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0/09/2021
郭丽云|朗朗乾坤
文/郭丽云(教育工作者)

十多年以前,在准备“忠孝节义”这个课题时,“节操”的代表人物,除了想起在北海牧羊19年的苏武,就是宋末的抗元名将文天祥。那时候,我还连贯上了明末的抗清名将史可法,总觉得“文史”俩虽隔了两个朝代,却有相似之处。

偶然下发现《明史》卷274里有这么一段记载:相传史可法的母亲尹氏怀孕之际,梦及文天祥进入她的房间,遂生下史可法。倘若《明史》所载属实,再按轮回之说,那么史可法即是文天祥投胎转世,重新在人世间走一遭,再一次示现忠君报国,宁死不屈的精神典范。史可法和文天祥一样走到了朝代的尽头,最终走上捐躯赴国难这一条路。不一样的是,对史可法作为的不认可,竟大有人在

教学上有一篇文章为《左忠毅公逸事》,内容叙述明朝的铁面御史左光斗独具慧眼赏识人才及其不畏强权,视死如归的事迹。史可法作为左公最赏识的弟子,在这篇文章里还只能是衬托的作用。以史可法在老师被陷就义以后如何守卫江山的事迹,反映了左光斗的忠毅典范,那是师生之间,言传身教,精神延续的佳话。课文没有纳入清代文学家与史学家全祖望所写的《梅花岭记》,那才是细写史可法,歌颂其慷慨赴义的文章。

梅花如雪,芳香不染。史可法的衣冠冢就在梅花岭上。据说史可法死时正值夏天,经历了清军扬州十日的屠戮劫掠,待被史可法收为义子的史德威前往收尸时,腐尸已无法辨认,故只有衣冠冢。中国文化大革命时,其冢被挖掘,发现竟只有玉带一条。这不禁又让我想起了文天祥临死前带血昭明仁义心志的衣带诏,为何皆留有衣带一条?

清军入关,明军纷纷投降,及至扬州史可法驻守处,遇到拒降顽抗的史可法部队。在这场战役中,清军折损颇多,故在成功以众敌寡攻陷扬州城时,泄愤杀戮,整整十日不封刀。及后,城中百姓尚有尸首入殓者,逾八十万,落井投河,自焚自缢乃至无可辨认者,不计其数。明军失守时,清军即利诱威逼劝史可法投降,史可法坚决不。那一刻,我们仿佛又看到了文天祥的浩然正气,贯穿日月。史可法最终从容就义。

后人谴责史可法,谓因其一人的愚忠和刚愎自用,害得整个扬州城遭清军血洗,无辜的百姓罹难。其实,当时,史可法部队仅有七千众,八十余万的扬州百姓倘若主降,大可起义颠覆史可法,可他们毕竟没有。这段杀戮史,被隐藏了两百多年至清末,才因着《扬州十日记》一书的回流而被清代百姓所知,被我们所知。

面对一个前后背敌仍要誓守江山的忠臣,我们无法以现今的观点去批判他们对仁义道德的坚守。扬州百姓的无辜自是让人痛心,然而忠毅刚烈的精神,却是一个国家难得的象征,影响之深远,教育之广博,至关重要。

在欢庆国庆日与马来西亚日的这一个月以来。我陪孩子涂了好多面的国旗,唱了好多爱国歌曲,我和她们一起激发爱国之心,我们毫无疑问地都爱这片土地。朗朗乾坤,它除了政治清明,还需要国民团结。若问我是否爱得愿意效法先贤一样殉国,我想,我的答案,与众多人的答案,应该是一样的。

清风拂吹
郭丽云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星期前
3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