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6/09/2021
张君明/疫情宅家,钻入小人国玩微缩摄影去!
林德成(记者) 受访者提供(图)

室內空间和建筑摄影师张君明/疫情宅家,钻入小人国玩微缩摄影去!

 

张君明在社交媒体上注册的名字是“Heartpatrick”,是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不忘初衷,跟随内心的感受和信念:“do what I feel right rather than what I think is right.”

向来喜欢户外拍摄的张君明(Heartpatrick)这一回被疫情“困住”了,以往他运用镜头记录城市景观风貌,呈现出建筑物的静态之美。既然无法出门,他掏出放大镜,把观察世界的视角从“大”变“小”,释放天马行空的想像力,创造各种奇幻微缩世界。在生活中随手可得的叉子、糖果、薯片、螺丝钉、蚊香都被他构建成超现实的场景,再搭配迷你人物模型,形成一幅以假乱真的逗趣画面,让人看了会心一笑。

《数码世界的陌生人》∶若仔细留意,张君明用了Polo糖果和光影去排列出电脑语言的“1”和“0”。
《Mozziecoil剧院今晚精彩演出》∶有没有觉得这个“舞台”很熟悉?

在摄影的路上,张君明走过了15个年头,当初从事科技行业时,便开始斜杠人生,一边与科技数据打交道,另一边挥发感性的艺术细胞,拿起相机担任婚摄。四五年前,他决心转换跑道,辞去工作,亦改变摄影领域,全职成为室内空间和建筑摄影师。“当时(婚摄)是兼职性质,同一时间我有接其他商业拍摄工作,比如室内空间和建筑拍摄,当然工作量不比婚摄来得多。”经过多番考察,他发现建筑摄影在未来有发展的潜能和商机,进而挑战自己跳出舒适圈,去追求更高的摄影成就。

无奈一场疫灾打乱了全世界运转的节奏,大伙儿只能好好地宅家,学习如何慢生活和解锁新技能。可是,时间一长,宅家生活会让人倍感郁闷。对于热爱街拍的张君明来说,这些日子可一点不好过。每当工作结束后,他都会带着相机到处街拍,随心自由地探索城市秘境,为虚脱的身体重新充电。如今,现实情况不允许他出门,只好用微缩摄影充实自己的居家时间。

以往拍摄建筑时,偶尔需要爬上小山坡,又或者从低处仰望巍峨耸立的建筑。如今,视线从建筑地景变成微缩世界,一盏灯、一张桌子,搭配各种道具便能创建一个微型场景。微缩摄影是一种独特崭新的视角,摄影师可以用微型世界去反映现实的生活,也可以从无到有,构建一个充满魔幻色彩的场景。摄影师需要动用很多心神构思和策划剧情,再架设背景、色调、道具和人物模型去创作这个故事。

不过,张君明并非首次拍摄微型场景,在几年前已经尝试了这个题材,但没有持续下去。这一次,疫情反而制造了一个机会,让他可以静心创作一系列作品。“我倾向户外拍摄或街拍,所以想模拟外面世界真实的景物。不过,我没有设下什么genre(类型),不想锁死在某个题材或风格。”

 

如何培养“微型视角”

“我在不同时段会有不同方式的创作题材,一直不停转换视角(shifting perspectives)。”张君明很喜欢这样的摄影旅程,不为自己定位,可以在某个时期专研特定的拍摄手法,将来回看作品时,马上联想到当下拍摄的心情和观察世界的角度。

日本著名微缩摄影师田中达也(Tanaka Tatsuya)是他取经的对象之一,对方所拍摄的每一种张照片,其构图和色彩很干净,且极具巧思,使用文具、食物、生活用品搭建出微型场景,再将人们日常生活融入在微缩世界里面。“他看世界的方法和眼光真的很新鲜,我从他作品汲取不少灵感,学习怎样将日常物品拍出不同的视觉效果。”

《亲爱的,我不觉得我们在堪萨斯了。》∶张君明在偶然情况下打翻了工具箱,在收拾时,他突发奇想在桌上摆放一面镜子,再将螺丝钉逐一排列,形成了一座现代城市的地景。最后,在安排一艘船和模型人物,就形成了这幅作品。
《我是说要超大的生蚝(oyster king),不是杏鲍菇(king oyster)!》

那么要如何培养“微型视角”?他不假思索地说,其实浪费很多时间在观看家里的用品。说完,我们俩在电话里不禁笑了出来。为了创作,张君明不断激发联想力,查看屋里的生活用品可以转变成什么。出门购买物资亦会时时刻刻寻找素材,走到蔬果摆卖区,会试着用微缩角度去看待这些物品,思考如何让人物与这些蔬果互动。

