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1/09/2021
孩子终可当大马人 海外产子妈妈煎熬中迎曙光
报道/李佳憓 照片/受访者提供
主文   暖势力/看见曙光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争取公民身份艰辛心路历程
家庭前线组织、律师与6名母亲入禀高庭联合起诉,盼大马女性公民也能把国籍传承给海外出生的孩子,钟慧丽为(右七)。

(吉隆坡11日讯)随着吉隆坡高庭宣判,大马女性公民与外籍配偶在海外所生的孩子可以通过法律取得大马国籍,案件原告家庭前线组织(Family Frontiers)与6名母亲对此结果大感欣慰。其中3名母亲接受本报访问,讲述这些年为孩子争取大马国籍身分的艰辛心路历程,以及这项标杆性判决如何为他们以及其他面对同样困境的家庭带来一线曙光。

主文   暖势力/看见曙光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争取公民身份艰辛心路历程
高庭的判决对吴玫玫一家来说是一道曙光,未来将无需为大儿子更新签证而奔波。(照片摄于MCO前)
吴玫玫:医疗费按照外国人收费
“大儿子不敢生病”

来自沙巴的吴玫玫,丈夫为韩国籍,育有两名儿子,其中11岁的大儿子出生于韩国持有该国国籍,惟在9个月大随父母回大马定居后,就一直无法拿到马来西亚公民身分,目前持着长期社交访问签证(公民的孩子)在马生活。尽管疫情肆虐期间,吴玫玫也必须每隔半年到移民局为大儿子更新签证。

“我们从2011年开始申请,每次询问登记局柜台有关申请进展,他们都会叫我继续等。总之这些年就是不断地重复申请、等待、被拒绝、打电话、前往移民局的繁琐过程。”

她说,当初大马驻韩国大使馆表示,母亲在海外产子只要回马提出申请就能拿到国籍身分,但实际情况很不一致也没那么简单,一等就是11年。

吴玫玫坦言,如今大儿子以外国人身分在我国生活,根本不敢生病,因为其医疗费用是按照外国人的收费,也不享有其他本地公民的福利。“当局也阐明,长期社交访问签证在孩子满18或21岁成年后,将不得再提出更新,当事人需以成年人的身分再提出其他类型的签证申请,才有办法留在马来西亚居住。”

主文   暖势力/看见曙光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争取公民身份艰辛心路历程
吴玫玫(中)的小儿子(左)在沙巴出生自动拥有本地国籍,但哥哥(右)却持有外国国籍不享有大马公民权益。
质疑为何与别人不同

在教育方面,外籍小孩的入学申请也比较困难,必须等到年底看看学校是否有剩余名额,才有机会就读,过程中免不了跑遍各个部门,需得到校长、教育部特别部门等各方的批准和同意后,才能顺利上学。

原本应就读5年级的大儿子因为申请过程受阻,吴玫玫无奈之下只能让儿子在家自学,由妈妈当老师。她说:“有时儿子跟朋友们在一起时也会问,为什么他跟其他人不同?大家都是马来西亚人,我一样在这边长大,跟他们同年,我也会说华语、马来语、英语啊!”

“当我们一家人出去玩,付费时需要出示身分证,弟弟是大马国籍所以没问题,但大儿子就没有,我们就笑说因为他是外国人,但当下他会觉得失落,为什么他们待遇不同。”

随着高庭的宣判,吴玫玫难掩兴奋:“我第一时间就是跟大儿子说,你终于可以不用去移民局了,你终于可以称自己为大马人!弟弟也说,我们可以3个大马人在家了。”

她补充,自己迫不及待跟全世界公布这个好消息,许多与她面对同样处境的母亲都认为法庭的判决是一个很好的进展,特别是很多人在韩国的大马籍母亲由于考量到孩子国籍问题,只能选择留在国外。

主文   暖势力/看见曙光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争取公民身份艰辛心路历程
钟慧丽与爱尔兰籍的丈夫定居大马多年,早已将这片土地视为家,这些年一直努力为儿子争取大马身份证。
锺慧丽:为儿争取公民权6年
“当局没说明拒批理由”

前大马壁球国家队代表锺慧丽也是原告6人之一,她的丈夫是爱尔兰人,育有一名7岁的外籍儿子定居马来西亚多年。询及听到高庭宣判后的感受,她说:“我的丈夫第一个看到消息,他比我还兴奋地喊: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当下心情非常开心也很激动,我真的不敢相信法官站在我们这边。虽然很开心,但这个案件还没结束,我们稍后会知道政府是否真的会让我们的孩子拥有公民身分。”

锺慧丽认为,政府倾向于提出上诉直至联邦法院,尽管如此,目前他们已经获得了一半的胜利。

产前获驻港领事馆告知没问题

锺慧丽的儿子麦可(Michael)2014年在香港出生,随父亲拥有爱尔兰国籍。麦可出生前,锺慧丽曾前往马来西亚驻香港总领事馆询问是否能授予孩子大马公民身分时,当局表示没问题,但他们一家人返马后却处处碰壁,发现由大马女性公民授予孩子公民身分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我带着2岁的儿子回马,但其国籍申请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被拒绝了,没有人可以给我们一个合理理由解释为何他无法成为大马公民,我们甚至没有收到正式的信函说明被拒绝的原因。”

