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2/09/2021
夏天凉一凉/庄益安(伦敦)
庄益安(伦敦)

今天在行李箱来个大翻转,明明记得存放着一双绑带的运动,从槟城回来,一直都没取出来,再三检查搜索,还是不见其踪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対凭空消失,我坐在沙发上发呆苦思。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由于贪图方便,每回从伦敦回马,到从马返回伦敦,一直以来都存放在行李箱,准备哪天回囯,丢几件衣服进去即可。

我喜欢在抵达吉隆坡机场,拿了行李马上把球鞋换掉,穿上拖着行李上火车,轻松方便。假若没有人坐在旁边,索性也脱掉,一双脚很踏实的贴在火车地板上,很舒服。

从机场到市中心的快速火车,冷气可说是强劲无敌,冷风呼呼的笼罩四周,和外面可以烧焦人的天气,来个冬夏交集。

在伦敦冷足几十年光景,人体早已训练有术,区区的冷气対我张牙舞爪起不了作用,巧好相反,如此冷冷温度正合我心意。

我看见前排一名华裔乘客,悄悄披上一件外套。心忖他是怕着凉了,很巧的是他也瞄到我在望他,还真的有点尴尬,马上望向窗外假装欣赏风景。

我携带的行李都以为主,因为怕热,里头都是短裤T恤,最重要一定要把带上,现在任何场所,一对可说是风行无阻,方便到连袜子也省下。

住进酒店后,之前穿的球鞋和大行李箱就寄放在酒店,然后穿着背着包包乘搭飞机回槟城家乡见家人朋友,继续到处游逛。

那双球鞋得等到回英囯伦敦之日,才回到我的双脚上。

我记得有一次从槟城飞往台北,全程也是靠一双走天涯。

当然喜爱穿也有一个典故,可以防身。

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到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Lisbon)旅游,住进一间经济饭店。几天内独来独往,逍遥自在,周围一切如斯平静;每天早上,我都在饭店楼下一间道地的小茶室吃面包喝拿铁,再开始往景点打卡。

最后一晚到酒吧喝杯放松一下,由于时间还早,酒吧没有什么客人,酒保无所事事,一边抹酒杯一边和我闲聊,当他知道我落脚入住饭店地方时,一脸惊讶。他告诉我那区是犯罪之首,全是难民、穷困人家,小偷、贩卖毒品黑道人马云聚的地方,我一个亚洲陌生人面孔,怎么会平安又没受到骚扰或被打劫?

然后他从头到脚重新打量我一下,一件T恤,一条破洞的牛仔裤,没戴手表(当年也没有智能手机),还有一双陪我走遍大街小巷,上山下海,风尘仆仆的,他恍然大悟,开心的対我说,放心没事的,你走在那条街上,你的穿扮简直就像他们的一分子,You look like one of them,绝対安全。

我低下头,看看露出活泼又有点脏的脚趾,啼笑皆非,竟然变成同道中人了。

从此就好像,走在街上不会显得光鲜特别注目,加上天生没有那种富贵逼人来的气质,不会有坏人打主意,也许穿着到处走的人,予人感觉口袋也不见有很多钱,而事实还真的没有。

还有很多好处,走累了,回到家或饭店,把脚一甩,散落在不远处,有时候还会正背相反,奇迹般像求到一个圣杯,非常有趣;然后洗澡时顺便冲洗一下,明天出门要穿的时候已经干了,太方便打理了,也不用费力弯下腰时常去绑鞋带。

自此旅行就更加简单,把行李箱空位让出来,可以买多点伴手礼。我记得在台湾上机时,多塞了3盒凤梨酥。

在寻遍一轮不果后,我把整年没提用的行李箱推回小仓库,想必是遗漏在某个角落。此时行李箱似乎被某些硬物顶住,碰碰声响着一直推不回原位,用手机的手电筒一照,赫然发现那対安然摆在里头,不禁狂呼太好了找到了。

我有种失而复得、莫名的满足感。

伦敦夏天气温高达31度,穿着出门凉一凉最适合,加上非常时期不能旅行和回马,正好让我幻想一下穿着,走在烈日当空槟城的大街上,沿途寻找我最爱吃的虾面、咖哩面。

不过,常常走了一段很长的路后,发现一点也不凉,还有点烫。

度假
凉鞋
轻便
护身符
庄益安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