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2/09/2021
杨永年|关于自杀(四)

除了上一回讲的“利他型”自杀,自杀模式还有“利己型”自杀、“脱序型”自杀、“宿命型”自杀,当然你也想到的,还有以上的“混合型”。

“利他型”自杀模式又分为“义务利他型”自杀、“随意利他型”自杀、“激烈利他型”自杀、“神秘型”自杀,真的不是开玩笑的复杂。

自杀到底是个人的事,还是整个社会的事?如今自杀已被看成是一种病态,用科学和有系统的方式来看待自杀,有了定论会令人感到安心。与“科学型”的人不一样,“文学艺术型”的人会批评,教会谴责自杀,至少是出于关心自杀者的灵魂,但现代科学对自杀的宽容则是对人的漠不关心。

诗人兼人类学家艾尔艾佛瑞兹在《野蛮的上帝》中写道:自杀不再是一种遭诅咒或天谴的行径,而是一项“有趣的”、“值得研究”的学术问题。自杀虽然不再被污名化,但也不再是一桩悲剧或道德事件。

现代人普遍上会认为,企图自杀者或自杀者患有精神病,而且最出名的精神病,非忧郁症莫属。不过,在你这样认定之前,不如先找一些有关自杀的历史故事来读一读,因为在文学、哲学的讨论中,并没有把自杀看成是一种绝对的病态。

希腊哲学对自杀主题的探讨,态度比较平衡。自杀被认可的关键,在于节制与操守情高。相对的,看起来任性、甚至亵渎天神的自杀,则不被容忍。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认为,如果生命已变得让人无法忍受,那么自杀就是一种理性而正当的行为。得了绝症选择安乐死(目前只有在少数国家合法),应该是属于这一种吧!

不过,当时的希腊雅典视自杀为禁忌,自杀者的尸体会被埋在城外,用来自杀的手会被砍下埋在他处。

另一个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则认为,自杀是一种冒犯国家的罪刑,宗教层面它污染了城邦,经济方面它摧毁一个有用的公民而削弱城邦发展,自杀是一种不负社会责任的行为。

无论如何,当被阿窿折磨到半死,或被情人抛弃自尊严重受损时,一个人站在槟城大桥边沿,此刻他当然不会先来一场“哲学思辩”,什么哲学论证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了。

(部分内容摘自维基百科、《野蛮的上帝》鄉)

大新闻笔
杨永年
自杀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天前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