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28/08/2021
运动赛场上绽放光芒 残障运动员战胜自己

(东京28日综合电)正在举行的东京残奥会,每一位残障人运动员在赛场上绽放着属于自己的光芒,他们的输赢不是由比分决定,他们最骄傲的是战胜了自己!

48岁的无臂运动员哈马托是东京残奥会上唯一用嘴打乒乓球的运动员。(图:法新社)
48岁的无臂运动员哈马托是东京残奥会上唯一用嘴打乒乓球的运动员。(图:法新社)

哈马托:偷偷练球3年
用嘴打乒乓一切皆可能 

脚趾夹住乒乓球,用力抛向空中,嘴咬着球拍,甩头击球——48岁的无臂运动员哈马托是东京残奥会上唯一用嘴打乒乓球的运动员。

10岁时,埃及小男孩哈马托由于一次火车事故几乎失去了双臂,只有右臂还残存着大约15厘米。哈马托之所以打乒乓球,或许与他倔强的性格有关,那要从35年前说起。

“当时在我们村里,有两种运动可以选择,足球和乒乓球。从我自身的条件来讲,踢足球更容易。但是有一次,朋友去打乒乓球,让我给他们当裁判。在比赛中,有人取笑我,说我肯定打不了乒乓球,这让我很伤心。从那时起,我就决定开始学乒乓球。”哈马托说,“我想告诉所有人,虽然没有双臂,但我可以做任何事情。”

哈马托偷偷练了3年乒乓球,完全是自学,对着墙练习。3年之后,他告诉大家:“看,我也可以打乒乓球了。”

仅有15厘米手臂怎么拿拍子打球呢?哈马托,“最开始,我试着用腋窝夹着球拍打球,但试了好多次都失败了。有一次,我用嘴叼着球拍回家,突然想到,为什么不可以用嘴叼着球拍打球呢?”从此,他开始练习用嘴咬着球拍打球。最初练习的时候,他经常牙龈出血,脖子拉伤。但他知道,这是能够打球的唯一方法,所以他不会放弃。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2011年的非洲残疾人乒乓球大赛中,他获得了男子单打亚军。2016年,他如愿参加了里约残奥会。

近几年,哈马托打球的视频在社交网络上非常火,感动了无数人。哈马托说,希望这些视频能向世界传递一个信息,那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14岁的山田美幸(右)勇夺东京残奥会女子100米背泳(运动功能障碍S2级别)银牌,成为日本队史上最年轻的奖牌得主。(图:法新社)
14岁的山田美幸(右)勇夺东京残奥会女子100米背泳(运动功能障碍S2级别)银牌,成为日本队史上最年轻的奖牌得主。(图:法新社)

天生没双手及长短腿
日少女努力5年圆梦  

山田美幸天生没有双手,双腿亦长短不一,在周三上演的东京残奥会女子100米仰泳(运动功能障碍S2级别)决赛上,她以14岁之龄勇夺银牌,并成为日本队史上最年轻的奖牌得主,为今届日本代表团的首面奖牌。

山田美幸天生四肢不健全,支撑她的是2年前因病离世的父亲。她在小学4年级时,看到了2016里约残奥会的泳赛,便萌生了当残奥选手的目标。她以5年的努力实现了梦想,教练野田文江表示,山田在水中畅游时就像是没有残障,是游泳的天才。而比教练更支持和相信她的,便是其父山田一伟。

习泳以来,父亲总会接送她训练,即使是未能到场支持的比赛日,他也必定会送山田到车站为她打气。在四肢障碍状态下,山田美幸仍要为准备残奥会而加强训练,包括远征比赛和集训,2019年1月,父亲终下定决心让女儿为梦想挑战。

就在众人投入准备残奥会时,父亲却诊断出患上肺癌。4个月后,父亲离开人世,山田美幸在短短一个月间调整好心情,克服悲痛再踏进泳池时,她说:“很想继续游泳。”

就在东京残奥会的首个赛事日,她成为了日本队史上最年轻的奖牌得主,“这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力量,感谢一直以来大家的支持。”她努力忍住眼泪,颤抖着声音说:“想对爸爸说‘我努力了’,小时候爸爸说‘我以前是河童喔’,我想对他说,我也成为‘河童’了。”

