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9/09/2021
病人开心,我就开心
记者:包素菡(图由受访者提供)
10/9/有故事的人:中医师何俊踵
各种族病人都是何俊踵诊治的对像。

何俊踵.25岁.彭亨关丹人.中医师

我在中医世家长大,爷爷、叔叔和父亲都是中医师,不过,我们三兄姐弟之中,只有我去念中医,继承父亲的衣钵行医。

其实,中医并非我从小的志愿,但是在中医家庭长大的孩子,多少都会受到家中三位中医长辈影响,在耳濡目染下,自然也对中医有一定的了解和兴趣了。

10/9/有故事的人:中医师何俊踵
何俊踵(后排右一)在天津求学时与同学们一同合照。

从懂事开始,我就看著中医如何救治病人,即使升上中学被送到巴生中华独中寄宿,每次学校假期回到关丹,我也会跟随父亲到诊所帮忙,看他如何治理病人。

父亲是知名的骨伤科中医师,经常治疗脊骨错位的病人。有一次,一名因意外肩关节脱位的病人前来求医。

病人的肩关节鼓起,病情看来很严重,病人也很痛苦,我猜想这名病人似乎要送院手术才行,但是父亲诊断后认为没有必要送院,只需施行一些手法治疗即可,也因此令我大开眼界。

10/9/有故事的人:中医师何俊踵
在中国求学时与父亲何国忠(右二)及各位前辈参加研讨会。

在治疗过程中,只是听到“咯”的一声,原本严重错位的骨关节一瞬间复位,父亲三两下功夫就把病人给治好,令我啧啧称奇。这种手法似乎无法用文字或言语形容和相传,只能凭感觉意会。

其实,我没有想过当中医,对中医也不是很有兴趣,也许经常看著中医治理病人的神奇,立志当中医的念头由然而生。中学毕业后,在父母的鼓励下,我到天津中医药大学升学。

在中国留学的时候,除了更深入认识中医中药,也目睹生命的脆弱和可贵而有所领悟。

10/9/有故事的人:中医师何俊踵
何俊踵(前排右六)和同学们与马来西亚驻中国大使馆的侯老师合影。

那是因为在肿瘤科实习期间,我和一名中医教授巡房时,一名癌症患者生命垂危,教授诊断病人情况不乐观,请医护人员通知病人家属做好准备。结果,我们巡房回来后,病人已经往生。

那时候,我突然感觉到生命是很脆弱也很可贵的,别为了工作赚钱而忽略了家人,因为我们不知道生命的尽头,应珍惜与家人的时光。

我没想过要在中医领域干出一番大事业,只想单纯帮助病人,解决他们的问题,让他们脱离病痛,因为治好病人,病人就会感到很开心,病人开心,我就开心了。

10/9/有故事的人:中医师何俊踵
何俊踵.25岁.彭亨关丹人.中医师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