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09/09/2021
还清水电费 打消放弃念头
RM1500黑暗中一道光
陈莉莉
疫情之前,星洲基金会每年都会为贫困学生举办“情在人间联欢会”。

报道:陈莉莉

(吉隆坡9日讯) 冠病疫情延烧至今,越来越多家庭在贫穷线下挣扎求存。对在星洲日报基金会“情在人间助学计划”下的受助学生家庭来说,星洲基金会日前发出的1500令吉额外生活援助金犹如雪中送炭,令他们感受到人间的温情。

许多学生家长在收到援助金后纷纷来电,声声感谢。特别是单亲妈妈,她们说,1500令吉不仅让她们清还了拖欠的水电费,也让她们在给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来、有时升起放弃念头的时刻带来心灵上的一种安定力量,让她们感受到人间有情 。

何小燕认为,健康最重要,有健康就有了生存的机会。
单亲妈妈失业陷绝望
感谢星洲支撑 挺过难关

一名受助学生的妈妈,47岁的何小燕在离婚后靠自己的力量抚养两个女儿。一个17岁,一个13岁,皆在求学。为了养家糊口,在疫情爆发前,她替纸扎店做家庭代工及做家庭清洁工。一家三口虽然生活清苦,但还过得去。行管令实行后,她失去了工作,完全没收入。

几个月前,自杀事件频频发生,那时的何小燕也觉得世界很灰暗,看不到出路。她说:“那种感觉很可怕,脑海会自动萌生自杀的念头,不是说不想就没事,自杀的念头的确不时出现,压得我很辛苦。直到得知星洲日报基金会让我们申请额外的生活援助金,我彷佛看到了希望,这让我有了期待,对生活有了希望。”

她感谢星洲日报基金会帮助她走过那段灰暗无助的日子。

目前一些经济领域解禁,她找到了工作,并相信母女三人的生活将慢慢回到正轨。

“现在的我觉得健康最重要,失去健康,什么也没有,有健康才有生活的条件。”

罗金婷说,星洲日报基金会发1500令吉,解决了她生活上的问题。
 
全家失业 还不起学费
患眼疾单亲妈怕开学

36岁的罗金婷,先天性眼疾患者,从小视线模糊,只看到近物,超过两尺就无法看见,都是靠感觉在生活。

离婚后带了三名18岁、17岁、14岁的儿女,投靠住在甲洞某政府廉价人民组屋的老母亲。

为了养家糊口,她曾经在餐厅洗碗、当清洁工、家庭代工等。后来当媬姆,替人照顾孩子。可是,疫情爆发后,雇她照顾孩子的家长失业,自己可以看顾孩子,因此把她解雇了。两个平日打散工帮补家用的儿子也失业,一家人完全没收入。

过去三个月他们一家是靠善心人的捐款,以及杂饭档老板送的剩菜剩饭糊口。

罗金婷说:“我已经扡欠多个月的水费,共100多令吉,过几天就被断水;电费也欠了好几百,在这困难时候收到了星洲日报基金会捐的1500令吉,解决了我们的困难。”

“现在最苦恼的是女儿开学时的额外开支,譬如校服、校车费、学校杂费等。我希望学校不要这么早开学,等经济活动全开放,我找到了工作赚到了钱, 就可以应付开学的费用了。”

苏建成说,星洲日报基金会的1500令吉援助金真的是一场及时雨,因为他正烦恼孩子的开学费用。
援金如及时雨
失业夫妇:感谢一路协助

其中一名受助学生的父亲苏建成是一名散工,妻子是印尼华侨。现年63的苏建成晚婚,育有一男一女,分别14岁和13岁。为帮补家用,妻子在一家面档当助手,日薪为15令吉。

苏建成在一场意外中左脚受伤,行动不便,无法找到一份固定工作。行管令期间,夫妇两人都失去了工作。全家陷入困难,幸得地方上的善心人赠送米粮,勉强糊口。

现在部分工商领域可以开工,他找到一份一周工作五天的散工,有了一点收入。

他说,星洲日报基金会的1500援助金真的是一场及时雨,因为他正烦恼孩子的开学费用。

“感谢你们一路来的帮忙,每个月的250令吉助学金确实对我们很大的帮助,减轻我们的生活压力。”

生病还得帮抚养3侄甥
癌患靠援金撑起生活

42岁的吕秀华虽是单身,却协助母亲抚养三名侄甥。

她是一位直肠癌患者。患病之前在一家工厂上班。去年癌症复发后,她便不再工作。

吕秀华的70岁母亲是一位苦命的老人。大儿子欠责离家后,媳妇改嫁,丢下9岁的孙子和6岁的孙女给她抚养;长女离婚后,失去联络,也把10岁的外孙女留在家中。身为小女儿的吕秀华帮助她一起承担领养这三名可怜的孩子。

吕秀华癌症复发后,健康每况愈下,家里面临困境,幸得善心人、神庙以及亲戚不时赠送日常用品和米粮过来接济吕家。

吕秀华知道长贫难顾,但目前她只能见一步行一步。

她说:“平日精神好一点时,我做糕点在街上售卖,只要我有能力,还是希望靠自己。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屋漏偏逢连夜雨,生活本已经很苦,却来了这个疫情,真的很惨。”

她感谢星洲日报基金会一直给予她们家的援助,帮助她一关一关的过了,她表示希望自己可以快点好起来,有能力照顾一家大小。

 
 
繁华城市中的背后,还有许多被遗忘的弱势群体,他们居住在环境简陋的人民组屋,每天苦苦挣扎于生活中。
 
 

星洲日报基金会
分享到:
热门话题: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