈末哈占本身、Terence Geh、阿兹米和沙鲁尔坐在被告席才正确。

他也主张,从上述的文件中,辩方证明了莫哈末哈占、Terence Geh、阿兹米、沙鲁尔和刘特佐犯下了许多罪行。

莫哈末哈占表示不同意。

末哈占:猜测纳吉看过贷款规划

不过,莫哈末哈占同意沙菲宜的主张,即他此前供称指纳吉已经看过刘特佐提出的贷款规划结构,是本身的猜测。

ADVERTISEMENT

莫哈末哈占在书面证词的其中两段提到一份志期2014年8月14日的电邮文件,主题为1MDB通过其子公司1MDB能源公司从德意志银行获得9亿7500万美元的贷款。

根据莫哈末哈占的供词,刘特佐在有关文件中提及,纳吉告诉丹斯里依斯密(1MDB前非执行董事)已看过了有关的文件(贷款规划结构),对于该文件内容无异议。

沙菲宜问莫哈末哈占:“除了文件中提及的内容,为什么你会认为刘特佐告诉你的事情,一定是属实?”

莫哈末哈占表示,这是他一向来的看法。

ADVERTISEMENT

1MDB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