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暖势力最新文章
07/09/2021
伟伦:既然无法改变原生环境
“勇敢向前 活出自我”
李佳憓
周伟伦的不爱笑也不多话,在东奥赛场上势如破竹闯进决赛,被队内人称“沉默杀手”。 (取自 国家体育理事会脸书)

报道:李佳憓

东京奥运会热血落幕后,马来西亚在本届残奥会以3金2银圆满收官,创下史上最佳成绩。尽管残奥会的关注度不及奥运,但无论输赢,运动员们皆在不完美的身体及人生逆境中缔造不平凡的传奇。

本报记者视讯访问硬地滚球银牌得主周伟伦,带大家认识这位一战成名的男孩,背后无畏迎战生命难题、终于站在奥运颁奖台上绽放光芒的故事。

一出生就被诊断脑瘫

伟伦一出生,就被医生诊断患有脑瘫。脑性瘫痪(cerebral palsy)最常发生在婴儿出生之前,因脑部出现损伤导致肌肉张力或姿势障碍,影响四肢和躯干活动。

“其实我全身都不方便,脚和手会僵硬和萎缩,穿衣服的时候会比较慢,换有纽扣的衬衫也很吃力。”

伟伦说,自己从小在行动上不像其他人那么灵活,肌肉也不太有力量。“只要坐上了轮椅,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方便。比如遇到楼梯、沟渠或斜坡太高的地方就去不了,太窄的空间也进不到。”

往事犹如过眼云烟无需重提

伟伦出生于柔佛新山,没有兄弟姐妹,4岁的时候被母亲遗弃转由公公和姑姑照顾。他依稀记得自己跟公公的关系不错,只是后来因为某些原因无法继续照料,于是伟伦年仅9岁被送到了残疾人之家。提及人生遭遇,伟伦虽然心中有感但不愿详谈,毕竟人这一生需要经历很多事,对他而言,过去的有些事犹如过眼云烟无需刻意重提,也不刻意去煽情。

年纪渐长,伟伦努力学习如何自理并了解到在艰难环境中成长不容易,即便是残障人也还是得靠自己,有如大家所见到他带点倔强的性格。“残障人士很辛苦,但不管怎样,长大后不可能一直希望有人帮我,万一有天没人可以帮我,我要怎样?”

“所以我长大之后就理解到这个道理,想办法如何继续地生活。”

19岁赴隆自力更生 不理会异样眼光

在朋友协助下,伟伦19岁时搬到吉隆坡自力更生,在一所特殊学校学习电脑技能,之后顺利找到资讯工艺领域的工作,目前跟朋友一同住在斯里肯邦安。

也许,一些残障人士的直观感受是他们离健全人的生活很远,因种种原因使得他们不太愿意外出。针对这点,伟伦坦然接受自己与生俱来的不同,面对旁人的异样眼光不加理会。

“我已经习惯了,像我们坐轮椅的人如果一直去想别人怎么看,那么一辈子就只能待在家不出门了。”

伟伦并不曾遭受公然歧视或不平等对待,但认为社会一些无障碍措施其实不够友善。他举例:“我通常遇到很多厕所的无障碍措施设计不太对,不是说空间大就好了,还需要一些扶手啊、用水设备等。”他补充,一些健全的人甚至霸占使用残障厕所,让他只能在外面等。

尽管诸多不便,伟伦认为身障者是有缺陷,但不代表什么事都做不到,相反地能很好照顾自己。他向其他身障者喊话:“我知道外面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有缺陷,但我想说,敢敢地出来!不用怕人家嘲笑啊或什么,就敢敢出来,哪怕有一天你也可以参加这项运动,然后得奖呢?”

老师介绍与硬地滚球结缘

伟伦是在老师介绍下与硬地滚球结缘,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接触运动。“刚好我的残疾等级适合玩硬地滚球,我就傻傻地去玩咯。”

在东京残奥会上,伟伦参加的是硬地滚球BC1级男女混合个人赛,这个级别属于运动员因协调性受损,导致腿、手臂、躯干影响行动限制,但无需辅助设备抓球和丢球。

硬地滚球对痉挛患者或严重残疾人士来说,是很好的锻炼,包括他们的思考能力、视觉、手力和力度的运用,伟伦也因此结识了其他项目的运动员,朋友变多了。

访谈过程中,伟伦嘴上平淡地形容硬地滚球只是游戏,谈不上非常热爱,但一说到硬地滚球的专业,伟伦眼里始终藏不住对这项运动的炽热。

“硬地滚球看起来很简单,但玩起来不太一样,很考验精准度的控制,还要谋略一些布局,因为球会出现在任何地方,也会随时被移动,需要靠选手自己的专注和准确判断。”

伟伦曾参加马运会表现不俗被国家队慧眼看中,成功通过国家队选拔后开始“半工半训练”生活。回忆起当年的日子,他说:“很累是不会啦,但因为星期一到五都要上班,六日还要训练半天,有时也会懒惰,不过我还是去了,从来没有旷过工作和训练。”

