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4/09/2021
周新才|无家可归者何去何从?

在线上听到槟州立法议会安顿流浪者的空间不足,当局向执法单位下达暂停扣留流浪者的指示。

这只是在州议会附带提起的讯息,说得不具体。不过,执法放宽了,流浪者可以肆无忌惮的霸占公共空间,解释了槟城几个流浪者聚集处很少见到大扫荡的原因。

多年以来,我跟过很多场取缔流浪者行动,20年前的行动显得粗暴,没少挽着摄影机随执法人员追流浪者。怎么今天的执法这么宽容了?

见到执法人员,流浪者就逃跑,背后的问题不简单,其中涉及瘾君子、来自外州的不良分子,以及身兼乞丐的娼妓。

流浪者平时聚集在光大公巴终站、槟榔律上环五脚基、椰脚街观音亭,原因是每天午餐和晚餐时间都有好心人到这些地方分派食物。

我曾经报道过流落槟城街头不会饿死的新闻,列出一星期七天每天可以获取免费食物的地点,还透露半夜可以混进去免费夜宵的电子娱乐机中心,以及可以在那里冲凉、洗衣、休息的流浪者之友地点。

热心人士的善行让更多人可以不愁饿死的流落街头,有人批评这是好人做坏事,反过来认为纯粹是好人好事的朋友可能更多。

这好比多年前发生的街头喂养鸽子课题,有人以鸽子传染脑膜炎致死和致盲的悲剧为由反对时,更多人在挺养鸽人。

一旦流浪者课题涉及毒品、流氓和娼妓,就与鸽子粪涉及危险的脑膜炎病毒一样,变得左右为难和无可适从。

一百只鸽子未必有一只携带危险病毒,人们不应该以此为由人道毁灭所有鸽子。同样的,人们也不应该因为流浪者之中混有不良份子而杜绝街头流浪的行为。

社交媒体的视频可以见到,先进的欧美国家街头并不乏流浪者,因为林子大歹鸟更多,先进国家街头的不良流浪者因素比我国更加严重。

当局不应该以收容所不足为由而停止取缔流浪者行动,取缔乞丐并非一定要把乞丐关起来,相信先进国家也是那么做。

流浪者之中有乞丐、精神病人、无家可归者、不愿意回家者和瘾君子。若无收容所,当局可以不扣留前四者,后者和其他不良份子绝对不可以放过。难道警方扣留所和监狱爆满了就可以纵容犯罪份子了吗?

不久前我采访流浪者新闻,一名老妇告诉我,她不敢夜宿光大公巴终站,因为半夜睡觉时会有白粉道友偷她的财物。

不取缔不良份子,连流浪者也害了!

周新才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