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我的股票
Newsletter 联络我们 登广告 关于我们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琴有独钟
13/09/2021
王丽琴.你若跳槽,便遭罢免?
王丽琴

朝野既然可以做到摒弃政见,共同齐心抗疫;在来临的国会会议上,朝野是不是也能够为整治跳槽歪风而团结一次呢?

反跳槽法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课题。不过,朝野政党的议员反对人民代议士跳槽,而异口同声地提出制定罢免法的建议,实属罕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若要制定罢免法,修改联邦宪法是无可避免的事,且还必须获得国会下议院三分之二的通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我看来,无论是反跳槽法或是罢免法,两者有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要整治跳槽的歪风,惩罚那些变节的议员们。

马华法案委员会最近提出了两项罢免法的建议,第一:议长有权启动罢免法,向选举委员会提出罢免违法的国会议员;第二:选民可以通过请愿书,以罢免胜选后跳槽其他政党的议员。

上述提议固然是好建议,只是每项建议都会有利弊得失,如何确保议长能保持绝对的中立性?如果不允许被罢免的议员重新参与补选,又如何确定这是还政于民?

ADVERTISEMENT

有人说,既然当地选民成功罢免议员,你觉得他还会有胜选的机会吗?世事无绝对,有时就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来个大逆转。我认为,该名被罢免的议员应被赋予机会,在新政党的旗帜下上阵,以决定他是否可以重新获得人民委托。

那天,我在语音社交媒体ClubHouse聆听关于制定罢免法以对付跳槽议员的课题,无意间听到来自美国加州C小姐的疑问:“制定罢免法以后,会不会动不动就举行补选?会不会导致劳民伤财?背后是否存在许多现实层面的考量?”

我国过去因为政治青蛙而引发一些政权危机,从2009年的霹雳州政变、509大选之后出现的国州议员跳槽、再来就是2020年喜来登政变。如果我国在制定罢免法后重演跳槽事件,是否会出现史上最戏剧化的补选乱局?

为了推动国会与政府行政改革,尤其是杜绝政治青蛙文化,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宣布政府将会在国会提呈反跳槽法,把握时机解决议员跳槽的乱象。

对我而言,反跳槽法固然能够遏制议员跳槽,但我也担忧,反跳槽法会导致党领导层权力过大,最终,权力过分集中于党领袖手中,而不是选民身上。

此外,我们也不能忽略各种议员跳槽的情况,包括以独立议员身分胜选后跳槽到某政党、因为和党中央意见不合而被开除,最终选择跳槽到其他政党等等。

ADVERTISEMENT

朝野政党之所以会提出跳槽就罢免的建议,其实更多是针对那些罔顾民意,投靠其他政党而导致政权更迭的议员。相比起反跳槽法,或许罢免法会更加符合大马的民主精神。

每个国家的政治生态不同,若是要杜绝政治青蛙而制定法律,是不是应该依据大马的政治环境和情况去制定,更为合适?

朝野既然可以做到摒弃政见,共同齐心抗疫;在来临的国会会议上,朝野是不是也能够为整治跳槽歪风而团结一次呢?

ADVERTISEMENT

王丽琴
琴有独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6小时前
2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