伟伦从2019年开始全职运动员生涯,于是向公司拿了2年的无薪假全力备战奥运。至于未来会继续往体育发展还是另有规划,伟伦未有决定。

盼更多人关注硬地滚球

“我的目的就是要让大马人关注这项运动,因为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伟伦带着硬地滚球首次踏上奥运舞台,为大马赢得史上第一面奖牌。他自认不是一个容易兴奋或情绪起伏很大的人,因此无论是比赛中或领奖时刻,伟伦的表情都很冷静,不爱笑也不多话,被队内人称“沉默杀手”(Silent Killer)。

从默默无闻到一战成名,伟伦成功让更多人关注硬地滚球项目。在全国人民的掌声下,很多人期待这位26岁的小将放眼追逐2024年的巴黎奥运会,甚至是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不过,伟伦目前只想好好休息后再打算。

与教练亦师亦友

习惯独处的伟伦与教练艾曼(Aiman Hafizi)从2017年相识,当时只是一对一的助手,但同龄的两人很谈得来,直到艾曼升格为教练后,彼此相处和沟通的时间变长也更有默契,成为场内是师徒、场外是好友的关系。

除了指导训练,每次伟伦出国比赛,艾曼都会陪伴在侧为他解决一切不方便问题,包括照料他的起居饮食,尤其是如厕的时候。艾曼平日也会打电话关心,确保伟伦得到很好的照顾。

“我也有几个关系特别好的朋友给我最多鼓励和支持,他们经常说,如果有什么麻烦都可以找他们。”此次得奖,伟伦由衷感谢教练和好友,以及希望将这枚银牌献给他的团队和硬地滚球运动。

活在当下更重要

9月3日,伟伦与一众运动员从日本载誉归国,多家媒体驻守现场接机的场面让他受宠若惊。此外,他在社交媒体上也不断刷到关于自己的新闻,首次受到高度瞩目。不过,在这些荣誉和掌声之下,他依旧跟着自己的步伐脚踏实地生活。

“我就是这样普普通通地过生活。”伟伦的兴趣就是睡觉、打游戏、看动漫,比起不断为人生设下明确目标,他觉得活在当下更重要。

脑瘫病变是非进行性的,不会随时间推移而明显恶化。询及是否会担心身体状况,伟伦表示:“我现在年轻是还可以的,但老了之后多少都会有影响,身体可能会变得比较僵硬或没有力气。”

人生有过低潮或怀疑自己吗?伟伦先是静默了几秒,然后说,有些事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不管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我们都要去克服或者跨过这些障碍,对我来说,没有生活是容易的,只是看你要不要罢了。”

“要勇敢去试,要做就去做,别想太多太复杂,这样会活得更自在。”

整场访谈下来,伟伦难得笑言:“如果真要说最辛苦的一段日子,应该就是训练不能回家吧!哈。”因疫情关系,所有备战东奥的运动员需依据规定留在国家体育馆内专注训练,不得外出,也不能回家,这对向来更喜欢享受一个人生活的伟伦,反而有点不习惯。

成功克服运动员心理障碍

伟伦性格文静,不太会向他人吐露心声。但从这几年的比赛表现上明显看得出,他成功克服运动员的心理障碍和负面情绪,尽管一路走来不易,但不轻言放弃的态度与百年积淀的奥林匹克精神交相辉映,乃至创造奇迹。

面对各种提问,伟伦回答得很精简干脆,非常“省话”,或许他更愿意用行动证明自己:既然无法改变原生环境,那么就珍惜活在当下,勇敢踏出去活出自我吧!

暖势力/星期二下版/无畏迎战生命难题

周伟伦与教练艾曼从2017年相识,场内是师徒、场外是好友的关系让他们合作更有默契。 (取自 PICOMS物理治疗学院脸书)

周伟伦参加新加坡2015年东盟残疾人运动会后与志工们的合照。 (受访者提供)
虽然周伟伦患有先天性脑瘫,但身体上的缺陷无阻他为大马缔造历史,勇夺奥运硬地滚球项目首枚奖牌。 (摄影:蔡伟传)
周伟伦鼓励与他相同遭遇的身障者勇敢站出来,也许有一天他们也能参赛得奖。 (摄影:蔡伟传)
周伟伦19岁搬到吉隆坡自力更生,也开启了一边工作一边玩硬地滚球的运动员生活。 (受访者提供)
他从2019年开始全职运动员生涯,向公司请了2年无薪假专心备战东京残奥会。 (取自 国家体育理事会脸书)
周伟伦内心的强大让他面对每场比赛都能保持冷静:“不管输赢,我只要专注好好打球。” (取自 国家体育理事会脸书)
周伟伦偶尔会跟朋友外出,图为他与朋友在吉隆坡观看舞台剧表演后合照留念。 (受访者提供)
周伟伦一开始抱着玩游戏的心态学练硬地滚球,没想到却为他的人生带来转变。 (取自 国家体育理事会脸书)
周伟伦希望把奖牌送给教练、团队及硬地滚球运动。 (摄影:蔡伟传)

残奥会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天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