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5/09/2021
限堂食人数慎查MySJ
业者严守“舌尖上的防疫”
记者:庄舜婷、锺宝忆
摄影:辛柄耀、黄冰冰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灵市SS2部分食肆已开放堂食,顾客也逐渐增加。
 (八打灵再也、吉隆坡5日讯)雪隆地区的疫情开始放缓后,陆续有更多食肆开放堂食后,尽管传出未完成疫苗接种者被餐饮业者拒绝堂食而发生谩骂事件,但多数的业者及顾客都在更严谨的标准作业程序(SOP)下与病毒共存,期望逐渐恢复昔日的堂食生活!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顾客用餐离开后,食肆业者会在桌椅进行消毒。

虽然雪州仍是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州属,但近日来雪州的单日确诊病例下降至逾3000宗,各行业开始复业,商业领域开始复苏活跃起来。

至于吉隆坡方面,9月1日至4日的单日确诊病例已从四位数下降至三位数,商民也开始活跃起来了。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茨厂街的部分食肆已经恢复堂食,但顾客还是以打包和外卖居多。
生意主要靠打包外卖

《大都会》社区报记者分别走访灵市SS2和隆市茨厂街时,发现茨厂街一带已有超过50%食肆开放堂食,但生意来源主要还是打包外卖的订单,前来堂食的民众不多,且选择堂食的都是单人或双人组合,鲜少出现一群友人一同用餐的情况。

至于八打灵再也SS2一带则是陆续有更多食肆加入开放堂食行列。

据观察,开放堂食的食肆业者比之前更为严谨,只要有顾客站在门口,就会有工作人员出来检查顾客的MySJ的接种状态,也有业者要求顾客必须更新健康状态,显示低风险者才能进入,有者则禁止孩童进入堂食。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记者发现,茨厂街一带有超过一半的食肆已开放堂食。
没出示证明拒提供堂食

茨厂街一带的业者表示,开放堂食期间,当遇到只接种一剂疫苗,但要求堂食、或表示自己已完成疫苗接种,但无法出示证明者时,他们都一律拒绝提供堂食,并劝告民众外带,结果因此被顾客谩骂,幸没有发生不愉快事件。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茨厂街也有部分食肆选择暂不开放堂食,待疫情稳定后再打算。

也有业者也表示,曾遇到在餐馆内用餐完毕后久坐的顾客,为了安全起见,也会劝顾客在用餐完毕后,不要久坐闲聊,尽快离开。

“疫情期间大家都不容易,希望大家可以互相配合,遵守SOP,不要让大家感到为难。”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茨厂街一带恢复堂食的食肆餐馆都有派员在入口处检查顾客的体温、疫苗接种电子证书,以免未完成接种者浑水摸鱼进入堂食。
要求更新健康状态才进入

受访的SS2食肆业者表示,从开放堂食至今,顾客逐渐增多,尤其是周末及晚上时间,许多人都会选择外出堂食。

他们指出,基于人数限制,就算开放堂食,也不会太多聚集太多人,他们都会做足SOP,检查顾客的MySejahtera状态,丝毫不会马虎。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受访业者表示,一般前往食肆餐馆用餐的都是单人或双人组合,鲜少出现一群友人一同用餐的情况。

他们说,由于担心执法人员随时上门检查,因此必须更严谨检查每个顾客的状态,甚至还必须要求顾客更新健康状态,确保是低风险者才能进入堂食。

他们也说,食肆早前经历长时间的禁止堂食,生意已经收到重挫,业者都希望可逐渐复苏,恢复到之前的堂食生活。

另一方面,受访顾客则表示,他们会慎选堂食的食肆,考量场所的通风性及人潮等问题,并会在用餐后马上戴上口罩,业者也采取更严谨的SOP。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杨迪威(小时光肆号面舖业者)
杨迪威(小时光肆号面舖业者):最多同时20人进入

“我在这两天才开放堂食,之前许多顾客询问有否开放堂食,但我们决定先观察一阵子,之后发现越来越多食肆开放了,我们就尝试开放堂食,但一桌只限2人,最多同时20人在内用餐。

目前还是有顾客前来堂食,晚餐时段比多人,但没以前客满的情况,午餐时段顾客较少,相信是那些上班族已经习惯打包。尽管已经开放堂食,但许多顾客还是趋向于打包。

顾客进店前我们会检查MySejahtera,顾客也给予配合,没有顾客在不符合堂食资格下还想进来用餐,目前也还没有孩童进来。

我们也希望逐渐复苏,大家恢复以往的堂食生活。我们也会做好SOP,顾客离开后就会消毒桌子,每天下午4时就会暂停营业一小时全面消毒,也当作让员工休息。”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邱国民(新兴隆美食中心业者)
邱国民(新兴隆美食中心业者):堂食顾客比之前多10%

