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Newsletter 活动
16/09/2021
【征文/我的废材伙伴】废材联盟,集合!/红尾箭(加央)
红尾箭(加央)
左起为王修捷,洪文杰和笔者,大家在路面上“磨”罐头。

如果说有什么比遇到一个废材伙伴更无奈的事,那就是遇到两个。

在大学时我遇上两个“废品”;一曰文杰,一曰修捷,号称“废中极品双截棍”。两人的样貌与我同属“海盗山贼”型,身材中等,四肢齐全。认识他们后,就注定了我从此踏上贼船。

只要有这对活宝,课堂就总是充满笑声。文杰是周星驰的铁粉,周星驰所有电影的金句都熟记于心。跟他认真说话时,他总是星爷上身,无厘头地回答你;当你忍不住生气时,他又一副无辜的表情跟你说:“你要你就说话嘛,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呢?虽然你很有诚意地看着我,可是你还是要跟我说你想要的……”少一分耐力都会气爆血管。但别看他神经大条,时常答非所问,他可是班上稳稳妥妥的班长,深受师生们的喜爱。

如果说文杰是火,那修捷就是助燃剂,两人的默契常让人怀疑他们前世是一对筷(废)子(材)。修捷常在讲师授课到一半时冲进课室,然后紧张地问我们刚才老师有看到他进来吗?

废话!那间课室只有一扇门啊!但,大伙都心知肚明,这家伙又在半夜写作和创作音乐了。他的音乐造诣极高,但总在我们面前唱些歌词很奇怪的歌,导致多年后同窗们都难忘那首〈七月十四〉。

温馨提醒,和他们一起搭巴士是要有心理准备的,因他们的冷笑话会让场面很尴尬。有时笑话太冷,其中一人会问:“这个笑话很冷吗?嗯,我也觉得冷。”就在空气突然很安静时,他们又来一个“神回转”,对其他望向我们的乘客挥手说:“嗨,我们是马大的学生。”然后,我就捣蒜般狂点头以避嫌,唉,遇人不淑啊……

我很珍惜这段友情

其实这对“双截棍”是拉曼大学中文系的宝,是大家公认的才子,学识渊博,涉猎甚广,学业上有不明之处都可找他们讨论温习。可惜我有点愚钝,所以他们常费很大的劲却教不会我。气馁时,他们会拍拍我的肩头,然后又模仿周星驰说:“凭你的智慧,我很难跟你解释。”泼了我一身冷水,看着我失落后,他们又对我说:“走,吃饱后再教你。”3年里,我就在他们锲而不舍的指导下增进不少知识。

别看他俩给人轻浮的感觉,做事却很有担当。有次郊游,负责膳食的我仨买了几十个罐头,却因我的粗心而忘了带罐头刀。他俩二话不说,与我蹲下在粗糙的路面上拼命摩擦来开罐。那晚我们的手掌脱了几层皮,却在友情的梯级上升了数级。

还有一次,他们要表演相声,决定通宵练习,我就陪太子读书。我们仨赖在床上练习(真够懒)。可是,他们从没把原稿完整背全过,因为往往到一半,总有一方会突然一时兴起“窜改”原文,然后大家(包括我)就那么自然、顺势地将句子衔接下去。夹在他们中间的我就听了一宿不同版本的相(废)声(话),差点精神崩溃。

岁月静好,晃眼19年了,我们各有各的生活,但无阻犹如好酒的友情,越久越香醇。也多亏现在发达的科技,让我们有机会在社交媒体创立“废材联盟”群组,继续没完没了的“废材传说”。

我很珍惜这段友情,并也引用电影的名句作为我发自肺腑的心声:“我对你(废)们(材)的敬仰真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有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周星驰
友情
默契
珍惜
分享到:
热门话题:
6天前
6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更多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