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07/09/2021
廖国平/送别(上)
作者:廖国平
图/Nereia

安动作慢,常误事情,有点狼狈。有一段时间每个星期天下午会来我家改作业,熟悉的引擎声在转弯处传来,我推开门准备迎接他的到来。我有点监督的意味,单纯点是帮助他,但也是对他不信任,不相信他能自行完成作业赶上进度。

我多半会准备点水果茶水招待他,安坐着躬身,一向彬彬有礼,极有涵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金乌西坠,天色渐暗,安准备离去,如倦鸟返回山林,整个下午在批改作文,疲累不堪。我惯例会替他抱起一箱作文簿,方便他弯腰穿鞋子,他总会不安地鞠躬,我们缓缓步行到车子旁,放好作业,他不会马上离去,絮絮谈不停,声音时高时低,学生学校个人教堂,生活中的琐事常是我们的话题,间中笑声绵长,在空气中散开,驱散之前的郁闷。他慢慢坐上驾驶位,但还是不急离去,按下车窗,继续谈笑。之前批改作业时,专注,目光横行,在错字病句间按迹循踪或按字索句,红笔在句子间游走,留下符号字迹。客厅寂静,偶尔是我起身推椅,倒热水冲茶的声音;此刻在车旁,心情松懈,想到话题就高谈,似乎要把刚才错过的时光追补回来。离别时刻没有惆怅,也没有百般叮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安恬静的个性暗含调皮,静如处子。专注时,眼球良久不动,深思中忘了启动引擎,道别时我说慢走,他应诺,短促利落,启动,轻踩油门,轮胎欲行又止,反复进退,像摇篮轻摆,轮胎碾压草地上的干枝枯叶,发出窸窣响声,那是他不舍的心跳声,果真慢行!他扬起手挥别,笑容深深,探出头说谢谢老师,几分钟后仍在原地,让我啼笑皆非。暮色渐浓,微风轻拂,安的头发映着余晖,更显光泽,绵密柔顺。离别让安有点忧郁,总是难舍啊!轻踩油门,挥手,和着景色离开。

曾在办公室留得较晚回家,遇上滂沱大雨,浓云密布,短时间是不会放晴,我收拾完毕准备取车回府,经过安的座位时,与他道别,他弹起来确认我是否此刻走,我微笑颔首,他立即说雨势太大,送我一程,我摇头说不必,让他留在办公室处理作业。

没事,我回来可以继续处理,不会耽搁事情的,老师放心!语音刚落下,他一箭步站在门口准备替我开门,眼球看到门边灭火器上勾着一把伞,借一下应该没关系,说着伞握在手上了。这小子手脚麻利,反应快速,就不知为何批改作业速度缓慢,也许真应了一句话:上帝只给你一扇窗!

ADVERTISEMENT

安抢前开门,伸手一扬,老师请!他像神瑛侍者,我变成绛珠草了,享受他诚恳的服务,我含笑道谢,他嘴巴一抿,眼睛急速闪烁,划过亮光,满是笑意。

小心路滑!廊上温馨提醒;廊外雨水丰沛,万千水箭猛射大地,一片灰蒙。

来到台阶,向下望,上方雨水急速流下,沟渠不深,来不及吸纳,水位高升,路面积水,涉水必定弄湿裤管。

行,就到这吧!我好言相劝,不要安鞋子裤子湿漉漉。

没事,这个容易解决!他放下手中的伞,三两下就把鞋子袜子脱下,丢弃台阶旁,说待会儿回来再穿上,我看着他光裸洁白的双脚,心一紧,感动得说不出话。小心!我们慢慢步下台阶,准备涉水过马路,水流湍急,形成水纹路,安先举脚踏入水中,回眸叮嘱我小心,我踮起脚跟慢慢涉水,寒凉的雨水还是渗入鞋子,浸透袜子,一股冷意从脚底上升,脊背冰凉,水声低回呜咽,潺潺作祟,水花飞溅,荡起无数涟漪,转瞬间没入激流中,那是我无法解开的密码。安频频回头,眼神柔和,像找到走失羊儿的牧羊人,他就在咫尺,中流砥柱,让人极放心徐徐前行,横过马路后,廊上仍有强风夹带着斜雨扑面,安撑开伞为我挡风遮雨,一路护送,经过食堂,一个学生投以羡慕的眼神说,我也要遮雨。我和安相视,莞尔而笑,准备踏出廊外取车,豪雨劲风,安近身,尽量不让我淋湿,一伞挡住整个天空的雨水,开车门时更是小心翼翼,看我坐进车位,提醒慢行,能见度低。启动引擎,我向安挥手,在迷蒙的豪雨中看着他朦胧的身影,心是暖和的。

偶尔我们会在乒乓室,名为切磋,实则出汗,一半是球球技弱,协调性差,球速与力度无法相合作,不是出界就是下网,频频跑动捡球。安表情丰富,为一个回球或抿嘴皱眉,或睁眼惊叹,或仰天长啸,或扼腕叹息,或轻吐舌头,他是被教育耽误的喜剧演员。一次打完球已经超过6时30分。离开球室,天边一片殷红,夕阳在云海中燃烧,映得安脸颊通红。我们都被吸引,依着栏杆,静静欣赏泼墨似的晚霞,云蒸霞蔚让我们有了沉默的借口,四周悄然,晚风清凉,吹散身上的热气,那一刻无声胜有声。

ADVERTISEMENT

天色昏暗,雨的变奏催人下楼,偌大的校园平日人声喧闹,身影晃动,此刻空寂悄然,极为宁静。浓云加厚,急速飘移,凉风吹得落叶纷飞,一片迷离,四处残景。我送安到车旁,如毛细雨乱扑脸上,吹面不寒,安不急着上车,我们站着闲谈,任由雨丝飘下,没有被天色吓退,安说送我,就一起走到6米的车边;我想想不好,说还是我送你,又把安送回车边,准备看他上车,安说别啦,还是我送老师,眼睛隔着镜片泛起良善的笑意,我总觉他眼睛藏有星辰,晶亮深邃,浓眉也露深情,安再次把我送回车边。我说我目送你去车边,你把车子开来,我尾随在你后边好了,我眨眼;安点头。白色的车身在渐暗的暮色里还是显著易辨,如安的心。我们绕着校园来到校门口,安亮起左边的讯号灯,等待右边的车子驶过,我打着反方向的讯号灯,意味着离别,安伸出右手向我挥动,我轻轻鸣笛回应,一转弯,看着望后镜,再次目送安离去,在细雨中。

雨势按捺不住,向大地扑下,大雨如箭,打在车镜上,发出沉闷的声音,眼前景物朦胧,不时听到路面流水飞溅的声音,行经低洼处,一片积水,轮胎碾压,激得浊水高飞,水花四溅,好像安与我涉水过路时荡起的水珠,到家门时,雨势越大,后山空蒙,我淋雨进屋,心是热的。

送別(下篇)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散文
廖国平
离别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