河童是日本民间传说中的传说生物,有鸟的喙、青蛙的四肢、猴子的身体及乌龟的壳。河童外表长得有点像人,不过手、脚上均长有蹼,相当擅于游泳。

失去双腿并未令麦格夫意志消沉,他努力成为顶级运动员,屡次赢得大赛金牌。(图:互联网)
失去双腿并未令麦格夫意志消沉,他努力成为顶级运动员,屡次赢得大赛金牌。(图:互联网)

阿富汗当兵被炸断双腿
独木舟选手要卫冕金牌

曾在阿富汗服役当兵的麦格夫,2012年在一次行动中被炸断双腿。他很快已从低谷爬起来,想着截肢后可以玩什么运动,出战残奥。

麦格夫18岁那年加入澳洲军队,他曾梦想当战斗机师,最终成为战斗工兵。2012年他被派到阿富汗乌鲁兹甘工作,一次行动中遭塔利班土制炸弹炸至重伤,失去双腿、手腕骨被炸碎、左臂烧伤、耳朵鼓膜撕裂……

受创3个月之内,他已能凭义肢再度走路。不过自从塔利班早前入主阿富汗之后,令他夜夜难眠,“我失去双腿,还有价值吗?直到上星期之前,我能够直说‘是的’”,事到如今,他已不再确定。

盛怒过后,他赫然想起一个阿富汗伯伯,“他冒着被塔利班发现的风险,从自己的村落走到我们的据点,告诉我们土制炸弹的埋藏位置。”伯伯的勇气,帮助他们拆除一系列的土制炸弹,拯救不少生命。点滴美好的人与事,让麦格夫想通了,重新找回平衡点,尤其亲眼目睹塔利班种种残酷手段,使他坚信自己和同伴到阿富汗是正确的,“我们曾尝试把它变为一个更好的地方,我们必须如此”,即使最后结果并未如众人所愿。

麦格夫成为伤残独木舟运动员后,10次赢得世界冠军,成为2016残奥金牌得主,今届奥运33岁的他力求卫冕。他即将推出自传《血汗与钢铁》,分享自己充满血和汗的人生故事。

斯图兹曼成为射箭选手后,自制了射箭装置参战残奥。(图:美联社)
斯图兹曼成为射箭选手后,自制了射箭装置参战残奥。(图:美联社)

无臂弓箭手不用义肢
自制射箭装置参赛

美国残奥射箭选手斯图兹曼天生缺乏双臂,在他仅仅两个月大的时候,就被亲生父母抛弃,后来经其他人收养。他从小到大都不喜欢使用义肢,决意要以原本面貌示人,他自幼已练成用脚吃饭及驾驶,成为射箭选手后更自制了射箭装置参战残奥。引述英媒《独立报》报道,他曾扬言:“我不想被当作陪衬者,我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弓箭手。

38岁的斯图兹曼来自艾奥瓦州费尔菲尔德,是3个男孩的父亲。2009年,他一家陷入经济困境,他想到学习射箭以打猎维生,后来开始参加射箭比赛,甚至得到广告商赞助。

自此,他下决心要在这项运动中出类拔萃。今天,斯图兹曼是世界上名列前茅的射箭运动员之一。东京将是他参加的第三届残奥会。

他曾于2012年在伦敦残奥赢得一面银牌,2016年因设备故障被淘汰。由该时开始,他便自创了一套辅助装置,环绕胸部及右肩,他会用右腿拉箭臂,瞄准目标后他便会按压下巴的小杆,施加压力,原理就像板机一样,按压杠杆便可释放那些箭。这个射箭技巧甚至使他被写入健力士世界纪录。

斯图兹曼对《新闻周刊》说,“射箭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能够照料我的孩子。现在人们都知道我是谁。”

