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学者观点
11/09/2021
黄大志教授.大数据与社会管控
黄大志教授

我们目前最关心的是来自巫统的依斯迈任相,如何有效的利用大数据为改善冠病疫情、促进经济层面的生产率以及政府行政效率作出努力和贡献!这看似不容易,但我们还是寄予厚望。

什么叫大数据?大数据就是能收集庞大、复杂的各类数据,经过专业处理后汇集成数据库,人类能用它帮助自己迅速解决业务上的难题,并提出解答方案。这样一种超凡工具,掌控的信息固然能为自己一方所用,但也可能被敌对的另一方所用来克制自己,是一口锋利的双刃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数据这一概念1998年最先在美国出现。当时的高端电脑领域发现,随着数据量的快速增长,出现了数据难理解、难获取、难处理和难组织等四个难题,这引发大企业对大数据方法的广泛兴趣,纷纷参与研究对策以加强市场竞争力。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目前,大数据最广泛用于大企业,企业利用所能掌握的数据,进行分析来提高运营效率和开发新产品。最近30年来,由于属于前沿技术的大数据取得不少突破,促使数据存储和计算成本不断下降,企业因而能以更少的钱存储更多数据,通过富有分析力的专业人员做出更精准的业务决策。

大数据既能为经济层面的生产率作出贡献,它无疑也能为科研、国防、内政安全、社会管控等领域作出贡献。从正面上看,大数据如用在协助政治稳定、推动经济发展、改善公共服务,增进人民福祉、保护个人隐私、确保公平正义或防止种族歧视等都是好事。对政府而言,大数据无疑能加强其治理能力,通过数据资源的综合处理,提升政府整体的分析能力,更有效的处理复杂社会问题,特别是针对打击犯罪集团的一种手段,遥控人脸识别便是其中之一。

但从负面上看,大数据也可成为一个武器,它能保障自己国家的安全,却也能摧毁他国的安全。作为有良知的社会一分子,我们最关心的倒是一个贪腐滥权的政府会如何利用大数据来从事社会管控、打击不愿同流合污的百姓,以及敢为公平和反歧视发声的人士。好的政府能收集坏人的各种信息来打击惩罚他们,以求保障公民的合法权益,促进社会和谐发展;不好的政府也能收集敌对但富有正义精神人士的详细资料以资对付,甚至赶尽杀绝。人们的个人资料,从出生开始到老年,就可能一直受到收集存档,毫无隐私可言。

ADVERTISEMENT

无论是极左还是极右的国家政权,利用最新科技管控人民行动和个人资讯都是持续掌权的一种手段。代表左翼势力的马克思主义,其国家概念是,国家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国家管理人在维护社会秩序中扮演关键作用,而国家在履行其职责时可使用强制或与非强制的手段。所谓强制手段,不外是我们理解的政府监控手段,而大数据正好符合了监控和社会治理的需要。最近学术界有人把使用高端资讯科技与为巩固政权融合一体的这一政府机制,称之为科技威权主义。

纵观大马目前政治形势,其主要内容仍然围绕在种族偏激主义、马来人的团结与朋党利益分配的斗争上、宗教和大选课题等等。由于巫统已失去了它过去垄断式的权威、内部严重分裂,这类科技威权主义在各党代议士经常跳党跳槽之下,毫无操作空间,不起作用,我们不必为此忧心。

我们目前最关心的是来自巫统的依斯迈任相,如何有效的利用大数据为改善冠病疫情、促进经济层面的生产率以及政府行政效率作出努力和贡献!这看似不容易,但我们还是寄予厚望。

ADVERTISEMENT

黄大志教授
学者观点
大数据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