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2/09/2021
黄健兴|何苦为难接种中心人员

怡保英迪拉慕丽亚体育馆冠病疫苗接种中心一天最高记录是可以接待超过5000人接种,效率高踞霹雳州之冠,也是州内首座提供“得来速”服务的接种中心,供接受第二剂疫苗者在不必下车的情况下完成接种。

一名在这座接种中心当班负责施打疫苗仅15天的女医生,前一阵子便针对民众形形色色的奇葩举止在社交媒体以《压垮医护人员的不是疫情,而是自私的人类》为题发长文帖娓娓道来,市民有的动作,确实匪夷所思,令人瞠目结舌。

殊不知,在各岗位的义工也有类似遭遇,苦水何其多无处可诉,好比在60岁以上的冠病疫苗接种计划第二阶段,在询问处的义工时常被一些上了年纪,祖父母级人马的长者开口斥责。

其中一名年少的义工说,协助了长者解决手机MySejahtera程式登记接种,交代回家耐心等待预约,对方却大声斥责:“你现在就是不要帮我,要不是没有儿女也不会现在求你给我打针,而且我坐德士来很贵的……”

这句话,既是一些长者普遍的处境,也夹带著预约是由程式发出的不理解。

得来速车道各检查站的义工,不少人经历了遭“失魂鱼”碰撞或轮胎辗过脚部,原因是司机非常紧张,没有环顾前后左右,右腿松开了煞车器让车子前行肇事,在闹出意外后,不道歉还开口谩骂的也有,所幸倒霉被撞上的义工没有大损伤。

在烈日当空下手持二维码供接种者登记的义工,不时遭接种者质问为何没有带手套,还要莫名其妙地向义工的双手,乃至脸部射洒消毒液,似乎窗外的世界都是病毒,先下手为强,令义工好气又好笑。

更有冒失的司机打开车门交上预约卡,在了解施打第一剂疫苗的健康情况和退还预约卡时,遭直接关门夹到手指,只是换来一句“sorry”就扬长而去!

由于接种中心毗邻便是冠病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PKRC)和冠病评估中心(CAC),有些过去上述两座中心的民众,车辆排在接种的得来速车道车龙中,直到检查站才调下车窗说明来意,其中少不了确诊者,使义工大惊失色,现场顿时戒备消毒一番。

坦白说,接种中心上上下下既冒著感染风险,目标无非是希望为推动群体免疫出一份力,让大家及早恢复正常的生活;每个人真心付出,即使真有不足之处,一些接种者何必恶言相向,他人的内心并不好受,倒不如向每名接待的义工、医务人员乃至军警说一声“谢谢”,不要让简单两个字成为千金难买。

记者心视线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小时前
1天前
3天前
4天前
6天前
2星期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