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都市动态
6:54pm 09/09/2021
新常态下需求高
外卖打包容器涨价
疫情期间的用餐模式改为打包外带回家,塑料包装和容器的需求量也增加了。

(沙登9日讯)疫情新常态下,食物回家已非常普遍,然而容器已经在过去的一年内先后涨价至少3至4次,每次涨幅为10至20%,部分食肆业者被迫将相关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一些塑料饭盒和去年的价格相比已经上调了一倍左右。

价格常有浮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受访的容器批发业者指出,其实疫情还没有到来前,价格就常有浮动,惟当时食肆业者多以堂食生意为主,所以一些业者在上所需的容器费用就不会和顾客计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些餐厅则一直以来都有收取包装的费用,即针对所使用的容器,象征性的收取费用,如一个塑料纸袋20仙、盒子50仙或是10%的(包装)费。

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塑料包装容器已经在过去的一年内先后涨价至少3至4次,每次涨幅为10至20%。

涨幅转嫁消费者

容器批发业者说,由于现在用餐情况大变,以为主,一些食肆业者在大量的使用这些和容器下,无法再自行吸纳包装的成本及费用,开始征收费用,让人有“贵了”的感觉,但这期间和容器都一直有在涨价。

他们坦言,一个容器的涨幅是以仙或角为单位,短期或不会觉得是一个成本负担,但是长期并大量使用,至少10%的价格涨幅,足以让顾客觉得沉重。

受访业者表示,他们目前一般都会采取部分物品容器的成本自行吸纳,部分则与顾客共同承担的方式来维持生意,也算是减轻彼此的负担。

他们表示,涨价的原因千百种,据他们了解,现在涨价的情况是与原料不足、制造工厂人手减、运输费高涨、国际油价有波动有关。

有者也说,尽管这期间这些和容器的需求量增加,但是他们的生意也同样受到了疫情的影响而有所流失,如一些食肆业者已经暂时休业,一些仍有营业的食肆业者则因为生意减少,所以购入较少的容器。

一些食肆业者为了平衡收入会选择自行吸纳包装容器的成本,若涨幅过就只能被迫将相关成本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钟小姐(40岁,容器批发业者):增加食肆成本负担

“据制造商向我透露,这期间和容器涨价最大的原因是和原料不足有关,毕竟这期间的需求量高,单从去年起直到现在,相关的容器就已经涨了至少3到4次,每次的涨幅大约10至20%。

对食肆业者来说,这样的涨幅是很大的,因为是以每一个容器就有大约有几仙或角的调涨来计算,他们大量购买,长期下来会有成本负担,自然不能向以往那样‘免费’给食客。

由于这期间这些塑料物品的价格上涨,我们也只好加到售价中;一些物品我们则以各别负担一半的成本费用来售出;就比如一个饭盒的价格突然间涨了一倍,相信大家都会无法适应。”

黄先生(40岁,凤凰塑胶企业老板):业者象征性收费

和包装涨价已是平常事,在疫情前就已经有调涨,疫情发生后即从去年起至今也有调涨过几次。

可能之前大家不太感受到价格上涨的情况,但随着用餐形式变成以为主,食肆业者也更加感受到所需要的包装成本,所以必须象征性收取费用。

其实,和包装的价格是有浮动,不担保之后或会出现价格调低的情况,但一切都会跟着市场情况包括国际油价的走势,原料的供应来进行调整。”


周先生(50岁,容器销售员):确有数次涨价

“从去年至今确实有涨价过数次,惟具体的涨幅我不太记得,但是容器涨价并不稀奇。

涨价的因素多元,包括国际油价有波动、制造容器的工厂不能运作,即便是运作也是在限制人数的情况下进行,所以在需求量提高,但生产量减少的情况,费用上有调涨是正常的。

但如果相关的物品只是稍稍的涨价,相关的成本店家或供应商一般会自行吸纳。”


李国文(鸡饭档业者):选择自行吸纳成本

“对我来说,如果和容器并没有过分的调涨,我是不会将有关的成本让顾客买单的,会选择自行吸纳。

外面的市场我不太清楚,但是我都是和长期合作的供应商购买、包装和餐具,或许有折扣的原因,所以这期间并没有明显的感觉到价差。”

塑料包装
塑料容器
打包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6月前
6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