23岁的罗曼查克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参加了所有径赛项目的比赛,并在近年成为世界男子轮椅马拉松比赛的顶尖选手,赢得过波士顿、伦敦、芝加哥和纽约市的马拉松赛。罗曼查克来自马里兰州的艾里山,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在他两岁时,父母为他报名参加了一个适应性体育项目,由此让他发现,用轮椅可以带来比拐杖和腿支架更大的自由。他在最近接受克里夫能量棒公司的采访时说,“我的轮椅就是自由。我不是被困在上面或者受它制约,它载我环游世界。对我来说,这就是体育的意义所在——能够自由地将自己推到超乎你或他人认为你不可能达到的地方。”(图:美联社)
23岁的罗曼查克在2016年里约残奥会上,参加了所有径赛项目的比赛,并在近年成为世界男子轮椅马拉松比赛的顶尖选手,赢得过波士顿、伦敦、芝加哥和纽约市的马拉松赛。罗曼查克来自马里兰州的艾里山,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在他两岁时,父母为他报名参加了一个适应性体育项目,由此让他发现,用轮椅可以带来比拐杖和腿支架更大的自由。他在最近接受克里夫能量棒公司的采访时说,“我的轮椅就是自由。我不是被困在上面或者受它制约,它载我环游世界。对我来说,这就是体育的意义所在——能够自由地将自己推到超乎你或他人认为你不可能达到的地方。”(图:美联社)

29岁的杰西卡·朗来自巴尔的摩,参加过四届残奥会游泳比赛——2004年在雅典,2008年在北京,2012年在伦敦,2016年在里约热内卢。她是残奥会历史上成就最显赫的运动员之一——13枚金牌、6枚银牌和4枚铜牌。杰西卡·朗出生在西伯利亚,儿时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她患有腓侧半肢畸形,从1岁半开始双腿使用假肢。她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经常在祖父母后院的游泳池中游泳,装扮美人鱼。她10岁第一次参加游泳比赛,12岁前往雅典参加残奥会。(图:法新社)
29岁的杰西卡·朗来自巴尔的摩,参加过四届残奥会游泳比赛——2004年在雅典,2008年在北京,2012年在伦敦,2016年在里约热内卢。她是残奥会历史上成就最显赫的运动员之一——13枚金牌、6枚银牌和4枚铜牌。杰西卡·朗出生在西伯利亚,儿时被一对美国夫妇领养。她患有腓侧半肢畸形,从1岁半开始双腿使用假肢。她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经常在祖父母后院的游泳池中游泳,装扮美人鱼。她10岁第一次参加游泳比赛,12岁前往雅典参加残奥会。(图:法新社)

身为西班牙铁人三项选手的罗德里格斯(右),虽有先天的白化症,且患有严重的视力障碍,但却丝毫不成为她挑战自我的阻碍。现年33岁的她,不仅在结合游泳、骑脚车和长跑的铁人三项中,找到运动职涯的动力外。她同时也是一名医生。然而,她的决心也受到疫情的考验。先前,西班牙在疫情初期时,医疗量能陷入崩溃,全国封城的情况下,也使得她无法在户外进行训练。再加上过去4年间她不断为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努力,但受到疫情影响,推迟的一年间,充满着不确定性。在疫情的前几个月里,她一直处于恐惧和焦虑的状态。每天早上医院都会召开例会,讨论目前有多少冠病患者,剩下多少张床位和呼吸机。这段期间,她也帮助许多确诊患者康复。并在每天轮班后的下午继续体能训练。(图:美联社)
身为西班牙铁人三项选手的罗德里格斯(右),虽有先天的白化症,且患有严重的视力障碍,但却丝毫不成为她挑战自我的阻碍。现年33岁的她,不仅在结合游泳、骑脚车和长跑的铁人三项中,找到运动职涯的动力外。她同时也是一名医生。然而,她的决心也受到疫情的考验。先前,西班牙在疫情初期时,医疗量能陷入崩溃,全国封城的情况下,也使得她无法在户外进行训练。再加上过去4年间她不断为2020年奥运会和残奥会努力,但受到疫情影响,推迟的一年间,充满着不确定性。在疫情的前几个月里,她一直处于恐惧和焦虑的状态。每天早上医院都会召开例会,讨论目前有多少冠病患者,剩下多少张床位和呼吸机。这段期间,她也帮助许多确诊患者康复。并在每天轮班后的下午继续体能训练。(图:美联社)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