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07/09/2021
1MDB稽查报告案 | 莎达都:警充公1MDB文件“稽查工作受阻”
纳吉于周二现身吉隆坡法庭面审。(黄志汉拍摄)

第7控方证人:1MDB特别稽查队队长

(吉隆坡7日讯)一马发展公司(1MDB)特别稽查队队长莎达都认同,由于警方在2015年7月8日充公了1MDB的文件,因此这使到1MDB在提交文件予总稽查署时,陷入困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与1MDB前首席执行员阿鲁尔甘达被控修改1MDB稽查报告案于今日续审,莎达都以此案第7名控方证人的身分上庭供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指阿鲁尔拖延呈资料

此前,莎达都供称,虽然阿鲁尔甘达口头上答应稽查团队提供所需的资料,但是拖延了多个月,而最终提供的资料也不完整,只有约60%。

阿鲁尔甘达的代表律师拿督西瓦纳登今日针对总稽查署在2015年12月16日与1MDB进行总结会议一事,交叉盘问莎达都。

他问莎达都,后者是否意识到对1MDB进行的稽查中期报告(Interim Report),在2015年7月9日提呈给公账会?

ADVERTISEMENT

莎达都表示,她不记得确切日期,但有关的报告是在稽查工作的3至4个月后提呈的。

西瓦纳登接着问莎达都有关警方在2015年7月8日充公1MDB文件的事项。

莎达都供称,她不记得确切的日期以及被充公的文件。

西瓦纳登进一步问莎达都:“你是否认同我说的,这(警方充公文件)会让1MDB陷入困境,警方充公文件,他们(1MDB)必需向当局要求取回文件用于稽查。”

莎达都回答是的。

此外,莎达都供称,阿鲁尔甘达在2016年2月24日的会议上,就1MDB稽查报告而讨论的65项课题,这些课题皆是在阿鲁尔甘达接任1MDB首席执行员一职前所发生。

ADVERTISEMENT

阿鲁尔甘达是在2015年1月5日接手1MDB首席执行员一职。

此前,第6名控方证人前总稽查司丹斯里安比林指出,前政府首席秘书丹斯里阿里韩沙在2016年2月24日安排及主持一场有关1MDB稽查报告的会议。

西瓦纳登今日交叉盘问莎达都,在有关会议上讨论的65项课题,是否没讨论大马在逃富商刘特佐的课题?

稽查报告没提刘特佐

莎达都表示,没有讨论刘特佐,因为有关的稽查报告并没提及刘特佐。

她也认同,他人可针对1MDB稽查报告的内容向总稽查司提出意见,而最终作出决定以及在有关报告上签名的仍是总稽查司。

此案将于9月27日续审。

ADVERTISEMENT

阿鲁尔甘达于周二出庭面审。(黄志汉拍摄)

ADVERTISEMENT

1MDB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