拍了6小时只为了完美瞬间

粗略计算,每一次的微缩摄影计划平均需要两天,而当中有一组作品令他非常难忘,那就是拍摄“太空人探险记”。张君明当时准备了一个迷你太空人模型、一缸清澈的水和各种食用色素。接着,他将太空人固定在水里,再滴入食用色素,营造一种奇幻的氛围。

究竟要如何创造悬疑的探险情境?当色素进入水里晕开之后,会显露一种魔幻的感觉,散开的形态既像烟,又像一团迷雾笼罩着太空人。不过,肉眼是无法察觉这个变化。为了捕捉色素滴进水里的千姿百态,张君明必须用超高快门速度去凝住这个绝美的瞬间。“(你要知道)色素散开之后,颜色很快溶解在水里,不到3秒,整缸水就变色了。”

张君明用了6个小时拍摄太空人探险记,期间不断调整滴入色素的高度、力度和位置,以获取最好的效果。

耐性是这项计划的最关键要素,这项计划耗了6小时,拍摄2000张照片,而最后挑选出9张。“期间,我更换了50次的水。每次拍完之后要捧去厨房倒掉,洗干净了再重新装水,再滴入其他颜色。”

同时,他无法控制食用色素在水里散开的位置和幅度,必须不断测试和记录所有参数。“我真的不懂色素滴进去之后,是如何晕开成我想要的效果。当中还要考虑滴下去的力度,是需要一次过滴完?还是一滴接一滴?同时又得考虑高度,从多高的距离滴下去、滴多少?有太多细节需要考虑,即使是微小的改变,整个感觉就不同。接着,要配什么颜色才可以完美呈现那个对差?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实验。”这个过程虽然令他身心疲累,但内心却有很大的满足感。

《红海里的太空人》∶在这幅作品,红色象征着灾难,张君明想要反映一种无助和渺茫的感觉。这些日子,大家深陷大灾难之中,很茫然地漂浮着,不懂什么时候双脚可以重新动到土地,踏实地回到以往生活。
 
 
故事需要有主角才完整

张君明的创作元素源自于生活,而每一个微缩故事都会有一个人物,“一个微型场景再怎么精致,如果没有一个主角,总会觉得少了一个故事。”在他手里,无论是小凳子、杏鲍菇、豆苗、红毛丹都能变成一个有趣的画面,但估计鲜少人想到用蚊香。对大马人来说,蚊香是一种记忆,若小时候居住在新村或郊外,这个是最常见的驱蚊物品。当他看见蚊香的圆盘漩涡设计,觉得两个漩涡状的蚊香缠在一起特别有美感。后来灵机一动,把蚊香变成舞台,再将两个正在跳舞的迷你人物放上去。两者很自然地结合,演绎出一个他想要的舞池故事。

此外,还有一幅作品令人印象深刻,是讲述前线医护人员和民众面对冠状病毒病(COVID-19)的情景。张君明巧妙地运用了量尺来象征每日不断攀升的新增确诊病例,“那个时候一直徘徊在七八千的位置,很多人心想会不会突破5位数,疫情会不会恶化。这个作品有点反映我本身的担忧和焦虑,周遭的人一直害怕会超越1万人。你看其中一个前线人员的手势,是要叫病毒停下来,不要再往上了。群众和媒体在一旁只能无助地看着确诊数字上升。”

《有起必有落》∶几个月前,看着确诊病例数字一直高居不下,张君明感到焦虑和无奈,便把自己的心情投射在这幅作品。

过了不久,他又构思了一个穿越时空的题材。张君明笑笑地说,那个时候刚好观看了漫威的《洛基》(Loki)连续剧,剧情里头便谈到时间旅行和平行时间线,可以允许多个平行宇宙的存在。“我想,如果有一辆车可以带我们去到另一个平行世界,会不会是一个没有病毒的世界呢?”

在持续创作的过程中,他没想到每一幅微缩摄影会如此折腾,“头脑一直在那边运转,有时候拍到蛮累的。”他笑道。不过,这场疫情反倒让他有时间停下脚步思考,关于未来的摄影生涯规划。一直以来,他被工作牵着走,一通电话就得跨州或在一个地方待下来完成拍摄。转眼间,一个星期就不见了。回到家又要修图、赶工和顾客会面。“时间过得很快,无法静心去想。如果世界恢复原貌时,我究竟还要不要回到以前生活,还是做出一些割舍?”

《穿越没有疫情的未来》
这是献给把愤怒变成行动的超级英雄。

相关文章:

叶康辉/当你从内到外都是小丑,你就会越做越快乐

吴佩玲/人生有两条路,平凡或不平凡,我要成为不平凡的人

非常人物
微缩摄影
张君明
Heartpatrick
叶康辉/当你从内到外都是小丑,你就会越做越快乐
分享到:
热门话题: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