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03/09/2021
【专栏.所见微尘】李忆莙/生死缠绵
作者:李忆莙

一直以来,对诡异的、玄虚的、事理神秘莫测到解释不了的事物很是好奇,而且想得很远,因此经常被一些听闻的玄虚怪事所吸引。所谓玄虚,是那些让人困惑到恐惧,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怪事。因为解释不了,就只好姑且相信所谓的宇宙观。相信无边无量的宇宙空间,存在着一个至高无上的造物者,主宰着世间万物,并且有边界层次的区分,管辖幽冥两界。即使是这么相信着,也没能根据所选择的“相信”来解释神秘宇宙与现实人生体味的困惑。人的肉身载体是自己,这是可以肯定的。既然是这样,那么,人自当是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然而,为什么人总是无法解决自己内心的忧伤与无助?

或许该往孔夫子所言:“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的脉络去观察,去发现事物的真实本质。但问题是,即使是自行出现的自然法则,也要有足够的悟性方能“发现”吧。还好,即便如此,也不曾因此而少了探索的好奇心与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是的,兴趣。打从小时候听大人讲鬼故事直到后来稍长看悬疑电影,年积月累,满脑子都是些鬼鬼怪怪的东西。特别是人鬼殊途,明明讲的是爱情,却无法殊途同归。像带有抨击科举制度和封建礼教意味的明清小说,比如讲述狐魅书生恋的《聊斋志异》;又比如好莱坞电影《人鬼情未了》的生死恋,从中可见出东西方文化的人鬼殊途大致雷同:同样是奇幻、深情、缠绵悱恻、依依不舍;而更为相似的还是:人生由命不由他,可是命有始终情无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文学可以描写世间万物,但并非描写什么就是什么。电影是否拍得写实,那是选择上的问题。从人类角度看灵异空间,又回到“主宰”的问题上。喜爱诸如此类的灵异故事,既感动化成灰烬仍在燃烧的不渝,又叹服悬疑中有悬念,充满期待的无穷乐趣。可是光是这些难切实际。

因而每每对传闻闹鬼的地方思潮起伏时,总想给自己一个比较正大的理由,希望多些逻辑铺陈,少点性情抒发。倘若真有个灵魂生存的空间,又能见得到的话,我最希望见到的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这种心情并不复杂,只是有点伤感。我的真实感觉是,故去的人并不是悄无声息就消失了的。人活几十年,总会留下一些痕迹,留在活着的人的记忆里。我对父母亲的记忆,始终是清晰而完整的。正因为是完整的,所以都是日常生活,是日常所做、所想、所感觉的生活物事,且都平淡无奇,琐碎得很。可回想起来总是满心温馨。有人曾说:记忆是担子,会越挑越重。但我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倒是偶尔会想到前世今生,想到轮回。那时就会想我的父母亲现在到哪去了?是否记得生前的事?记得我们?若真有回轮,今生的我未尝不是前世的延续,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灵异故事总带点宗教色彩,中心思想不乏人伦五常,立意严肃且真诚。而中国古代厚葬文化,乃至陪葬的盛行,与崇信“事死如生,事亡如存”是互相关联依存的。是以层层厚土之下,生死相连,意味悠长。在中国漫游行走,特别是在西北,参观陵墓几乎无可避免,因而看到过许多陪葬品。其中对唐三彩陪葬俑最为印象深刻。出土后的唐三彩俑,那三色的黄、绿、褐,与泥土混合后呈现出一种妖异的色彩,令人浮想联翩。若说这奇特之色是前世的故国云烟,是生死萦绕的梦回,也未尝不可。反正不论是什么,都是生前备受喜爱的,所以便陪同入葬,任其岁月悠长经久相伴……然而,忽然有这么的一天,君王出土了,这些陪葬俑也跟随着上来了,却从此离开君王身边,被安置在幽暗的阳光照不到的角落。

ADVERTISEMENT

依稀莫辨故人来?啊,不不不,我不是故人,只是个普通现代人。即使生如细丝,死如烟雨般缠绵,也都是幻境啊。我之所以走近他们,是有感俑们都是有知觉的,会听到我在问:客从唐朝来,可否请问盛唐事?

ADVERTISEMENT

散文
李忆莙
文艺春秋专栏
回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4天前
4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