“我们从政府允许开放堂食的第一天就开始开放,至今2个星期,堂食的顾客人逐渐增多,比之前多了10%,尤其星期六日更多人。

我们的员工也严格检查顾客的MySejahtera,担心执法人员来检查,但至今没有官员来上门检查。

顾客也了解我们需要检查什么,但有些顾客也不合作,尤其那些是熟客,他们问为何每天都要检查,已经知道他们已完成接种。其实我们要检查风险水平状态,他们必须每天更新健康状态,显示低风险者才能允许他们进入堂食,如果是完成接种,但不是显示低风险,也不能进入。

如今手机用户已经可以更新MySejahtera,页面会显示接种状态及风险水平,方便员工检查,我们最担心漏网之鱼,没有更新到风险状态。

这里很多业者仍不敢开放堂食,只有约10%开放。但我们很多熟客还没有回来,茶室的老主顾是年长者,但现在多是年轻人来堂食,长者及小孩都没来。

食肆经历禁止堂食很长时间,已经严重受挫,希望可以尽快恢复到之前的生活。我们也会做好SOP,顾客离开后会消毒,厕所也会定时消毒。”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罗宾森(食肆主管)
罗宾森(食肆主管):不允许孩童进入

“我们从政府宣布可堂食的首日就开始开放堂食,每天早午晚皆有顾客上门堂食,但并不多人,这里大部分食肆都没有开放堂食,只有数间开放。

我们的店不大,最多可容纳10人,但我们限制最多只开放5人同时在店内堂食,一个桌子只限最多2人,依据SOP进行,如果顾客要3人同桌,我们会叫他们找别处用餐。

如今MySejahtera已更新了,更方便我们检查顾客的接种状态,不需要计算是否满14天,但有些安卓手机用户仍需计算。顾客都会配合我们检查,因为这里不时有执法人员来检查,他们会检测顾客的MySejahtera状态。

我们的顾客有年长者也有年轻人,但我们不允许孩童进入,虽然政府允许已完成接种的父母带孩子堂食,但我们为了保护他们,不允许孩童进入堂食。”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谢先生(顾客)
谢先生(顾客):选靠角落通风座位

“我们是第二次外出堂食,但发现仍有很多食肆没开放堂食。我们也慎选食肆堂食物,通常选择角落单位,通风性高,而且也不多人的食肆,吃好就立即戴上口罩。

虽然我们已经接种疫苗超过14天很久了,但就算接种了两剂也有可能会感染,雪州的疫情还是居高不下,还是会担心,因此我们都会小心谨慎,要做好SOP。

我们也发现比起之前,食肆业者采取更严格的SOP,尽管已开放堂食,但大家都很认真看待疫情。”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方水金(猪肠粉小贩)
方水金(猪肠粉小贩):拒没出示证明者堂食

“我现在摆放出来的桌椅减少了,但是堂食的人也不多,主要还是来打包和外卖的食客多。

我们做生意难免会遇到一些不讲理的客人,我们也只能好好和对方解释,疫情期间大家都应该互相体谅。

我们有遇到只接种了一剂疫苗,但要求堂食的;甚至是表示自己已经完成疫苗接种,但是没有办法出示任何证明者,我们一律拒绝这些人士堂食,这也是为了保障大家的安全。”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黄惠娟(餐馆业者)
黄惠娟(餐馆业者):食客习惯打包外卖

“我们观望数天才决定重新开放堂食,一般来堂食的食客都是上班族,而且通常是两人一组前来,很少是成群结队。

这几天堂食的情况较为缓慢,大家似乎还是比较习惯打包和外卖,相信和现在冠病疫情严峻有关,加上茨厂街一带少了旅游活动,工作台时都会比较冷清。

开放堂食后,最常遇到的情况莫过于没有完成疫苗接种者要进店堂食,我们都会劝请他们离开,一些遭到驱赶的顾客可能就会感到非常不满意,但疫情之下我们必须保障大家的安全。”

封面(大都会)跟进SS2和茨厂街堂食/14图
顾客会慎选堂食食肆,在用餐前后都戴著口罩。

雪隆疫情放缓
食肆开放堂食
严守SOP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