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专题
08/09/2021
修读政治学与国际关系未必从政,更宏观视角解析世界
记者:本刊 梁慧颖

从近期我国的政局动荡,到国外例如阿富汗的情势演变,想必很多人都想要问:“政治到底怎么了?”

对于政治,许多人都持有负面看法,认为政治就是一个大染缸,进去后肯定蹚浑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然而,政治学作为一门学问,到底是怎么看政治这回事呢?还有是不是读政治学的人,就只能成为政治人物或智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有人说他想要读政治学,别人的反应通常会问:“啊!你想要当政治人物?”言下之意,似乎读政治学的目的就是为了从政,但其实这不是绝对的因果关系,因为如果仔细去看那些台面上的政治人物,就会发现绝大多数的政治人物都不是政治学出身,那么政治学到底是读来干什么的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说说政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马来亚大学中国研究所所长饶兆斌博士说,一般人对政治观感不佳,这是可以理解的事,因为许多政客确实给予了不良示范,使到民众以为政治就是这么消极。但如果从其他角度来看,政治可以很高尚,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曾经说过在众多学问当中,政治学乃首要学科(Master Science),说明政治学是个至高无上的重要学科。

ADVERTISEMENT

东方也一样,他以孔子为例,孔子周游列国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抱负,相信孔子也会认同亚里士多德的看法,只有把一个国家管理好和建立起稳定制度,这个国家才会真正繁荣起来。他相信这也是大多数政治学学生的初心,“不能说是特别伟大,但至少是对政治秩序的一种追求或探讨。”

新教育(9月7日)封面故事:政治学与国际关系
饶兆斌说,读政治学可以发挥实践作用,例如为政府的决策提供建议,但也可以作为纯粹的学者,研究社会和政治的变化。(照片来源:本报资料中心)
 
政治学的分支学科

每个文明都有自己的政治智慧,但是将政治视为一门学科并且予以研究则是从西方开始。

饶兆斌说,政治学最初着重研究制度,例如研究为什么国家宪法会是这样的设计,而这样的设计又会产生什么样的作用还有政权架构。后来,政治学慢慢从这种制度和文本上的研究,扩展至观察人的政治行为,比如研究选举如何被操作,及选民到底是依据什么因素来投票。

从政治学又能划分出分支学科,他列举以下几个主要领域:
·公共行政学:研究政府机关的政策如何有效落实,可以说是最接近政治实践的一个分支。

·政治理论:研究政治制度和探讨什么是理想的政治生活,与实践相差较远。

·比较政治学:利用比较的方法研究政治现象,试图从中找出规律、模式或不同点。

ADVERTISEMENT

·国际政治学:国际政治学也称国际关系和国际事务,研究国家间如何打交道,还有研究像联合国这样的国际组织。

政治学除了本身延伸出分支之外,他说,政治学也与其他社会科学出现交叉融合的情况,所以有所谓的政治经济学、政治社会学、政治传播学、政治人类学等分支。

他本身的博士学位是研究国际关系,他说单单国际关系理论就有现实主义、自由主义等流派,研究生可以纯粹研究理论,也可以政策为导向,总之政治学这个领域实在有太多方方面面值得研究,端看研究生要从哪个角度切入。

多了解密切关系国家

许多研究政治学的人都是研究自己的国家,他觉得这一点很正常,毕竟多数人都是以关心本国政治为主,然而他认为我国始终缺乏了区域国别研究,不像英美这些国家面向全世界,有许多专门研究一个特定国家的专家。

当然,他强调我国不是完全没有这一类的专家,比如前首相敦马哈迪在1980和1990年代倡导向东学习政策时,我国便出现了一些研究日本的专家。但整体而言,我国在这方面的研究还需要加强,尤其当我国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应该多去了解别的国家,特别是那些对我国有重大影响的国家,例如东盟国家和中国。

新教育(9月7日)封面故事:政治学与国际关系
邱颖慧,国际关系毕业生除了在外交领域、智囊团、媒体和非政府组织之类的机构工作,也有不少毕业生进入企业界,因为企业界渴求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照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国际关系,研究国际层面的政治现象

如果说研究国际关系,本地开办国际关系学系的大学不算多,而且提供这类课程的大学多数是公立大学,例如马来亚大学、国立大学和北方大学。

ADVERTISEMENT

在马大,所谓的国际与战略研究系其实就是研究国际关系,根据系主任邱颖慧博士的介绍,大学新生通常会先学习一些基本概论,例如国家是如何组成,还有从历史角度探讨国家间是如何互动。另外,学生也会认识各种外交手腕和手段,包括了解社群媒体如何影响政治的发展,以及认识区域主义,例如东盟和欧盟这些组织的角色与差异,还有国家是如何透过参加区域组织来巩固国家与周边地区的利益。

