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牛杂
06/09/2021
牛忠/Take Two
作者:牛忠

【大牌档】牛忠/Take Two

李行因心肺衰竭于8月19日在台北病逝,享年91岁。消息传到耳边,有点感触。这么说吧,没有李行的电影《秋决》,牛忠这个身分可能就不存在。让我略略说几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秋决》,是我最喜欢的李行电影,因为喜欢,看了《秋决》,写了一篇影话,是给学校的手抄刊物,阴差阳错却投稿给了《学生周报》电影版,开始了牛忠写影话,认识了雅蒙、迈克、公羽介、家毅。雅蒙曾说爱看电影的人是长情的,我们几个在学报写影话的人几十年后至今还是朋友,是这样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已完全忘了那篇《秋决》影话写了些什么,也不会想知道。因为相信是满纸荒唐,一把胡言,无知的见解。当年看了《秋决》后,一直没有重看。李行去世后几天,突然想重温《秋决》,手上没有光碟,于是大海捞针上网找,竟然找到。没想到原来是部干净利落的电影。啰里啰唆的儒家理论道德故事,李行只用短句,不拖泥带水。《秋决》被香港电影金像奖评为最佳华语片百强,也名副其实。

之前不知道,去年台北电影中心策划“电影文物展”向李行致敬,李行谈到想重拍《秋决》一事,可是年纪大了,力不从心,只能放弃。

李行想重拍《秋决》,想必是觉得有不足之处。他能不能给《秋决》更完美的生命,或是不幸拍出了差强人意的新版,永远没有答案了。

ADVERTISEMENT

个人觉得《秋决》这故事是值得重拍的。最好把剧本重点轻微一改,男欢女爱不一定可以开花结果、传宗接代的。不知有没有导演愿意替李行完成重拍《秋决》的遗愿?在天之灵,他不一定会认可。

导演重拍自己的旧作品,和另一个导演重拍一部经典电影是有差异的。前者是想把自己作品的不足改善得更完美,后者是把经典以新的演绎介绍给新一代观众。即将上映Steven Spielberg重拍《West Side Story》就是后者。

有些经典是不可以复制的,希治阁相隔22年后,重拍自己的电影《The Man Who Knew Too Much》,1934年的版本里演坏人的Peter Lorre,新版拍得再好却无法复制,也是令观众引以为恨的一点。

导演重拍自己的电影,也有作家重写自己的小说。最为人知的是张爱玲,她早年写了一篇中篇小说〈金锁记〉,一鸣惊人。夏志清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中,将〈金锁记〉誉为“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中篇小说”。二十几年后,张爱玲重写〈金锁记〉成了长篇小说,取名为《怨女》。既然〈金锁记〉已经有如此高的评价,张爱玲为什么要重写或改写,想来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

生命过去的不如意,却是无法改写重拍。生命没take two,不好虚掷年华。

更多文章:

ADVERTISEMENT

牛忠/A Bigger Splash

牛忠/三恨

牛忠/名家序

牛忠/懂个屁

ADVERTISEMENT

李行
秋决
张爱玲
金锁记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