锺慧丽在儿子不到1岁时就开始为他争取公民权,直到儿子今年7岁仍未有任何进展。“我们不得不一直往布城跑部门,内政部官员只告诉我,系统表示申请被拒绝了,没有任何原因,然后叫我们重新申请,还说所有人都是这样。”

若签证更新失败 儿恐沦非法移民

更新签证的繁琐程序碰上疫情期间更为复杂,需先上网预约再亲自到移民局办手续,若无法顺利更新,麦可就会变成滞留大马的非法移民。令锺慧丽大感疲惫的是,麦可的签证原本在去年3月逾期,却碰上管制令移民局关闭而无法更新,直到7月移民局开放后,当局给予麦可签证半年的期限,并不是根据当下的更新日期,而是从签证逾期日期算起。

“这意味着我两个月后还要再次提出预约,以及到移民局更新一次;然后9月又碰上疫情反弹无法更新,我的压力真的很大。”

官员:叫你儿子回他的国家

“当时移民局柜台官员跟我说:‘叫你儿子回去他的国家。’听到这句话,我几乎要哭了,到底要我怎么做?我的儿子只有6岁,父母都在大马,我们在这里成家,购置产业,这是我们的退休规划,你要我的儿子回去哪里?”

锺慧丽表示,这一切都是很复杂和棘手的过程,伴随着成本、压力和艰辛,所幸后来她为儿子取得期限为1年的签证,减少了到处奔波的次数。

锺慧丽是我国前青少年壁球冠军,曾代表大马出国参赛载誉归国,她甚至拜托国家体育理事撰写推荐信,惟最终还是无法为儿子拿到大马国籍。她说:“若儿子始终没成为大马公民,至少必须取得永久居留签证(PR),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跟我们一起留在大马。”

主文   暖势力/看见曙光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争取公民身份艰辛心路历程
张瑞意认为儿子(左)就是马来西亚人,只是不受承认。图为儿子于2018年国庆日一大早到布城观看游行。
张瑞意:北京出生成无国籍童
“为儿争取公民权 煎熬10年”

张瑞意(Adlyn Adam Teoh)得知高庭宣判后,第一感觉是松了一口气,在此之前她为儿子争取公民权的事努力了10年。

“当时我因工作因素无法离开中国,所以我在孩子出生前就到处询问,如何为他取得大马国籍,但我尝试所有方法都不成功,因此这是我最后的选择,那就是起诉政府。”

张瑞意的儿子在北京出生后,由于法律因素,无法获得中国国籍、大马国籍及孩子父亲的国籍,变成无国籍儿童,也因此无法离境中国长达1年。

“无国籍儿童意味着无法得到任何东西,就像不存在一样。”于是他们被迫向香港求助,成功在2013年透过人道为由为儿子取得护照,然后飞回马来西亚。

每天活得担惊受怕

她表示,目前儿子手持学生签证,但她仍每天活得担惊受怕,同时背负着很大压力,担心儿子的签证突然被取消需要离国,导致她需要重新在别的国家找新工作,也担忧由谁来照顾她的父母?

张瑞意直言,这些年来精神上的压力也直接影响她的生理健康。尽管为儿子申请大马国籍的程序太复杂,但张瑞意却认为这都是小事,就算要她每天报到移民局也无所谓,最重要是能为儿子争取公民权。

“万一有天他瘫痪了,我需要一直照顾他,但他满18岁后就必须离开大马,到时候我们可以去哪里?我要怎样照顾一个病人?这些都是现实的考量。”

她补充,若儿子始终以外国人身分留在大马,他将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毕业后规划自己的人生,除非他取得外国技术人才的长期居留签证,否则没办法找工作,也不能考驾照,甚至对自我的身分认同也存疑。

主文   暖势力/看见曙光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争取公民身份艰辛心路历程
张瑞意的儿子在北京出生后,沦为无国籍儿童,后来以人道为由向香港求助才取得护照飞回大马。
兄弟娶外籍新娘 孩子自动成大马人

张瑞意表示,其实宪法法律写得很清楚,只看法庭、政府和执法者如何作诠释。

“我的兄弟也跟外籍人士结婚,但他的孩子可以自动成为大马人,我而孩子却不能,我不明白,我们(女性)跟兄弟有什么不同?”

无论如何,张瑞意对此次判决表示欢迎,因为这条法律真实地影响她们的日常生活。随着法庭宣判结果,她们的孩子将可以自由地做选择和决定、可以报读本地学校、可以去政府医院就医等等,这些负担与障碍都会被消除。

主文   暖势力/看见曙光了!大马籍母亲为孩子争取公民身份艰辛心路历程
吴玫玫的大儿子无法顺利入读本地小学,只能在家自学,图为吴玫玫带儿子进行户外体验。

海外产子
分享到:
热门话题:
4天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