若再深一层,她说,学生会学习分析外交政策、探讨国际安全议题和触及区域国别研究,比如深入了解东南亚政治或中亚政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每所大学的课程架构不太一样,但基础是相同的,而马大这个科系之所以称为国际与战略研究系(Department of International and Strategic Studies),主要因为在研究所阶段,课程内容涵盖国防安全研究,因此学系的名称就定为国际与战略研究系。

也许有人要问:世界那么大,国与国的关系又那么复杂,到底国际关系学是怎样圈定研究哪一个国家或哪一段关系呢?对此她表示,修国际关系的学生首先会学习理论打好基础,但是单单掌握理论是不够的,所以每个科目还会旁征博引,用案例来加强教学,比如引用阿富汗作例子,分析为什么那么多国际组织在援助阿富汗,阿富汗却仍然走不出困境。透过不同案例,学生能够更广泛地了解国际政治。

探讨企业与社运的影响力

虽然国际关系学基本上是探讨国与国的关系,不过在现今世界,非国家行为体的角色也非常重要,所以她说国际关系学也会探讨主权国家以外,例如跨国企业和社会运动是如何影响国际关系。

她本身的兴趣是研究东南亚和东盟,特别是马来西亚和东帝汶。她说,本地不乏专门研究东南亚以外国家的国际关系学者,但这类学者毕竟还是属于少数,因为如果要深入透彻地研究一个国家,学者起码需要到那个国家做田野研究,然而距离和语言很有可能会是一道障碍,要做区域国别研究的学者首先必须克服这方面的问题。

修政治学一定要学以致用?

关于国际关系学的毕业出路,邱颖慧说,许多毕业生最向往的职业是当大使和外交官,实际上也有不少毕业生在非政府组织、媒体和智囊团工作,也有毕业生去了企业界,因为企业需要具有国际视野的人才,而国际关系学的毕业生虽然非商科出身,但他们凭着他们的国际视野一样能胜任企业界的工作。

ADVERTISEMENT

对于大学教育,很多人都有一种想法,认为读大学就一定要能学以致用,然而饶兆斌说,包括政治学在内的社会科学领域,没有说一定要学以致用,“因为社会科学更多的是讲求一种对社会的客观认识,你可以实践到生活当中,比如为政府提供一些决策的建议、帮政府做社会调查、提供数据研究等等,这些都可以发挥实践的作用,但你也可以作为纯粹的学者,去研究和了解社会的变化。为什么社会需要这些知识呢?因为就好像哲学和历史学,这个社会总要有一些人超然地去观察一些客观的发展现象,而政治学就是整个社会科学类里面,观察这个社会的政治生活和制度的变化。”

国家需要更多社会科学人才

他说,综观国内的私立大学,包括华社支持的大专院校,虽然大部分都有开设社会科学与人文学院,但这些学院所谓的社会科学通常是教育类、语言类和传播类学系,似乎只要不是商科和理工类的学系就通通归类为社会科学,却极少看见真正的社会科学,例如政治学、人类学和社会学。他明白要开办这类学系可能不会赚钱甚至还要亏钱,但是华社不应该因此漠视这个学科领域,应该多培养一些社会科学人才才对。如果有掌校者愿意扛起使命去推广社会科学,“我觉得是值得去肯定的。”

不只大学应该重视社会科学的价值,中小学更应该扮演启蒙角色,让学生对政治有所认识。“回想我们的中小学教育,”邱颖慧说,我们的教育极少跟学生谈论政治哲学,所以社会才会有那种读政治学就是为了从政的错误概念,以及重理工轻人文的观念。

她本身也看过真实例子,一些被分发到国际关系学系的学生,原来对这个学系并没有概念,不知道国际关系到底是什么。由此可见,我们社会对政治学的认识还有待加强,绝对不能误以为政坛上的那些口水和纷争就是政治学的全部。

更多文章:

气象局总监——风起云涌的见证人

ADVERTISEMENT

黛安娜奖得主周宇康——慰藉留学生的心灵捕手

MQA认证严守高教素质防线

景观设计——大自然的美妆师

ADVERTISEMENT

国际关系
政治学
公共行政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